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涿州三结义

第5章 涿州三结义

两百多人直接围了过来,他们各个身强体壮、腿脚有力,甚至带着刀剑。

为首者手臂一挥,身边两百多人齐刷刷站定。

王宏宇吓了一大跳,直到看清为首那位武者的高大威武、颇为英俊的样貌,才忽然笑了起来。

“王兄弟!你还记得兄弟我吧?”

“记得!你是张神武,张兄啊!”

“哈哈哈!”

张神武开怀大笑,一把搂住王宏宇。

“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要带弟兄们劫狱呢~”

“可别说笑,韩巡抚为人公正,事情搞清楚就放我出来了。”

张神武眼神忽然一凝,压低声音说道:“当然知道韩巡抚可靠,只是听说有狱卒被人收买,所以我们想要闯入狱中,保护你的安全。”

“这里不是四川......就算是四川,张兄也绝不能意气用事。”

在保定府大牢面前肆意聚集终究不妥,他们立刻出城到了一处庄子,先给王宏宇好好补上一补。

一路上,王宏宇回忆记忆中关于张神武的每一个细节,再结合自己历史储备,很快整理好思路。

自己父母双亡,师傅阵亡.......

但是,还有两位前辈挚友啊~

其一周敦吉,乃是武进士,刘綎的部将,曾任永宁参将。

其二张神武,大明武状元,刘綎的同乡,曾任四川都指挥使司。

十几年前在自己还小的时候,张神武和周敦吉就经常往来照顾自己,几乎如同亲大哥一般。

如今张神武三十出头,身形极为矫健,一身英武之气无人能及,仅仅身穿寻常墨色罩甲与无袖搭护,就显得非常干练。

如果他没有遭遇冤案,被关入大牢这几年,想必他身穿精致铠甲会更加英武干练,还能做到总兵、副总兵的位置呢。

十年前,四川都指挥使司张神武和永宁参将周敦吉,介入土司奢家的内乱私自出兵平乱,结果遭遇贼人陷害。几年后四川巡抚去任,朝廷言官对他们两人忽然发难,都被定了死罪,在一些正直官员的营救之下才免了死罪。

之后张神武一直在狱中,看来现在被放出来时间不长,还没授予职务。

但让自己在意的是,一年之后他们都会战死!

浑河血战,周敦吉喊出了大明军魂的怒吼;救援辽沈,张神武逆流而上成烈愍。

自己的挚友有他们两位,那无论如何也要改变他们战死的结果!

“王兄弟,你一脸心事重重,有点不像你啊~”

“其实我一直在担心张兄和周敦吉大哥。”

“不用担心,我年初就放出来了,身边这240人全是川军被贬的老兵和家丁,现在跟在我身边一起援辽。”

王宏宇看了周边240人,如果所料不错,他们就是历史上跟着张神武死战到底的勇士们。

“至于老周,你就更别担心啦。他已经复出在蓟辽当游击2年了。我正想带你去投奔他呢~”张神武与周敦吉生死之交,再加上王宏宇,三人也如亲兄弟一般。

“周敦吉大哥现在何处?”

“他昨日就在保定,正是他要入狱探监保护你呢。现在估计往北接近涿州了吧。”

原来如此,昨日幸亏有人急着探监,让杨涟书吏暴露出杨涟与韩巡抚意见相悖,私下里阻隔内外的情况,自己才能判明情况急中生智。

刚才听到涿州,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个好主意。

“我们这就动身往涿州,和周敦吉大哥汇合吧。”

“好啊,他早就想见你了!”

“涿州乃刘关张三结义的地方,不如我们三人也结拜兄弟。”

“哈哈哈哈!我张神武早已等候多时!”

......

一天后,顺天府涿州的一个庄子,一大片桃花林中。

周敦吉拍着王宏宇的肩膀说道:“才三年不到,个子都长这么高了!”

如今两人一般高大,看起来都很威武。

离近了仔细打量,周敦吉一身明光铠神采奕奕,面庞饱经风霜却不失英武,双目炯炯有神,笑容令人印象深刻,不过这几年经历冤屈又有些老了,明明才30多点,看起来却像40多岁......

他这些年很不容易啊。

原本是刘綎部将,后来职位做到永宁参将,专门防备西南的奢、安两大土司。结果与张神武遭遇变故入狱被贬,2年前充任川兵援辽游击,萨尔浒惨败后,又到保定招兵练兵。

两人寒暄几句后,就不啰嗦准备结拜。

周敦吉饱经风霜有故事,张神武英气逼人最威武,王宏宇刮了胡子绝对最帅,一同跪在香炉与刘关张木雕之前......

“周敦吉!今年三十有二,大明武进士!”

“张神武!今年三十有一,大明武状元!”

“王宏宇!今年一十九岁,大明武举人!”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周敦吉誓与兄弟患难与共,终身相伴,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张神武誓与兄弟患难与共,终身相伴,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俺也一样。”

这场结拜是大哥周敦吉、二哥张神武专门安排的,自己虽然对流程不清楚,但是能和这两位亲如兄长的挚友结义,确实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王宏宇还没起身,突然感觉左肩膀被一双满是老茧的大手轻轻一拍。

“我周敦吉誓死守护王宏宇~”

忽地,右肩膀也被一双满是老茧的大手猛地一拍。

“我张神武誓死守护王宏宇~”

?!

王宏宇有些不相信地抬起头,过了一会才开口道:“我王宏宇誓死.......”

“不~”两人异口同声打断了他。

?!!

这为什么啊?

为什么阻止三弟说誓死守护你们啊?

我不能让你们阵亡在辽东!

王宏宇就要忍不住大声问出来。

性急的张神武先笑起来还挠了挠头,周敦吉也不厚道似的挠了下头笑了笑。

两人又一样一样似的,就王宏宇显得很不一样......

他们异口同声,显得很正式似地说道:“因为三弟一定能不一样......”

!!!

“因为三弟就是不一样!”两人朗声说道。

王宏宇忽然眼睛有点热,握着大哥二哥的手,有些结巴地说道:“我......”

张神武语速极快抢过话来:“不仅仅因为三弟是刘綎将军的关门弟子,还因为你本就是奇才啊。”

周敦吉则略显深沉地说道:“不仅仅因为你是开国侯爵后代,而是因为你本就是底层武者出身,以及我们这些川军老兵的后继者啊!”

眼泪滴在桃园,心中拯救大哥二哥,逆转浑河血战的目标无比坚定。

......

三结义之后,王宏宇直言要留在周敦吉军中。

“三弟不先去京城吗?”

“离武会试还有小半年时间,我应该留在军中辅佐大哥、二哥,本身咱们这支兵马也是去通州,距离京城咫尺之遥。”王宏宇其实知道万历还有三个月的寿命,今年大事接连不断,绝不能错失机会。

张神武快人快语道:“我们兄弟三人,全是入过狱,背负过冤屈的人,既如此我们同心协力,一起名震天下吧!”

周敦吉和蔼的笑容微微一顿,眼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让川军的威名再次响彻天下!”

王宏宇朗声道:“痛打努尔哈赤,为刘挺师傅和川军将士们报仇!”

辽东经略熊廷弼还在任上,如能保住他,阻止袁应泰上任,就很有机会痛打建奴,给刘綎他们报仇。

所以,自己一定要借势搞事情,结好魏忠贤、分化东林党、保住熊廷弼,阻止袁应泰、团结浙兵、白杆兵,然后发展自己的力量,立大功、当大官、做大事业~

“大哥可知石柱秦良玉的白杆兵在何处?”

“哦?我与她刚在保定见过面,如今先我们一步往通州去了。”

“白杆兵与我部关系如何?”

这话一问,张神武偷偷笑着打量周敦吉,好似有什么故事。周敦吉则愣了片刻,才回道:“我们两部都来自四川,刘綎老将军平定播州之乱时,还提携过秦良玉,所以两军交情不错。”

王宏宇眼中一亮,心里有数了:“甚好,我们两部合力,再团结住其他强军,配合熊廷弼经略,必能成就一番作为。”

周敦吉介绍道:“我现在任援辽游击将军,按照辽东经略熊廷弼的号令,召集之前部分川军旧部援辽。通州集结了许多援军,正可以作为一个不错的起点。”

“不错的起点~”这句话说得好啊。

张神武补充道;“我已召集老兵和家丁集结过来,熊经略已经计划启用我为游击。三弟现在还没职务,凭借武举人的身份,可以在军中先任个职务。”

周敦吉缓缓点了点头,当然要给三弟职务,不过老兵们也要服气才行:“我很赞同,但是也要在军中给你一些小考验,这样老兵们才能认可你。”

“那是自然。”

“明日我们就北上顺天府,途径良乡筹集军粮,此事遇到了麻烦,你就从这开始锻炼一下吧~”

“遇到了什么事?”

“良乡县答应供给我们一批军粮,现在忽然变了卦。”

王宏宇眼中一亮,先是有人不给川兵军粮,接下来又要有浙兵、白杆兵械斗的历史事件。这里面有蹊跷啊。

背后搞事情的家伙挺阴啊,可惜遇到我王宏宇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涿州三结义

2.79%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