鬼藤显威

鬼藤显威

小鬼王已经超神了。

她的身体自始至终的没有移动过,无数的巨大鬼藤,已经不能说是鬼藤了,称之为长着尖刺的红树更准确些,它们从地底下钻出肆意虐杀着刚才围剿她的将士们。

惨叫声混杂着鲜血的补给让小鬼王各外的享受。她在想,这就是上位者的感觉么?上位者不只是权利上的,还需要有绝对的实力,能够轻易操纵他人生死的实力。

“小鬼王!听到了吗?”

一声呼唤打断了小鬼王的愉悦,让她猛然惊醒,刚才她差点完全沉醉在其中了。

她看向声音的来源,是凌云。他现在正快速接近,高山流水不断挥舞,斩断疯狂从地下钻出袭击他的鬼藤。

小鬼王挥了挥手,手下的鬼藤随即转换目标,不再向凌云攻去。

她看着面前的凌云冷面不言。

凌云有尴尬的扭过头,递过去一件衣服,“怎么说也不能这样就和人交战吧。”

小鬼王接过衣服,是一件淡青色的衣裙,虽然装裱华丽,但和自己平时的风格还是相差很大。

“是何清清的?”小鬼王问道。

“对,我暂时和她借的。”

“我不太喜欢,你拿走吧,好意心领了。”小鬼王说道。其实她也觉得有点不雅,自己又不是暴露狂。虽然衣服的样式她不太喜欢,但这种情况下谁有能顾得了那么多呢?可这是何清清的衣物,她如果穿上总有种别扭的感觉。

她也不会相信有人会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会过度关注自己的身体,在这种恐惧中人的色欲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小鬼王现在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思考方式,不再是那个蛮横的小丫头了。

凌云不说话,只是将衣服一件一件穿在她的身体上。

真是有够奇怪的,自己对他只是不反感,又没有过多的接触过,竟然会放任他触碰自己?小鬼王这样想道。

这种感觉确实很奇妙,如果按照她以前的性格赤身裸体绝对会感到很难堪的,但她没有,或许是因为实力变强的原因?但现在那种难堪的感觉又回来了,一个对于她来说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的男人像你的父亲一样给幼年时期的自己穿衣服,是什么感觉?

小鬼王感受到了,所以她给了凌云一个耳光。

“你干什么?”凌云被打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并没有感受都其中有任何杀意。

“你的手能不能老实一点?”

她记得画皮鬼王小时候给自己穿衣打扮的时候可没有乱摸过。

可凌云正在抚摸她的肌肤,他这是在揩油?

冷傲的心又被凌云打回了原形,原来她还是那个骄横的小鬼王。

“我只是感觉你的状态不是很好,”凌云看着如图碎瓷般的裸体,担忧的说道,“或许我的灵气能让你多维持一段时间。”

他能看出来,小鬼王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少时间,等到状态解除后她唯一的下场就是死亡。

如果没有他们挑拨小鬼王,是不是她就不会落到这种境地了?凌云总是这样想,心里难免有些愧疚。

何清清冷眼看着这一幕,她并不怀疑凌云会对她有二心。他只是太心软了,或者说是懦弱。

“谢谢,不过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感谢你了。”小鬼王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勉强挤出一句感谢的话语。

凌云被她这么一说心中的愧疚更深了,轻声安慰道:“这有什么可感谢的,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他们什么时候成了朋友?

小鬼王想这么说,

但是凌云的灵气确实很管用。她这副身躯还是太过勉强,鬼气汹涌的吞噬同化着灵气,原本这二者就不能共存,她只能不断猎杀吸收灵气来勉强维持平衡,要不然就像个气球一样被撑爆。

真是的,是在可怜我吗?给临死之人最后的一点怜悯有什么意思?还好像让我欠了你多少人情似的。

“我突然想到能给感谢你的东西了。”小鬼王忽然说到。她看了何清清那个方向一眼,双手环抱凌云,给他额头轻轻一吻。

“哇哇,亲上啦!”

“哈哈哈,我就说这场戏没白来。不枉我跨越两个州前来捧场啊。”

“我又有了新的构思,那就是《关于打败鬼王就要先泡他女儿这件事》。一定能大火!”

“老夫混迹江湖多年,看到这一幕,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青葱岁月。”

陆甲也是玩味的看着这一幕,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靠,怎么又把投影关了,我还没看过瘾呢。”

“对啊,之前给小鬼王的身体打码我们已经忍了,你还想怎样?”也有人表示强烈不满。

“是不是要付灵石观看啊?”

“接下来的剧情还要买票吗?老衲愿意。”

“这他们是什么破事?”凌云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凌云并不明白小鬼王这样做的目的,他和小鬼王之前清清白白,这是要恶心一下何清清吗?但如果这样说的话还是太儿戏一些。还是临死之前忽然想到自己还没有男朋友,凌云正好凑了上去为了不留遗憾所以只好便宜了他自己?但是哪个女孩会不注重自己的名节呢?这么多人看着,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无论怎么想都太过牵强,但这触感是实打实的,小鬼王的嘴唇偏向于血红色,从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唇印,还弥漫着一丝血腥味。她抱的很紧,凌云的挣脱不开,由于身高略微有些差距,她还稍稍踮起了脚。

凌云很想告诉小鬼王,这是他第一次被女生亲吻,况且这吻对他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美好的回忆。

李群林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内心遭到了极大的冲击。如果小鬼王没有反叛的话他会很乐意看到这一幕吧,城内一霸终于名花有主了。不知道鬼王大人心里怎么想?是痛恨拐走自己小公主的这个男人,还是欣慰自己的小公主终于有自己喜欢的人呢?或许后者可能性多一些吧。

蜈老和阿二也默契的放缓了攻势,时不时用余光扫视这一幕。

何清清也盯着这一幕,衣袖里的双手紧握攥拳直到露出青筋,脸色阴沉。她自认为小鬼王的一切都在她的操纵之下,却没想到居然这这个关头被她反将一军。

小鬼王的力气终于小了一些,凌云忙把她挣脱开,“你干什么?这就是所谓的来着小鬼王的感谢?”

“别表现的那么嫌弃,这可是我的馈赠。还有,你别总是小鬼王小鬼王的叫我,我有名字的,叫作琳。”小鬼王说道。她现在对凌云的反应很不满,他居然敢用衣袖擦拭额头,这是嫌弃自己吗?

“滚吧,想想怎么跟何清清解释,现在我要开始作战了。”

小鬼王的背后生出一根藤蔓将凌云甩飞,一直飞到何清清的脚边。

凌云被摔的头晕眼花,刚睁开眼就看到了俯视着自己的何清清。不过似乎脸色不太好。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算了,实在不行我再把高山流水还给你一次?”凌云看起来有点慌乱,口不择言。

何清清阴沉着脸,嘴里吐出一个字。

“滚。-”

凌云发现这些女人都是一个样子,都揪着滚这个字眼拼命的砸在自己身上。

秘术.影袭。

李群林突进,如图一只猎豹一般向着扑向小鬼王,他的目光和刀锋一样冷冽。

无论怎么说背叛者不可饶恕。

双刀飞速旋转,切开一根根想要击飞他的血藤,他的步伐越来沉重,低头一看,是有许多像根须一样的东西缠绕上了他的双腿在吸收他血液中的灵气,就像胶水一样把他牢牢的粘在地上。

李群林用力一扯,小腿上的皮肤都被扯了下去,鲜血淋漓。他不管不顾,继续向着小鬼王杀去。

鬼藤.破渊探云。

地底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是比以前还要庞大的鬼藤,它们互相缠绕变成一个似龙似蛇的木制生物,托着小鬼王直上云霄。

藤蛇的躯干鼓起一个个小包,从里面开出鲜艳的花朵,然后迅速的结出绿色的果实,落到地上散发出迷雾。

“这还算是植物的范畴吗?这么快速的开花结果难道没有花蕊授孕的过程?”李天机在远边疑惑的说道。手中还拿出纸笔似乎是想将这一幕记录下来。

李群林离得最近,他划开一个果实,里面冒出绿色的汁液,钻出一个人影,瞬间把他扑倒在地。手起刀落,李群林将那个人影斩成两半,定睛看去,居然是一个类似小鬼王的木偶。它没有五官,断成两半的身躯还在扭曲着,发出木头的吱呀吱呀声。

这样的果实一共有多少个?李群林打了个寒颤,他不敢去数。

“入城防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鬼藤显威

88.24%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