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硬闯苏府

九、硬闯苏府

下午,外面的风雪停了。

苏曜坐在屋中伸了个懒腰,旁边站着的丫鬟春枣为他沏茶。

随后一脸不耐烦地捶了捶自己的腰。

说来春枣才刚刚过来一刻钟,就已经表现出如此情绪,属实是小姐的病丫鬟的命。

“你这几天去哪了?怎么一直见不到你?这还是我去厨房找吃的恰巧与你遇见才把你带过来,说来你一个丫鬟,怎么比我这个公子还要神秘许多?”苏曜不解地问道,同时心中也确实对于春枣充满好奇。

以前我怎么没发现,这个丫鬟还蛮有趣的!

“公子,您是当主子的不知道我们这些仆人的苦啊!这苏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平日里活儿很多,我每天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只是您身居高位看不见而已!”

“可是我怎么听说府内的事物目前都是夫人带来的丫鬟管理,平日里根本看不到你的影子。

而且我上午还特意问了门童,他说你每天除了吃饭时间早出晚归,行事可疑!”

“小孩子真是靠不住,我给他买冰糖葫芦时他都说好了要给我隐瞒的,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春枣嘴里咬牙切齿地喃喃道,随即挤出一张笑脸。

“嘿嘿!公子~”春枣说着,晃动苏曜的手臂撒娇道:“我和苏府也没签卖身契,在这里只不过是想着赚点钱养活家中双亲而已。

现在我这年纪也不小了,本来还能指望您,可现在您都娶了那样一位妻子,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长期困在府中,我和外界接触甚少,也见不到其他男子,所以我才总出去走走,希望能给自己找个如意郎君,您应该理解的吧!”

听到她这一番解释,苏曜觉得可以理解

毕竟人家姑娘想嫁人他也不能坏了姻缘吧!

可既然是来当丫鬟的,都见不到她人影就让她平白拿了工钱,这同样说不过去。

就在他思考时。

突然,一道凌厉的刀芒划破苏府的大门,自中间将门框连同牌匾一分为二。

气劲蔓延,自门口一直延伸到楼阁下方,破开砖石土地,在地上留下细长的深深痕迹。

向门外望去,只见一白衣男子手握唐刀保持着下劈的姿势。

刚刚那道痕迹就是出自他之手!

这人是疯了吗?明知苏府有仙人坐镇还敢如此放肆!

门童已经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之前这人敲门,门童说了句:“苏府目前不欢迎陌生客人,请回!”

话音刚落,男子抽刀便斩,劈出了刚刚这一幕!

黎翁身影一闪来到这人面前,感受到此人体内蓬勃的力量,面色凝重。

“在下懿城天衍宗弟子柳南风,府内有我有我天衍宗叛徒藏匿,既然贵府不打算交人,那在下也就只有硬闯了!”

柳南风这一刀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他们此来绥县都是为了捉拿陈士珍,如今得知陈士珍被苏府所救一时间灰心丧气,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时间大家散去,没想到刚刚到下午就出现变故。

“这个天衍宗的愣头青知不知道苏府里面可是有位仙人坐镇!”人群中有江湖人士讨论道。

“嘿!不见得,大家都是口口相传,谁也不知道这位苏府夫人究竟是天仙榜中的哪位,更没见过,说不定就是个谣言呢!总之我没亲眼所见就是不信。

如果今天能见到仙人出手的话那么这趟绥县也算没白来!”

“是啊!咱们横竖不亏,

看个热闹就行!”

“对了,你们有从懿城来的没有,听没听说过这位来自天衍宗的柳南风?”

“我!我听说过,据说此人是个刀痴,是天衍宗年青一代弟子中的翘楚,刀法出神入化,实力非凡。

好多老天人都折在他手里。”

“那进天仙榜没有?”

“想什么呢?你以为天仙榜谁都能进的?就连目前城中露过脸的无戒和尚和清安道长也不在天仙榜上,他一个新人怎么可能上榜?”

“……”

就在大家讨论时,柳南风挺直腰板持刀而立:“我和许多江湖客不太一样,他们若是进不去苏府大门会翻墙试探,我若进不去便会硬闯。

听说你们府内有仙人坐镇,旁人听到后都怕了。

可惜我手中的刀只认道义不认仙人!

既然此行我有道义,仙人又有何可惧?”

“狂妄!”黎翁冷哼一声,身形一闪便来到柳南风面前。

一掌拍出,风云变幻。

柳南风目光一凝,将刀横在身前。

枯瘦的手掌拍在刀身,那惊人的气力穿过柳南风的身体将身后一众看热闹的江湖人士掀飞出去。

柳南风身形没有回退一步,再次抽刀挥砍,锋锐的刀芒让黎翁不得不避开锋芒。

刀落。

又是一道痕迹出现在地上,这道痕迹更深更长,一直将楼阁一层的大门破开!

楼上的春枣双眼绽放光亮,直勾勾地看向柳南风。

柳南风,三三十岁的年纪,模样英俊,气质出尘,手中提着唐刀,战力非凡。

属实惊艳。

“怎么,你看上他了?”苏曜见春枣一副崇拜的样子摇头失笑道。

春枣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

“公子能帮我搞到?”

“什么叫‘搞到’,是追求。”苏曜摇了摇头,这丫鬟属实是不会说话。

“公子可有办法?”春枣眼睛更亮,不知是激动还是娇羞,脸颊升起两坨红晕。

“没有!”

“……”

唐刀刀尖点地,黎翁一脚踏在刀背,双眼虽瞎但却好似能看见,攻击角度刁钻,右手双指点向柳南风胸口。

然而柳南风也不是吃素的,一道蓬勃刀气包裹着他的身体冲天而起,将黎翁再一次逼退。

这是人刀合一之境!

趁着黎翁倒退,再次挥刀横扫,这一次黎翁避无可避,只能徒手硬接刀芒。

血光乍现。

黎翁的掌心多了一道伤痕。

柳南风的刀太过锋利,即使是黎翁也招架不住!

“我与苏府无冤无仇,把人交出来,我立刻就走。”柳南风仰起头对着身在三楼观看的苏曜说道。

然而苏曜却对着他摇了摇头。

谈不拢,那就只能继续战了!

拔刀,挥砍。

柳南风的刀锐不可当,黎翁在他的攻击下处于下风,这也是因为他手中无兵刃的缘故。

“败吧!”柳南风目光一凝,口中低喝一声,刀上气劲猛然一强,照着黎翁的胸口处劈砍而来。

这一刀如果砍中虽然不至于让黎翁当场身死,但足以让他在床上躺个半年!

“嗖~”

突然一道破空声自后院传来,接着,大家只看到一柄飞剑袭来与柳南风的刀刃撞在一起。

巨大的力道让柳南风噔噔蹬退后十余步,他手中刀身在轻微颤动着,只觉得整条右手手臂发麻,仿佛没了知觉。

飞剑一击之后倒飞回来插在苏府门口。

接着一道曼妙身影缓缓从苏府内踏雪而来,剑身轻微晃动发出剑吟声,似乎欢呼雀跃硬接着其主人的到来。

见此情景苏曜摇了摇头。

这丫头每次出手非要讲究排场!

孟纤一身素衣,高马尾,背负双手,踏雪而来。

她的步伐飘飘若仙,每一脚踩下都没在雪地上留下脚印,不过当她走过时,后面踩踏过的地方会盛开一朵雪莲花。

步步生莲,宛若仙人降世。

这就是仙人吗?

所有围观者心里同时闹出一个这样的想法,以为孟纤就是那位被苏曜迎娶的仙人妻子。

而上方的苏曜则是以手扶额,表示无奈。

柳南风看着眼前妙人,心中惊骇,刚刚不见人只见飞剑便将他击退,如今对方持剑自己恐怕支撑不住一回合。

可……那又如何?

可以输,但不能怕!

一念至此,柳南风竟主动挥刀相迎。

身形前冲到孟纤面前,刀芒夺目。

这一刀,是他所修行天衍宗刀法之中最强一刀。

刀刃挥砍,那气势仿佛能劈开天地。

周围的雪与地都在震颤,似乎在颤抖着,惧怕这一刀。

那些围观之人皆觉得身子一紧,裸露在外的脸皮宛若被刀割一般。

有些人甚至伸出手摸了摸脸颊,并无血迹伤口,一切都是锋锐之气引发的错觉。

这一刀,恐怖如斯!

这时孟纤的剑还没有收回,她赤手空拳,如何抵挡这一刀?

所有人似乎都觉得,这美丽的姑娘就要香消玉殒了!

然而却见孟纤嘴唇开合,冷冷吐了声:“开!”

惊人的气浪扑面。

孟纤竟然绣口一吐一道剑气直冲柳南风面门。

刀芒与剑气相撞。

那惊世骇俗的一刀竟随着一道清脆的声响而被剑气折断!

“噗!”

柳南风口吐鲜血倒飞而回摔倒在地上,胸前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剑伤。

他勉强起身,只见孟纤如闲庭信步刚好走到门口,拔出宝剑。

一手背负,一手横剑。

“谁还来战?”

在场江湖人数百人竟被一女子压的鸦雀无声!

无人应答,孟纤用剑尖指向柳南风。

“江湖的规矩你应该知晓,既然你输了,这院门修缮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柳南风没有回答,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

孟纤解决了事情,面色得意,正要持剑往回走留下一道潇洒的背影,可又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在座江湖人士抱拳道:

“钱塘孟纤,就在苏府等各位前来挑战。”

说完化作一道惊鸿,飞到后院处。

留下一群江湖人一脸懵。

不是说苏曜娶的是一位仙人吗?怎么变成钱塘孟纤了!

要知道孟家乃是钱塘大家,孟纤又是一位登入天人榜的强者,她若结婚必然早就令江湖人尽皆知了!莫非是孟家怕嫁给一个凡人觉得丢人?

“咳~”楼上的苏曜突然咳嗽一声,“孟姑娘是我家夫人的闺中密友,大家不要多想。”

他怕不解释会引来更多麻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公子且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公子且行
上一章下一章

九、硬闯苏府

75%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