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一个任务

第6章 第一个任务

一早到了良乡县。

周敦吉此前派了孟彪为首的一哨兵卒,向县里再次索要粮食,结果依旧啥也没拿到。

“良乡县说已经没粮了?”

“是的,县丞没见到,是主簿见了卑职,说是辽东战事早已抽调了县里粮食,现在又是初春,正是无粮的时候,所以无法调拨支持我们。”

哨官叫孟彪,是一位川军的老兵,现年快40岁了,整个人远看黑瘦黑瘦的,近看是一位身上满是风霜与疤痕,看起来就很厉害的角色。

在明朝营兵体系中,五人为伍,二伍为什,三什为队,三队为哨,五哨为总,五总为营。一个哨官管理接近百人,已经算是重要军吏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宏宇,我的三弟!去年四川武举第一,是刘綎老将军当年培养过的好苗子,你是知道的。”

“当然知道!他是我们川兵的好后辈啊~”

军中知道王宏宇一家参与平定播州之乱,但不知他是在野侯爵。

在野侯爵的身份,其实也只剩下大哥、二哥和少数还在世的亲人知晓。

周敦吉分析道:“良乡县不供给粮食,除非动用军资,直接从各地购买粮食,否则补给几天后就要饿肚子。实在不成可以用军费购买,但这会让原本该投入到军械与训练的宝贵费用被消耗掉。

更糟糕的是,如今北军和地方官吏,有人不怀好意,兵马饿着肚子,说不定就会出现士气与纪律的问题,一出问题会立刻有人上奏弹劾。”

就是这么悲惨和真实,大明的武将本就如履薄冰,再加上周敦吉是川军将领,背后的靠山刘綎又战死了,还曾背负冤屈蹲大牢,不小心一些,就会成为别人的功劳簿。

按照文官的想法,现在周敦吉和张神武就应该赶紧入城,去给县里主簿等磕头下跪求粮食。

想的美~

王宏宇眼珠子一转笑了笑。

“三弟有办法?”

“可以使试一试,这个办法叫以工代赈。”毕竟来自后世,用这招已经属于寻常操作。

“以工代赈?这个工能行吗?”

“我这个‘工’并不是寻常做泥瓦匠或者其他苦力那种,而是咱们强军才能做的‘工’,比如剿匪、保镖、维护治安、惩处恶霸等等。”这是王宏宇第一次在军中行动,当然要搞出些名堂来。

“剿匪、保镖、维护治安、惩处恶霸......真有你的,不过有这方面线索吗?”

“我没有,但是良乡县令艾友芝,他肯定有。”

“艾友芝......你知道他?”

当然知道,良乡县志里写的一清二楚。

艾友芝名气不大,但他老师邹元标,那名气是响当当。

如果说东林党中有谁能压得住杨涟、左光斗,非常传奇、真正元老的邹元标肯定是一个。

管他是不是东林党,只要能借势,那就要用起来。

以后要让邹元标和其他东林党发生矛盾,促使他们分化瓦解,正好从这入手。

周敦吉拿定主意,对着哨官孟彪下令道:“三弟现在担任我账下的代把总,你要好好配合他,由他想办法搞到粮食”

“是!”孟彪爽快答应。

......

一哨80多个人,半数城外听令,半数便装入城。

“我们这回先不直接找主簿,可以先打听一下百姓对县官的评价,以及县衙三班六房什么情况。”

他拿出周敦吉给的2钱银子,给孟彪以外的几人作为经费,去酒楼、集市四处打探一下消息。

留孟彪作为接应负责,自己离开,直接用1钱银子购置了一身秀才的青袍,打算直接去拜会县令。

换上秀才青袍,甭管是不是,别人就可能觉得你是。

徐霞客穿一身秀才的青袍游遍天下,他也是冒充的,就考过一次童子试,离考秀才还有距离,但就凭这套行头他能混遍大江南北,连查路引都只遇到一次。

后面肯定要把徐霞客搞到自己这边,现在先搞定这个艾友芝。

艾友芝,记得是贵州人,可以用自己遵义出身大幅拉近关系。

他是文举人,我是武举人,先不说文武。

然后,他的老师邹元标,这可是个大有搞头的对象。

邹元标年轻时因为反对张居正夺情,挨了80挺杖和流放。后来张居正被反攻倒算,他回来以后别人都像他庆贺,希望一起泼污水,他却一反常态缄默其口。后来得罪万历而回家,在家30年专门讲学,学生甚多影响极大,与顾宪成、赵南星,并称“东林党三君子”。万历驾崩以后,此人回到朝廷成为东林党实权领袖之一。

东林党......虽然是古代同乡、同年、同师门类型,思想五花八门,人员庞杂关系松散。

但是,他们党同伐异,得罪其中一人,就是与整个群体为敌,几乎不死不休。仟仟尛哾

所以不要硬碰硬,先着手分化和应对他们。

东林成分复杂,邹元标有他们少有的被贬贵州、开南皋书院的经历。

假如日后出现举着邹元标名号,反对杨涟的情况,让东林党内部大战起来,这才好看呢~

约莫快半个时辰,孟彪等人已经初步调查出结果了。

良乡县几十年没遭过兵,这十几年算是风调雨顺。

作为京城西南交通、水运要冲,刚好能起到转运物资、商贩贸易的作用。

京城脚下好地方,自从隆庆和议之后,这里40多年没遭遇过兵祸了。

王宏宇心中暗叹:只不过9年后,己巳之变开始,这里就不断遭遇入关劫掠,此时的和平安稳,都成为虚幻泡影。

还调查到些不太确定的消息,孟彪按照王宏宇的意思,一一复述起来。

“艾县令是好官啊,非常勤快且精通学问,还很儒雅呢~”

“听说开始很想有一番作为,后来也就很没再有什么动作了。”

“是个不管事的人,县里还要看张主簿的,县衙三班六房都听张主簿的话。”

“张主簿是本地人,家族规模不小......艾县令是远方来的贵州人,在这无依无靠。”

“可惜这个好县令,很不得志,还听说快要离任了......”

复述这些话,有一些还前后矛盾,孟彪觉得有些真,有些恐怕是假的。

“我看是真的。”

让孟彪等人在城里待命,王宏宇直朝县衙去了。到了县衙,只见大门竟然堂而皇之的关着。

“咚咚咚~”

王宏宇敲响县衙大门,直到敲了两次,过了片刻才打开一个缝,露出一个吏员打量的目光。

“有事去旁边申明亭,县里刚......”那人说到一半,赶紧打开大门,态度稍好地说道:“抱歉,方才以为是痞民,没想到是位先生。”

王宏宇恭敬说道:“在下遵义举人王宏宇,艾县尊是在下故里,久闻大名前来拜访。”

我没说是文举还是武举,反正也没问喽。

不一会,人还没见到,声音先到了。

“哎呀呀,太难得了!”县令艾友芝热情迎了上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第一个任务

3.35%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