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天道院

第四章天道院

像過去十四年來每個清晨一樣,陳長生五時醒來,即時睜眼,用五息時間靜意,翻身起床,套鞋穿衣,鋪床疊被,開始洗漱,在客棧前堂吃了一碗鴨肉粥、四個第一籠的熱乎乎的肉包子,回到客房,用昨夜的陳茶再次漱嘴,對着銅鏡整理衣着,然後走到小院。

——現在不在西寧鎮的小廟,不用砍柴挑水,他對着初生的晨霧與遠處透來的天光,閉着眼睛開始靜思,在腦海里默默頌讀道卷,直至神清氣爽,才算是完成功課,從側門走到京都漸漸熱鬧的街道上,極不起眼地匯入人群里,開始了一天的生活。

他手裏有一張名單,上面是京都幾座學院的名字,向坊市管事問清楚第一座學院的地址后,加快了腳步,沒有留意到,後方有一輛馬車跟着自己,沒有發現那匹馬有獨角獸的血統,更不會注意到車轅上那個有些隱蔽的血鳳標識。

無數年前,天書降世,民智開啟,發展出無數學門,但萬變不離其宗,追其源頭,都包羅在道藏經典之中,農工商學,都是如此,而對這些進行評判的標準,現在公認最權威的,便是大周朝每年一度的大朝試。

大朝試由大周太祖皇帝始創,無論入朝為官還是入伍為將,或是入國教為神官,大朝試的成績都是最重要的標準,最關鍵的是,太祖皇帝明令,只有大朝試列入三甲者,才有資格入\u592

2000

9書陵觀天書——因為這項規定,世間不知多少強者,每年初都會來到京都——當年第一場大朝試,太祖皇帝站在城牆之上,看着大陸各宗門天才如鯽而入,笑着說了一句很著名的話,也就此奠定了大朝試的地位。

南方諸國尤其是長生宗等世外宗門,對於這個規矩,自然極為不滿。在他們看來,天書陵雖然在大周京都,但天書乃是神石降世,當然是全大陸的共有財富。為此,南方曾經數次抵制大朝試,雙方關係鬧的極僵。

只是天書陵對修行者太過重要,大周朝雖然強勢,也沒有辦法冒天下之大不韙獨佔,南方諸勢力,也根本沒有辦法抗拒進入天書陵觀碑的誘惑,即便魔族被擊退後雙方漸遠的那段歲月里,南方明面上抵制,依然有很多南方宗派強者,以私人名義參加大朝試。

至聖后執政,大周朝終於與南方諸勢力達成協議,南方諸國諸宗派,可以自行派出使團參加大周朝的大朝試,評判也以雙方共同為準,並且南方學子可以不接受大周朝的封官賞爵,其餘則是一視同仁,再就是,大朝試在這個新協議里有了全新的名字。

無數年來,大朝試選出了無數強者,據說如今大陸最巔峰的那些強者,都曾經有過來周朝京都參加大朝試的經歷,更眾所周知的事實是:當代國教教宗,南方聖女峰長老,都曾經是大朝試的佼佼者,更不要提西方妖族的某些天才曾經化身為人參加大朝試,就連魔族也曾經有位少君冒險前來京都,卻被前代教宗識破行藏,以大神術直接鎮為青煙。

那都是很多年前的故事了。現在人們更關心的是,明年的大朝試,長生宗的秋山君會不會參加,神國七律有幾位能進一甲,徐有容會不會提前突破,離開聖女峰返回京都,那位在魔族荒野里以冷酷神秘著稱的天才強者是會第一次出現在世人面前,還是會繼續與魔族強者血腥地彼此追逐?除了這些,京都的人們最關心的則是京都學院裏,會出現哪些令人眼前一亮的天才。

是的,京都里有很多學院,聖后執政,政令嚴苛之下,吏治清明,民眾生活漸好,這數十年,更是海晏河清,堪稱盛世,各種學院更是如雨後春筍一般出現,甚至幾年前還出現了很多專門以大朝試為目標、由國教強者私下暗中授課的私人學院。當然,最出名也是最強大的學院,還是歷史最悠久的那幾間,其中有兩家的歷史,甚至要比大周朝的時間都要更長。

陳長生的名單上有六家學院,此時去的天道院排在首位,事實上,在整個大陸,天道院都有資格排在極前的位置——近兩百年來,天道院的學生在大朝試里一共拿到過二十四次首榜首名,在這裏求學的學子無一例外都天賦過人,這座學院為國教輸送了很多地位重要的神官,為各宗門奉獻了無數修行天才,最重要的是,當代國教教宗,便曾經是這座學院的學生。

天道院在大朝試的歷史上成績最好,自然也最難進入,但報考的人數依然最多。陳長生走到天道院門口,看着那座巍峨大氣的墨玉院門,看着上面由太祖皇帝親筆題寫的院名,很自然地生出景仰嚮往的感覺,但緊接着,這種情緒便被院門如菜場般熱鬧的環境和刺鼻的汗臭味、墨臭味盡數消解,他下意識里低了低頭。

離開西寧的時候,他已經算準了時間,抵達京都時,正是各大學院春季招生的日期,他也能想到,天道院必然報考的人數極多,卻沒想到,會多到如此恐怖的程度。尤其是院門口那群穿着神情憊賴,歪歪斜斜站着,對着人群指指點點的青年,讓他有些不適應。

那些青年穿着的衣裳樣式相近,大體黑色,腰纏金帶,應該是天道院的院服,陳長生\u77e

26bc

5道這些人應該是年初沒有通過大朝試的舊年學生,這些人心高氣傲,卻又因為落榜而意氣難平,對今日前來報考天道院的新生,肯定不會有什麼好臉色,聽着那些尖酸刻薄的話語,看着那些青年眼睛裏流露出來的嘲弄,他下意識里把頭更低了些。

低頭不是害怕什麼,而是因為他有些輕微的潔癖,無論生理還是心理,所以他不想聞到人群散發的汗臭味,也不想聽到那些話。

「瞧瞧那個白痴,長的跟頭豬似的,臉上還生著幾個麻子,偏偏還要在脖子裏插把扇子?以為自己是換羽公子?也不想想,丫脖子上那千層肉,都快把扇子給折斷了。」

「不錯,看他腳步虛浮,最多也就是兩個月內才剛剛洗髓,只怕筋骨都還沒有打熬過,居然敢來報考我天道院?他以為我們這裏是哪兒?國教學院?哈哈……都不明白這些白痴是怎麼想的,難道以為憑那點微弱可憐的神識,也能通識道藏?」

「通識道藏?讀書如痴的苟寒食也不敢說這個話吧?你們同情那白痴獃會兒的遭遇,我倒同情他父母,呆會兒受辱倒是其次,之前花銷的那些銀錢,可是沒辦法再收回來了。我要是那白痴胖子的父母,倒不如拿那些錢去教壇求些丹藥吃,減些肥肉,至少娶個老婆。」

「娶了老婆又如何?哪怕是寒梅丹也只管了自己,將來他生十七八個兒子女兒,一樣要如他般生的肥胖憨痴,養豬養一窩,難道是好事?」

那些學生哈哈大笑着,肆無忌憚地議論著那些報考者,言語難聽之極,而且根本沒有控制音量,甚至可能是刻意想讓被議論的對象聽着,極為可惡。那名被議論的胖子少年,滿臉通紅,卻根本不敢反抗,因為那些學生說的是真話,他確實是十餘日前才剛剛洗髓,想要考進天道院基本沒有什麼可能,最關鍵的是,就算他運氣逆天進了學院,也不能得罪這些前輩。

陳長生從人群里穿過,聽着那些污言穢語,眉頭微微挑起,心想如果被議論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能否忍住。好在他低着頭,而且氣息太過尋常,在人群里極不起眼,很難被注意到,於是幸運地避過了被嘲弄的境遇,很順利地穿過了墨玉院門,走了進去。

因為在想着這些事情,又低着頭,所以他沒有注意到,天道院進入的石道兩側,有兩面極大的石壁,上面雕刻着異花神怪,中間則是密密麻麻寫着數百個名字,似乎是個什麼榜單,有很多目光落在那些名字上,炙熱而仰慕。

跟隨報考新生一起來的家人僕役,都不準進入天道院,所以進得院內,環境頓時變得清靜了些,陳長生從袖裏取出潔白的手帕,將額上微細的汗珠擦掉,吐了口氣,感覺輕鬆了些。跟着前面那名學生,排到了長長的隊伍後方。

報考天道院的人數很多,隊伍很長,看着就像是西方妖域裏傳說中的百丈歧蛇,從遠處的建築一直延到草地這面,中間甚至過了一條清澈的溪河,好些報考的新生都站在河面的木橋上,被初春的寒風吹着,臉色凍的有些鐵青。

很快,便有人從那座建築里走出來,都是些少年少女,他們的臉色就像橋上的同伴一樣鐵青,很是難看,既然不是凍的,肯定就是考試進行的極不順利,還在排隊的人們看着他們失魂落魄的模樣,頓時緊張起來,再也沒有閑聊的心情。

陳長生誰都不認識,自然沒有閑聊,他看着遠處那座建築,顯得有些好奇,他現在只關心天道院的招生考試,是不是像書上說過的那樣,還是用的那種方法,這些沒有通過的人為什麼會這麼快就敗下陣來?還是說天道院的考試真的變了?

人群不停向前移動,過了草地過了溪河,還沒有靠近那座建築,來到一列竹棚下。看着石桌後面那位臉色嚴肅的天道院老師,看着桌上那塊像火山石一般黝黑的岩塊,陳長生認出了那是什麼,想起在道卷里見過的一樁舊年官司,微微一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天道院

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