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父子情深

9,父子情深

晚宴上,蓝一鹤被安排在了主桌嘉宾的位置上,跟几位外国经贸商和国内商界的知名人士坐在了一起,墨宴跟哥哥坐在一起,速记员在外面随时等待传唤。因为以前这一类的场合都是父亲蓝逸轩以暮色黄昏庄园董事长的身份带着蓝一鹤和钟甄出席,而这次是蓝一鹤作为暮色黄昏庄园CEO的身份出现,为了令人注目,他刻意带来了妹妹。而妹妹不是女眷,是他的综合顾问,这一定会劲爆,果然,当他站起来自我介绍时介绍墨宴的环节引起了同桌诸位的哗然。

“接下来请允许我介绍家妹墨宴,她是暮色黄昏庄园董事长的综合顾问,和我平起平坐。因为她随养父长大,所以姓墨,其实我们是同父同母一奶同胞的亲兄妹。”

伊乐然站起来举杯示意,墨宴只好站起来举杯寒暄,一口改不掉的燕北口音令大家惊叹。墨宴只好解释:

“诸位业内的精英翘楚们,因董事长的身体原因,不能亲自出现,故派我来向大家学习,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请大家谅解。我是十来年前才离开燕北去的昆州,口音难改了。”

墨宴刚说到这里,就有一位国外友人站起来说了一段英语,大家哄堂大笑,蓝一鹤站起来示意墨宴坐下举杯说了一串流利英语来应对,并且还是标准的的伦敦腔。伊乐然笑着说:

“听到了吧,别打歪主意。哈哈哈!”

晚宴一个多小时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墨宴和大家寒暄道晚安,走到酒廊,墨宴拉着哥哥要喝咖啡,蓝一鹤也觉得酒廊的环境好,就招呼速记员一起来。墨宴喜欢意大利浓缩,她环视着周围的奢华,品着味道醇厚的意浓,蓝一鹤高兴,作为暮色黄昏庄园的首席执行官他觉得这次会议一定会不虚此行,同时,妹妹与他尽释前嫌,让他非常惬意。

“蓝总,我可以坐下吗?”

蓝一鹤此时的注意力都在妹妹身上,听到有人呼唤他一转头马上笑容可掬地站了起来。伸出双手握住了伊乐然的手:

“当然当然,伊厅长,快请坐。”

“忙了一天,正准备去休息,就看到蓝总坐在这里,就过来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求之不得。”说着叫侍应生过来点单,同时让速记员小汪去找墨宴。

墨宴端着空的小咖啡杯就过来了,她老远就看到了伊乐然坐在蓝一鹤的对面。

“老狐狸!”

墨宴的心里笑骂道。

伊乐然眯着眼睛端详着墨宴,墨宴走过来微笑着一欠身:

“伊厅长好。”

“你不要叫我伊厅长了,你哥哥他们可以说是在我管辖范围之内的,叫一声伊厅长很自然,你不算,换个称呼。”

“叫伊哥可行?”

蓝一鹤试探着问。

“行,当然行了,”

伊乐然笑得没了眼睛,直接成了两条缝。墨宴是第一次看到伊乐然这副垂涎欲滴的嘴脸,这被厅长耽误了的演员,切!墨宴想着,自己都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傻笑什么,快叫伊哥。”

蓝一鹤这攀龙附凤的样子让墨宴想到了《官场现形记》这两个老男人,一个是会装,一个是露出了本相。

墨宴歪头看着这五短三粗的上级,诡异地笑着斜了伊乐然一眼:

“伊哥。”

伊乐然的心里是乐开了花了。墨宴温怒地看着他心里骂:他妈的,什么上级,公然借机调戏我。要演戏就大家一起演啊:

“伊哥,

您这是喝的什么呀?”

“教父!”

墨宴转向蓝一鹤:

“哥哥,我也要喝。”

“这是男人喝的,我给你叫一杯夏威夷。”

伊乐然正色地对墨宴说。

“不要,我就喝你这样的。”

此时的墨宴才是伊乐然心中正常的墨宴。

“哥!”

“别闹了,让伊厅长笑话,我已经给你叫了。”

蓝一鹤疼爱地看着妹妹,然后对伊乐然说:

“我这个妹妹被她养父惯的不成个样子,超级能喝酒。”

在穆若冰的护送下,墨宴带着蓝烨来探视父亲蓝逸轩,墨宴称蓝烨是她的儿子想看外公,同时亮出来自己儿子的身份证,由于墨宴长的太像父亲,儿子也很像,这样蓝烨过关了。在外面墨宴叮嘱蓝烨,见了老爸,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撒娇,就是不许喊爸,不要担心老爸不认识你,他照顾了将近三十年,他不认识自己都认识你。还叮嘱一定不要摘帽子,和老爸说话尽量低头,可以让老爸摸你的脸,如果可以握到老爸的手,可以在老爸的手心暗示,尽量不要留下你的模样,未来要跟着一哥的,你不再有属于你的姓名,不再有属于你的相貌。不要跟老爸透露半点你未来的行踪,老爸是反社会的,以后我们要拼尽全力让老爸改邪归正的,而不是现在。蓝烨都明白,都答应了,几个月下来,他的心智已经达到了四十岁年龄的智商和悟性。

这次,蓝逸轩没有再戴着禁具,他一进来就看到墨宴身边一个穿着卫衣戴着卫帽的男孩子,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他的心里千遍万遍地呼唤着“儿子”,现在真的让姑娘带来了,蓝逸轩非常感激姑娘的不计前嫌,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墨宴,墨宴知道,以父亲的睿智和阅历,真相已经被父亲看出来了,墨宴很激动,可谓父子情深啊。墨宴怕他们两个人把持不住,就用忍不住哽咽的声音说:

“爸,您外甥看您来了,他太想外公了,我只能带他来,还好,预警同志同意带他进来了,还说您外甥长的比证件照上帅气多了,-证件照老气横秋的。”

蓝逸轩是多么聪明的人,立刻对着墨宴说:

“是的,证件照上都失真。”

墨宴此时已经稳定住了自己,就接话道:

“是的,我去香港读神学,过罗湖口岸时根本没化妆,结果人家女警察看看我说:化妆比不化妆漂亮多了,爸,您说,我的证件照是有多丑啊!”

蓝逸轩哈哈大笑,然后伸手招呼蓝烨:

“来,孩子,让外公看看,看看我宝贝的身体可好了呀,外公惦记呀。”

蓝烨早已哭的浑身颤抖,泪水洒湿了卫衣的前襟。墨宴故意说:

“把帽子摘了,让外公好好看看。”

蓝烨摇着头,头低的更深了,墨宴拿出几张无纺布面巾递给了蓝烨,让蓝烨坐在了铁栅栏的外的座位上。蓝逸轩伸出双手去摸蓝烨的脸,蓝烨一下子把脸贴到了父亲的手上,失声痛哭。蓝逸轩也哭着说:

“孩子,是外公不好,让你在外面难做人了。”

这是,歪头躺在蓝逸轩手掌上的蓝烨从唯一的口袋里撤出来双手,他抬了抬头看了一眼父亲,抓住父亲的双手哭着说:

“没有!”

在大大的卫帽下,蓝烨迅速地在父亲的手掌心了写下了一个字:爸。

蓝逸轩控制着自己狂跳的心,撤出一只手抚摸着蓝烨的头说:

“我知道、我知道。孩子,不哭了,你从小身子弱,要好好调理,见到你就放心了,就为了你,我也要争取宽大,在有生之年还可以出去抱抱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血墨黄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血墨黄昏
上一章下一章

9,父子情深

30%
目录
共3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