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真相

20、真相

南宫钰睁开双眼,又立刻闭上了。

宽敞整洁的屋子里,窗户投进一束寂静的晨光,微微刺目。

南宫钰坐起身,额头传来一丝痛意,她伸手去揉,却发现身上的衣服被换了,原本的夹克和修身牛仔裤已经替换成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睡得好吗,新娘子?”门外忽然冒出一道身影。

他走进屋子,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他身上是穿着蓝白色的制服,胸前挂着荣誉胸章,看起来像是某种机关人员。

南宫钰一愣,揉了揉额头,一脸疑惑:“你是谁?我怎么不记得了?”

“原来失忆了啊,这样岂不是更容易搞定……”男人心中暗喜。

他强压着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我们是一对恋人,明天就要结婚了。”

“……”

“我们从小青梅竹马,后来你被地主看上了,我把地主杀了,带你逃来了这座小岛……”

南宫钰没有说话,一脸迟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见南宫钰不信,男人没办法,尴尬的挠了挠头:“好吧,其实我是在路过公海时看到你飘在海上,于是就把你救了起来。”

南宫钰眉头一蹙:“公海?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不要去想那些不重要的了。”男人单膝跪地,一脸诚恳,“从明天开始就做我的新娘吧,让我永远守护你!”

空气里出奇的安静,男人纳闷的抬起头,却不见了南宫钰踪影,一扭头,南宫钰已经走出很远了。

新加坡近海。

“报告中尉,雷达显示附近十海里有飞机靠近。”

“接应的人到了?”中尉连忙凑了上去。

萧玦刚想上前看看,控制室外走进来一名士兵:“报告,我们在海面发现了一名第七科成员。”

萧玦心头一紧,立刻冲了出去,刚到甲板,就看到船头围了一群人。他拨开人群挤了进去,担架上躺着的,正是阿佑。

此时的阿佑已经遍体鳞伤,气息微弱,浑身透湿。整条右臂已经消失,只剩下了血肉模糊的伤口和隐隐可见的狰狞白骨,猩红的血液将他的衬衣完全染成了红色。

“阿佑!你还活着,太好了!”萧玦又惊又喜,“快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海盗……他们偷袭杀掉了宇文师兄,剩下我们就好对付了。他们抢走了朱雀冕,咳咳……”

“原来是这样……”

几名士兵抬着阿佑进入船舱,准备送往医务室。萧玦没有跟上去,心中百感交集,阿佑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他忽然又想到那些海盗,那些海盗怎么会这么大规模的出现?敢公然袭击军舰,又有这么精良的装备,连作战计划的部署,也完全不像是海盗乌合之众的作风,是有人在谋划吗……他们难道也知道了四象的秘密了?可这是机密文件,连一般的政府都不知道,海盗怎么可能知道?

除非……

第七科的内部,有叛徒。

萧玦的脑海里飞快运转,仔细回想着昨天办公室的画面,以及刚才和阿佑说话的场景。

在为什么这个疑问席卷而来之前,萧玦立刻反应过来,飞跑着从甲板冲进船舱,一路冲到了控制室。

“不好,中尉!有情况!”

萧玦推开控制室大门的一瞬间猛的僵住了,中尉无力的瘫软在控制台前,后脑被枪轰开了一个大洞。

“啧……”

萧玦没有停留,他转身出门,顺着地上的血渍一路追赶,血迹一直延续到走廊尽头。萧玦向着舱门冲去,一路上又看到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具士兵的尸体,以及被丢掉的手枪。

舱门大开着,萧玦冲了出去,刚下楼梯就看到了船尾正在往海里推皮艇的阿佑。

“阿佑,你在干什么?!”

阿佑回过头,微微惊讶:“萧玦?”

“我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罗啸他们死在了办公室,而你却在海里被救了上来?第二,为什么大家受的都是穿刺伤,你身上却是砍伤?第三……”

萧玦狠狠凝视着面前,这个曾经的伙伴,一字一句道:“你现在,要去哪里?”

阿佑擦去嘴角的血迹,勾起一抹冷笑。

“这些话,你还是留到地狱里去问他们吧!”

阿佑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针管,毫不犹豫的扎进了脖子。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注射结束的瞬间,他的双眼忽然变成了猩红的兽瞳,身体颤抖着肌肉骨骼不断膨胀,皮肤长出黑色的毛发,连断掉的右臂也迅速滋生出来,短短几秒内整个身躯增大了近一倍。

“这是……”萧玦眉头紧锁。

他忽然暴起冲向萧玦,右手变爪,朝着对方喉咙刺去。

萧玦心头一紧,脑子瞬间一片空白,毫无实战经验的他连退两步,试图伸手去挡对方的攻击。

下一秒,利爪穿透了他的手掌,狠狠地捅进了他的胸口。

“啊啊!!”

极度的疼痛让萧玦有些头晕眼花,双腿不受控制的颤抖。

“昨天晚上让你侥幸逃过一劫,要是你不多管闲事,兴许今天还不会死,可惜啊……”

萧玦强忍着疼痛,质问道:“是你偷袭宇文师兄,杀害了小米和罗啸吧?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你到底是是什么人?!”

“背叛?”阿佑冷笑一声,“我从来就没有拿你们当朋友,何来的背叛?”

阿佑接着说道:“从故意被追杀引起第七科的注意,再到加入你们博取信任,最后趁着海盗袭击把你们全部杀掉,拿走朱雀冕……这一切,都只是我的计划而已。”

“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很简单,我要出人头地!”

“出人头地?”萧玦疑惑且震惊。

“没错!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从小到大因为长相、家境,被人凌辱和嘲笑,所有人都在歧视我……你知道我这二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我受到了多少欺负吗?我……要做人上人,我再也不要回到过去那种被人欺负的日子了!”阿佑的情绪愈发激动。

“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萧玦艰难的喘息着,“你已经拿到朱雀冕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本以为拿到朱雀冕就可以顺利离开了,没想到海面忽然出现了海啸,右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砍断,船翻了,青铜冕也不知掉到哪里……我回来就是为了拿探测仪找朱雀冕的!”

“好了,你废话太多了,可以去死了!”阿佑一把抽回手,屈膝迅猛的一脚踢中了萧玦的小腿,萧玦吃痛应声倒地。

阿佑高举右手,猛的朝萧玦喉咙刺去——

就在利爪即将要切断喉咙的瞬间,空中忽然传来一道巨响,阿佑浑身一颤,立刻暴退,两发子弹几乎同时射进了他面前的甲板。

“什么人?”阿佑稳住身形,一抬头,发现上空盘旋着一架黑色武装直升机,一道身影迎风俯冲下来,径直冲向自己。

来不及反应,下一秒那道黑色身影便一脚踢中了阿佑的胸口,将他整个人踢飞出几米远。

“让我看看,谁在欺负我家小学弟啊。”

略带慵懒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那人转过身,萧玦定睛一看,蓬乱的头发下那张脸赫然是杨再兴。

“小师弟啊,你怎么被打成这样?难道没有报我的名号吗?”杨再兴走到萧玦面前,俯下身子笑道,“等我解决了那只小泰迪,再来和你叙旧。”

杨再兴站起身,目光从容的看向了阿佑。

“第七科的老生?哼,自以为是是要付出代价的!”阿佑大喝一声,双掌亮出利爪,爆步冲向杨再兴。

杨再兴站在原地丝毫不惧,眼看着对方的利爪袭来,他双手插兜,脚步微动,凌厉的劲风从他面前掠过,三道迅猛的爪击皆是被他轻松避开。

阿佑心头一惊,虚晃一拳,右脚发力暴退数步。

他退至船舷,转身一跨,翻过栏杆就准备跳海逃离。

“想跑?”杨再兴双手抽出裤兜,左右两边各一把冲锋枪,没有犹豫,对准阿佑就是一顿扫射。

阿佑跳出的一瞬间,几十发子弹穿过他的后背,将他身体打的千疮百孔、血沫横飞。阿佑惨叫一声,失力瘫软的坠进海里,昨夜在海里觅食鲨鱼群一拥而上,将他撕成了碎片。

杨再兴得意地撩了撩头发:“哎,太菜了。”

“师兄,好像有情况!”

杨再兴抬起头,立刻眉头紧皱。军舰前方忽然出现了大量驱逐舰,粗略计算至少数十艘,而且全部配备了重型武器,装备精良程度丝毫不亚于正规军队,他们队列整齐,浩浩荡荡的向军舰杀了过来。

“我靠,这也太多了吧!”杨再兴脸一囧。

就在二人束手无策时,微风忽起,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优雅地落在了他们面前。

深色的风衣、宽阔的肩膀、复古的皮鞋,以及那一头亮到刺眼的金色长发……

划风,出现了。

面对着庞大的舰队,划风从容不迫,右手轻轻扶住腰间的剑柄,一股无形的气场从他周身散发。

近了……越来越近了……

他没有睁开眼睛,高速的气流鼓起他的风衣,金色长发在风中狂颤,衣领下的白色内衬显得他腰肢格外纤细。

距离不到一百米了。

为首的驱逐舰进入攻击范围,所有的枪炮、导弹都在同一时刻准备就绪,只需要一声令下,铺天盖地的恐怖火力,一瞬间就能将这艘破烂军舰轰得灰飞烟灭。

“远程导弹准备,发射!”

指令下达,此起彼伏的剧烈嗡鸣融合为一体,高台数道滚滚白烟冲天而起,在那一道道白烟中,几十枚顶尖水平的导弹冲进云层。

下一秒,它们调转方向,以倾盆暴雨般的姿态,凶猛的冲向军舰。

划风动了,他握住剑柄。

“零式·半斩。”

刺目的金光从剑身脱鞘的一瞬间迸溅而出,天空中的导弹顷刻间停止了前进,在化为碎片的同时,也在大片大片的爆炸。

所有的舰艇一瞬间分崩离析,在火焰和轰鸣中变成无数焦黑的残骸,海面像是被掀起一般,惊起数十米的巨浪。天空和大海被熊熊大火融为一体,白色的浓雾在狂风下被逐渐驱散。

天空忽然下起了细雨,萧玦抬头看去,只见那布满乌云的阴暗天幕,已经被斩成了两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20、真相

63.64%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