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戰!

第三十一章 戰!

「試煉最後一戰,孟浩、王騰飛,勝者晉陞內門弟子。」歐陽大長老望着孟浩,目中露出鼓勵之意,緩緩開口。

在他身影出現的一瞬,四周所有的目光剎那間凝聚在了孟浩身上,隨着他的身體躍起踏入高台,隨着王騰飛睜開眼,神色淡然的邁步也踏入高台時,整個廣場上的外宗弟子,剎那間爆發出了起伏不斷的嗡鳴聲。

「他還真敢上台,就算是這孟浩修為不俗,滅殺了韓宗,但他要挑戰王師兄,這就是自不量力。」

「強者路上,總會出現一塊又一塊踏腳石,他就是王師兄崛起中的某一塊註定被踏在腳下的石頭而已。」

「我還記得當初此人敢搶走王師兄給人的法寶,結果當着所有人的面,被王師兄取回的一幕,那時的他,在王師兄面前就如同螻蟻一樣。」陣陣議論之聲迴旋,種種嘲笑之音傳遍四周,倒不是這些人與孟浩有多麼深的仇恨,而是王師兄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那是不容挑釁的存在。

「他若死在王騰飛手中,儲物袋就不好拿了。」上官修皺起眉頭,看向孟浩。

就在此地眾人幾乎全部嘲諷,推著孟浩再次置身於世界的對立面時,突然的,一個不洪亮但卻尖銳的聲音,驀然間傳出。

「孟浩必勝,孟浩必勝,內門弟子定是孟浩!」小胖子在廣場內扯著嗓子,以處於變聲期的尖銳聲音,大聲的喊道。

外界的一切雜亂之聲,從孟浩踏入高台的一刻起,就已變的極為遙遠,他平靜的站在高台上,冷冷的看着前方的王騰飛,孟浩明白,這將是他踏入修行至今,遇到的最強大的對手,也將是最艱難的一戰。

但孟浩不會退縮,他要戰,他要出手,男兒在世,有些事一定要做,只為一口氣長存天地。

往日的一幕幕浮現腦海,使得孟浩輕輕地摸了一下儲物袋。

那裏,存放着他當初從手掌內拔下的數個染了血的指甲。

淡淡的看了一眼孟浩,王騰飛平靜的站在那裏,目光平緩,裏面蘊含了從容的高高在上與對螻蟻的無視,一如當年。

右手抬起一揮,彷彿在趕走蠅蚊般,剎那間在王騰飛身前,一股一人多高的旋風繚繞,卷著四周,直奔孟浩那裏而去。

孟浩眼中精芒一閃,與王騰飛之間,他沒有任何話語要說,一切的話語都在劍上,都在法術中,都在這一場對他而言,十八年來的最強一戰上。

他身子向前一步邁出,右手抬起一道風刃剎那出現,與前方的旋風激烈的碰到一起,掀起砰砰轟鳴,更有殘風擴散。

戰!

孟浩一拍儲物袋,二十把飛劍齊齊而出,儘管有些歪扭似難以平穩,可依舊是劍光刺眼,氣勢磅礴,隨着他右手抬起向前一指,立刻這二十把飛劍化作一道道長虹,放棄了靈動,直來直往般向著王騰飛衝去。

戰!

劍光如雨,掀起刺目絢芒,凝聚二十把飛劍之力,在這一剎那直奔王騰飛,眨眼間就與那旋風碰到了一起,頓時轟鳴之聲回蕩,旋風直接被撕開,但那些飛劍也同樣被這旋風轉動失去了方向,隨風捲起,遠遠一看,如同化作了一場飛劍之漩,只是那風也越來越弱,眼看就要散去。

王騰飛神色依舊沒有絲毫變化,帶着淡然的驕傲,向前邁出一步,這一步落下,他凝氣六層巔峰的修為瞬間爆發開來,化作了在這個境界而言不弱的靈壓,驟然降臨時,右手掐訣間,一道水痕如絲線般晶瑩而出,剎那直奔孟浩。

這不再是靠山宗的術法,而是王騰飛家傳之術。

孟浩雙眼一凝,毫不遲疑拿出妖丹吞下,左手遙遙一指那被風捲動的飛劍,在那些飛劍歪歪扭扭快速飛回的同時,孟浩右手抬起掐訣間一條數丈火蟒直接凝聚,向著前方水絲一衝,立刻轟鳴之聲又一次迴旋,彷彿化作了一場風暴。

「水風,斬。」王騰飛淡淡開口,眼中沒有輕視,但那平靜的目光,卻是如當初要廢掉孟浩修為時一樣,自信中帶着無視。

幾乎在他話語傳出的剎那,立刻那晶瑩的水絲與天空的旋風連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根以風為速,以水為痕的長棍,直奔孟浩那裏剎那落下。

二十把飛劍倒卷而來,阻擋在那長棍之下,轟鳴間,這些飛劍如失去了控制,齊齊散亂,歪歪扭扭中更有不少直接崩潰碎裂,孟浩身子已退到了高台邊緣,在他的身前,高台上出現了一道手掌粗細,足有三丈場的巨大水痕,這痕迹烙印在了高台地磚內,觸目驚心。

一道血痕在孟浩的眉心出現,鮮血流下順着孟浩的鼻尖滴落在地,使得這一刻的孟浩看起來滿是猙獰。

二十把飛劍可撼韓宗,但面對王騰飛,甚至都無法讓此人施展法寶,僅僅是一個孟浩從未見過的法術,就險些讓他被斬在當場,如果孟浩的修為是凝氣五層,這一斬他斷然無法避開。

「王騰飛天資極強,更擅長不少在凝氣境中的大威力術法,就算是凝氣七層遇到也會頭痛,這一戰孟浩必死。」上官修眉頭皺的更緊,看着孟浩,眼中雖然殺機,可卻在琢磨等孟浩死後,自己如何去拿儲物袋。

看到孟浩避開了這一斬,王騰飛依舊是神色平靜,彷彿之前的一擊對他而言很是隨意,如大象踐踏螻蟻,就算是第一下被對方躲過,但第二下,依舊還是踐踏。他俊美的容顏淡淡一笑,身子向前一步邁去,右手抬起向著孟浩那裏隨意一指。

這一指出現的瞬間,孟浩聽不到四周傳來的陣陣嗡鳴議論,他的眼前彷彿出現了當日在這廣場上,在那世界的對立面,王騰飛也是這樣的一指束縛了自己的身體,一指碎滅了玉佩,一指取走了葫蘆,一指要廢去自己的修為。

孟浩眼中露出強烈的戰意,當日他屈辱這在這一指之下,可今天,他已不再是當初之修,雖說之前沒決定是否要報名內門試煉,而是被逼來此,可孟浩也早有準備,這一個月來幾乎大半的時間都在嘗試犧牲靈動,以直來直往操控更多的飛劍。

幾乎在王騰飛指尖落下的一瞬,孟浩一拍儲物袋,妖丹入口的同時他雙手向外猛地掐訣一伸,立刻四周廣場上那些散亂的飛劍齊齊一震,劍鳴之聲在這一刻驚天動地,那是十多把飛劍的嘶吼,那是十多把劍的瘋狂,在這一剎那,這些飛劍速度暴增,化作劍雨從四面八方直奔孟浩這裏而來。

瞬間環繞,在孟浩雙手落下,向著王騰飛指去的一瞬,這些飛劍帶着驚人的氣勢,呼嘯間直奔王騰飛而去。

與此同時,更是從孟浩儲物袋內再次飛出數飛劍,凝聚在一起重新化作孟浩如今的極限操控飛劍數量,彷彿可以刺破城牆,帶着驚人的呼嘯,鋪天蓋地直奔王騰飛點來的那一指。

轟!

巨響震動整個外宗,二十把飛劍,與王騰飛的右手食指間隔半丈無形的碰到了一起,在這轟鳴中,這近二十把飛劍齊齊倒卷,中間有不少崩潰碎裂,但卻阻擋了王騰飛的第一指。

孟浩嘴角溢出鮮血,再次取出妖丹吞下,眼中已瀰漫血絲,殺機濃郁至極,可卻始終一句話沒說,他性格就是如此,越是要殺人,越是憤怒,就越是沉默。

王騰飛神色依舊平靜,彷彿仍然還是對孟浩這裏毫不在意,這種無視,這種驕傲,只因他是王騰飛!

抬起腳步,點出了第二指。

這第二指,當初崩潰了孟浩身前的玉簡,如今落下時,孟浩沒有擦去嘴角鮮血,而是直接吞下,掐訣間那些散亂的飛劍再次衝出,直奔王騰飛去的同時,孟浩果斷的斬開與那些飛劍的操控,讓其慣性前行。

右手抬起猛地一拍儲物袋,頓時劍光剎那而去,竟又出現了二十多把飛劍,成為了第二波,呼嘯而去,劍雨前後,近四十把飛劍!

孟浩心知自己的戰術有破綻,因飛劍沒有了靈動,只有速度與鋒利,故而對方若想避開雖說狼狽但卻不難,可孟浩拿準了以對方的驕傲,絕不會去避開。

且就算是避開,孟浩既然想到了這一點,自然也有方法阻擋。

這樣的一幕,這樣的巔峰之戰,於凝氣修士中極為罕見,可以說在整個趙國,幾百年來凝氣六層中也找不出如此驚人的一戰!

孟浩的飛劍足夠,且他黑山一戰後始終琢磨自己該如何鬥法,以風刃術協助,使得他可以同時運轉大量飛劍,但耗費靈力,能控制的只有二十把,且修為不夠只可簡單操控,只可一往無前,但卻不能靈活,也無法轉彎,等於是放棄了飛劍的靈動,而是只在意其飛出之利。

故而,他可以操控眾多飛劍,如凡人連續扔出一般,只不過他不是用手,而是用靈力去保持飛劍直行,只要飛劍足夠,只要他靈力不枯,可撼同階!

王騰飛,根本就不施展靠山宗的術法,他看不起靠山宗,自然也看不上這裏的術法,他所施展的,儘是其家族法術,因其家族勢大震天,故而凝氣術法威力之強能撼同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戰!

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