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金蟬果

第二十一章 金蟬果

這過來的男女兩人,顯然也是認識賀姐的。

「有咧,上去馬上就走了。」賀姐極為響亮的說道。

這短短時間,賀姐這邊就聚集了五個人。寧城和安依幾人跟隨賀姐來到了她的獸車,這才看見這輛獸車竟然絲毫不比地球上的普通商務車小。

拉車的不是馬,而是一頭寧城曾經見過的野獸。當初寧城在蒼勒城見過這種獸,不過當時那頭是純白色的,這頭卻是雜色。寧城聽簡素婕說過,似乎叫什麼獨角石嘯獸。

這一頭獨角獸拉這麼大一輛車,還有這麼多人,能拉動嗎?當初李紹的車也用了兩匹馬才行。

「上車吧,我們馬上就走了。」賀姐說了一句后,已經先行坐在前面趕車的地方了。

寧城和安依等人上車后,才發現這車上已經有一個人了。這是一名老者,同樣是聚氣三層修為。雖然同樣是聚氣三層,寧城感覺這個老者的修為似乎比馮飛章要強悍許多。

這老者看見寧城五人上車,只是淡然的掃了一眼,就繼續閉上了眼睛。僅僅睜眼閉眼這短短的時間,寧城就感覺到了一股殺氣。寧城知道這股殺氣不是針對他,也不是針對這裏的人,而是因為這老者身上有一種無形的殺氣。顯然這是一個殺戮極為兇悍之人。

安依坐在了寧城的旁邊,她也感覺到了這老者的殺氣,更是靠近寧城,不敢多看這個老者。

賀姐坐在趕車位上,手中的皮鞭帶起一道呼嘯的風聲,那獨角石嘯獸立即嘶吼一聲,踏開蹄子就沖了出去。如此大的一個車廂在它的拉動下,竟沒有半分滯遁。

不但如此,車的速度絲毫都不顯得慢,唯一不足的就是這車有些顛簸。寧城等人坐在顛簸的車上,還可以通過透明的車窗看到外面的風景。

坐在獸車上的人都是從生死殺戮中過來的,眼睛毒辣無比。寧城和安依一看就知道沒有經歷過殺戮,對這兩個人前往曼戈海域,除了馮飛章還有些幫忙的心思之外,其餘三人都是心裡冷笑寧城和安依是去找死。

「賢伉儷應該是苗修明、田霏吧?久仰大名,今天能坐在一輛獸車上,也是馮某的榮幸。」馮飛章為人熱情,主動對坐在對面的那男女兩人抱拳問候了一句。

臉上有一道紅疤的男子沒有想到馮飛章竟然認識他,他倒也並不詫異。他的修為雖然低,可是他夫婦出手狠辣,而且聯手起來就算是再強大的聚氣初期也不懼。在曼戈海域邊緣一帶,也算是有些小名氣。

「不錯,我正是苗修明,這是我愛侶田……」臉上有紅疤的男子話沒說完,就盯着寧城冷哼了一聲。顯然對寧城盯着他的愛侶看,心裏很是不爽。

馮飛章也發現了寧城的失禮,連忙咳嗽了一聲,寧城這才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抱了抱拳,卻沒有解釋什麼。他知道這種事情,是沒有辦法解釋的。

剛才他聽到對面這個女人叫田霏的時候,他就想起了田慕琬,一時間竟然有些失神。他是盯着田霏,事實上他的眼裏根本就沒有田霏的影像。

見寧城沒有繼續無禮,苗修明也不好發作。他心裏卻已經將寧城當成一個必須教訓的傢伙了,他特意看了看寧城旁邊的安依。本來安依用白布包着頭,又穿着普通的藍色布袍,顯得平淡無奇,之前他根本就不在意。可是苗修明仔細看安依的時候,心裏頓時火熱起來。

安依太過清秀了,簡直脫俗的猶如人間仙子。她靜靜的坐在那裏,就好像一朵白蓮花一般清澈。他之前見過太多的漂亮女人,卻從未見過安依這種純凈安靜,讓他心裏不停跳動的清澈女子。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純了,一定要弄到手,苗修明暗自捏了一下拳頭。

「不知道苗兄是否聽說過金蟬果?」馮飛章連忙轉移岔開了話題,主動詢問了一句。

聽到馮飛章的話,苗修明回過神來,立刻說道,「馮兄是說有人從曼戈海域的蘭沙島帶出了金蟬果的事情?」

馮飛章笑道,「苗兄果然聽說過這件事,如果能得到一枚金蟬果,那幾乎就頂得上我一輩子在曼戈海域的賣命了。」

苗修明似乎已經忘記了寧城無禮的事情,不以為意的說道,「蘭沙島確實是有人出來過,而且還不止一個。聽說後來組隊進去的,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出來。再說了,金蟬果也不是我們能染指的。就算是得到了一枚金蟬果,也是讓自己的小命送的更快一些。」

馮飛章根本就不知道苗修明已經盯上安依了,他的本意是轉移苗修明對寧城的注意力,現在聽了苗修明的話,立即附和的點點頭說道,「也是,就算是我們得到了金蟬果,並且沒有送命,也沒有辦法將金蟬果變成聚真丹。」

寧城最近研究過靈草和各類靈草的特性,金蟬果這種靈果他還真的聽說過。是一種三級靈根,可以煉製聚真丹,聚真丹是讓聚氣九層的修士晉級凝真用的。馮飛章的意思是,普通修士哪怕得到了金蟬果,也無法煉製成為聚真丹。哪有煉丹師幫一個聚氣修士煉丹的?

事實上寧城還知道馮飛章另外一層意思,不要說得到了金蟬果沒有辦法煉製成為凝真丹,就算是能煉製這種丹藥,哪又如何?他們才聚氣三層,而凝真丹是讓聚氣九層修士用的,還差十萬八千里。

那一直閉着眼睛,身上殺意瀰漫的老者忽然睜開眼睛說道,「其實蘭沙島並沒有那麼可怕,只要掌握了一種陣法就可以安全進出。不過想要在裏面得到金蟬果,機會卻極少了。」

「什麼?」老者的話,立即就吸引了馮飛章還有苗修明、田霏三人,三人一起不敢相信的看着這老者。

安依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她甚至連幾個人的對話都沒有聽清楚。寧城雖然聽清楚了,卻並不感興趣。姑且不論這老者說的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他得到了金蟬果也沒有任何用處。更何況,他還肯定這老者的話不真不實。

而且他也相信馮飛章和苗修明幾人也並沒有相信這老者的話,他們驚訝只是這老者的話太過離譜了而已。

「你們或者以為我的話是騙人的,我可以清楚的告訴你們,我的話沒有半個字是假的。蘭沙島好進也好出,但是得到金蟬果卻需要有極大的機緣。」老者繼續說道。

苗修明實在是忍不住的問道,「朋友,既然蘭沙島如此好進,又如此好出,那為何這麼多進入蘭沙島的修士都沒有能出來?」

「那是因為他們不懂陣法,蘭沙島外面被海霧籠罩,其實是一個陣法。每月只有十五這天才能進入島中,而且要精通這種陣法的人才行。而我之所以能幾次進入蘭沙島,又幾次出來,也是因為我精通那個陣法。」老者傲然說道,語氣中帶着一絲不屑。

「朋友,你說你已經是幾次進出蘭沙島?曼戈海域的蘭沙島?」馮飛章更是不敢相信的問道,他感覺到這老者似乎不是在說謊。

老者聽了馮飛章這句話后,反而沒有了之前的不屑,而是有些頹廢的說道,「我雖然幾次進出蘭沙島,卻並沒有得到什麼好東西。我也見到過金蟬果,卻從未得到過,唉!」

「你見過金蟬果?」這句話幾乎是馮飛章和苗修明三人同時問出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金蟬果

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