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十、启程

一十、启程

“柳公子,你也累了吧!快下来喝一碗热粥暖暖身子。”

柳南风在上面修府门,下方丫鬟春枣捧着碗热粥殷勤道。

说来她今天是特意打扮过的,穿着一身淡黄色长裙,头发间插着几款名贵首饰,平时没有粉饰过的脸今天却画着浓妆,脸颊有红,眼上有黑,整个人娇艳了不少。

“呵呵,别,我不吃你们苏府的东西!”

柳南风胸前伤口处理过并不适合干活儿。可现在他迫不得已,每次挪动胳膊都会牵动伤口带来疼痛。

一向心高气傲的他从没受过这种屈辱,因此现在看苏府里的所有事物都不顺眼,包括这个有意示好的丫鬟。

“柳公子,这不是苏府里的东西,是……是我给你做的!”

“那还不是一样?”柳南风冷笑一声:“你别再来烦我,我现在就想着快点将门修好然后回懿城将此间事情禀告宗门长老。”

“别呀!”春枣娇嗔一声伸手拉扯柳南风的裤脚。

柳南风是个有原则的人,他没有对春枣动手的理由,因此竟硬生生被拉扯下来,任其摆布。

“听话,你现在还有伤在身绝对不能饿肚子!在这份粥里我加了能治疗伤势的灵材,对你有好处。”说着就不再管柳南风是否反对,用勺子将粥喂到他嘴边。

“别害羞嘛!张嘴,啊~~”

不知怎的,面对春枣温柔又强硬的态度柳南风居然没有反抗,张开了嘴,然后一道甜腻的口感便自舌尖传来。

还……挺好吃的!

楼上苏曜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不会真让这丫鬟追到贵公子了吧!

那倒是能成为一桩佳话!

…………

再之后啊!

直到苏曜与韩伯安坐上离开绥县的马车,院门还没修好,春枣满脸笑容地站在门口和自家公子在院门前挥手告别,已经说不好她是苏家人还是柳家人了!

苏曜看着叹了口气。

“怎么?舍不得你家丫鬟嫁给旁人?那你就收下她做妾啊!”

韩伯安坐在马车里目光始终在书上却对周围一切了如指掌。

“是舍不得,但不是你理解的那种舍不得!”苏曜摇摇头,“算了,懒得和你解释!”

韩伯安倒是没在这件事上多纠结,而是用手指了指外面赶车的马夫。

“这位你是从哪里请来的?”

“嘿嘿!”苏曜笑笑,为韩伯安解释事情始末……

车厢外,顶着寒风赶车的陈士珍听到里面的对话嘴角抽搐一下。

说来他也没想到苏曜作为救下他的条件居然是让他当马夫赶往懿城。

他刚从懿城逃出来,现在回去与自投罗网何异?

说来他也确实要回去,因为他就将七彩琉璃藏在懿城,只不过按照他的计划是在绥县这边等风头过去后再回去。

如今一切都提前了。

“你就不怕我半路丢下你们?”这是他听到苏曜要求时破口而出的疑惑。

“随便你!”苏曜一脸淡然地回应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偏偏是个讲信用的?

陈士珍长叹口气!

只希望这招灯下黑不会被发现吧!

大不了就再逃一次!

“驾!”

马车驶出城门,在地上留下一串马蹄印以及两道车辙印,惊动了道路两边的灵鸟……

绥县城南,古珈寺。

住持远眺这一幕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住持,您在担心?”

旁边一个小和尚疑惑地问道,据他所知这一路无数佛门高手围堵,那韩伯安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顺利到达懿城的。

“世间事越是觉得万全越容易出现意外,因果命数,谁又说得准呢?”

住持看着马车消失在视线中,脑海中不由得回忆起自己之前与韩伯安见面时的一幕幕,突然有所感悟道:

“或许他对于佛门的影响并不值得我们重视,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是错的。

在人不在事啊!”

小和尚不解,看向马车消失的方向,莫非今天放走的真是位未来搅动风云的大人物不成?

马车的中央位置有个火炉,因此里面十分暖和,苏曜悠闲地品着热茶、吃着干果,仿佛出来郊游一般。

而韩伯安则明显有些在意一路凶险,本来是想通过看书暂时将心神投入到书中,可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的视线虽然在书上可是思想早就飘到远方去了。

无奈叹口气将书放下,又看到苏曜如此散漫的状态没好气道:

“要是你没去太白,此行我完全不用担心,毕竟你的另一个名字在仙人榜排名第十六,可现在你我同行我却只能提心吊胆,真是时也命也,此一时彼一时啊!”

韩伯安说话时以气劲挡住马车车门处,防止陈士珍听见他们此时对话。

“你自己心里不痛快就给我添堵是吧!”苏曜磕着瓜子翻了个白眼,“我要是之前的境界咱们哪里还需要坐马车啊!我直接扛着你不需半日就能抵达懿城,可惜,你出关的不是时候。

对了,既然知道我帮不上你的忙,为什么一定要带上我?”

苏曜终于忍不住问道。

面对他的疑惑韩伯安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所以你就真的没有办法恢复了?”

苏曜摇摇头:“哪里有那么容易?我能活着从太白下来都是靠曲老头以命相搏。”

“既然如此我在懿城认识一位高人,或许能救你。”

“这就是你邀请我一起的原因。”苏曜点点头,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没错,就算我们被佛门之人抓住,被困三个月,三个月后仍然可以去懿城,总之此行你必须跟过来。”

“能治好我的高人?至少也在天仙榜中吧!说来听听,没准我认识呢!”苏曜好奇道。

他修为尚在时正是少年得意,锋芒毕露,以另一个身份结交了许多朋友也得罪了许多敌人。

其中有些或许有将他治愈的手段。

但他信不过那些人!

万一对方知道之后杀他灭口或者想在他身上得到其他利益怎么办?

“这世间隐士众多,岂是一张天仙榜就能概括的?我认识这位高人对我有传道解惑之恩,算是我的一位师长。”

“靠谱吗?”苏曜眼睛一亮,既然能被韩伯安奉为师长那想必是有真本事的!

“这还用说?”韩伯安差点急了,对于这位师长他敬重的很!

苏曜心中大喜,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这件事在近些日子快成为他一个心结了,如今又有了希望,不禁心情畅快。

“来来来,我为你倒杯茶!”苏曜殷勤地给韩伯安倒茶,一脸谄媚模样。

“你啊!”韩伯安接过茶摇了摇头,心情也跟着好了几分。

“闲来无事要不你和我仔细讲讲太白山上究竟如何,还有那李长庚究竟是位怎样的人物?我对这一切也是好奇的紧啊!没准日后等我寿元将近之时也所幸闯一闯太白山!”韩伯安说到此处颇为豪气。

想来最近几万年,凡是仙人到了寿元将近之时多数都会选择交代后事之后登太白博取一线生机。

可惜从古至今无人成功!

但文人心中自有浪漫。

韩伯安只想着轰轰烈烈地死去,太白绝对是最好的埋骨之地!

“别把太白想的那么美好,山上只有顽石以及李长庚所布下的剑阵,阵中全是仙人尸骨。

即使是我也在剑阵中受了伤,而曲老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帮助已经死在剑阵里了,根本连李长庚的面都见不到。

闯过了剑阵才能上山顶见到李长庚,那就是个神神道道的糟老头子。

按照他的说法山后面确实是另一个世界,也确实有长生之法,只不过那里充满危险,一旦将通道打开可能会给我们现在脚下的这方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我当然是不相信的,因为这糟老头子自身就拥有着超越仙人的修为境界而且还有无尽寿元。

他自己得了好处便不让我们寻求长生,天下哪里有这种道理?

况且按照他的说法那边也发展了十万年,十万年时光究竟变化到何种程度他也说不准。

于是我和他动起了手。

结果你也知道了!

根本打不过!

我估计除非集结天下所有仙人之力才能与之一战,否则不可能斗得过他!

你书读的多,史书上记载闯太白山人数最多的那次是有多少人?”

韩伯安回忆一下,伸出三根手指。

“三十人?”

韩伯安摇摇头:“三百人!不过不全是仙人,记载中仙人数量大约七十,余下都是天人境界,结果无一生还!

这也是现在仙人数量不过百的原因,那一次我们着实伤了元气。

不过既然你这次两个人就能在他手上逃脱,很可能是因为在那一次作战中李长庚也受了伤,否则你不可能活着下来!”

对此苏曜只能苦笑着认同。

毕竟那家伙是个七十多位仙人一起登山都能全杀的人物,怎么可能放他回来。

这让他心里又舒畅几分。

毕竟他应该死的,现在只是修为尽废而已,何况还有治愈的可能!

当一个人认为自己所经历的是低谷时难免会沮丧,可若是知道这低谷都是天大的幸运导致的,竟有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感觉。

这是种心态上的转变,苏曜长出口气,不知是不是错觉,甚至觉得体内的气在蠢蠢欲动!

“吁~~”

陈士珍突然停下马车,里面的两个人同时脸色一沉。

他们知道,佛门的人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公子且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公子且行
上一章下一章

一十、启程

83.33%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