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太靈經,凝氣卷!

第三十八章 太靈經,凝氣卷!

時間流逝,轉眼過去了兩個月,孟浩成為內門弟子,已近一季,他不再總去外宗,唯獨小胖子在外宗如魚得水,很是自在。

至於孟浩,這些日子來他幾乎全部時間都在法閣。

這一日,盤膝坐在法閣內,神色平靜的孟浩正看着一片竹簡,右手時而抬起掐訣,有陣陣法術光芒才他右手上環繞,將他的面孔映照的忽明忽暗。

就在這時,突然孟浩右手剛剛凝聚出來的一團水球破碎開來,化作霧氣消散四周,他皺了一下眉頭,放下了竹簡,從懷裏取出了一枚正在發光的玉簡。

此玉白色,通體模糊,彷彿有陣陣霧朦瀰漫,但若仔細去看,可以看到這玉簡實際晶益剔透。

「陳凡,許清,孟浩,你三人來東峰大殿。」威嚴的聲音從這玉簡內緩緩傳出,聲音內帶着不容置疑,正是掌門何洛華的傳聲。

孟浩收起玉簡,起身後向前一步邁去,立刻前方法閣大門無聲無息打開,他快步向著山頂走去。

幾乎在孟浩走出的同時,還有兩道身影一樣直奔山頂,正是一臉溫和,但卻隱有正氣的陳凡以及容顏美麗但卻冷漠的許清師姐。

許清也看到了孟浩,這是當日黃昏月下后,二人第一次見面。

三人相繼直奔山頂,不多時就來到了山頂的靠山宗大殿,此殿古色,雕欄玉砌,可卻帶着滄桑之意,這裏是靠山宗重地,歷代唯有內門弟子才可踏入。

大殿內,豎立着九尊雕像,最前方一尊是個老者,這老者神色不怒自威,尤其是雙目如有光芒,雖然黯淡,可依舊栩栩如生,他右手背後,左手抬起指著前方,下巴抬起似俯視蒼生,充滿一股難言霸氣,在他下方,則是八個雕像分兩排而立,一個個都是仙風道骨一般。

孟浩剛入宗門的頭七天,他已拜過這些雕像,知曉那不怒自威的老者,正是靠山老祖,至於其他雕像,則是歷代靠山宗的先祖。

在靠山老祖的雕像下,掌門何洛華背對着孟浩三人,怔怔的望着靠山老祖的雕像,不知在想些什麼,其旁歐陽大長老,神色嚴肅,向著孟浩三人微微點頭。

「參拜老祖。」歐陽大長老沉聲開口。

孟浩、許清、陳凡三人,都是神色露出嚴肅,向著靠山老祖的雕像深深一拜。

「當日老祖失蹤百年時,我只是一個剛入宗門的外宗弟子,那時的靠山宗,還依舊輝煌。」許久之後,何洛華輕嘆一聲轉過身,目光從孟浩、陳凡以及許清身上看過。

「你們熟讀靠山宗典籍,也都知曉幾百年前我靠山宗的輝煌……對於築基的三個層次,也都有所了解,今日老夫召集你們,便不再隱瞞。」何洛華沉默片刻,緩緩開口。

「我靠山宗之所以輝煌,是因靠山老祖修為震懾整個趙國,名動南域,而這一切,與一卷太靈經有關!」何洛華此話一出,陳凡那裏雙眼立刻露出強烈的光芒,就連許清也是雙目一凝。

唯獨孟浩怔了一下,不知曉什麼是太靈經。

「凝氣卷?」陳凡輕聲開口,他是內門大弟子,知曉不少隱秘,有些事情也早已猜測出來。

「太靈經,是整個南贍大地的三大經書之一,流傳久遠,本應七卷,可大都失傳,其中凝氣卷可修成無暇築基,築基卷可讓人修成紫丹大道,而非赤丹、雜丹,至於結丹卷,則可讓人凝聚四色嬰體……可以說每一卷都可讓人修成最強境界。」何洛華看着三人,緩緩開口。

「老祖當年得到的,正是凝氣卷,王家子嗣當年加入我靠山宗,也正是為了太靈經的凝氣卷。」

孟浩雙眼露出精芒,他心臟頓時加速跳動,有關築基的幾個層次,他之前曾聽陳凡師兄說起,此刻才知曉靠山老祖竟得到了這樣的強悍功法,也明白了王騰飛為何來到了靠山宗。

「我若能得到……」孟浩內心變強的渴望一下子更為強烈起來。

「可惜,這凝氣卷就連老夫也都沒有看過,更不用說外人了,這經文沒有傳承,只在老祖記憶之內。」何洛華淡淡開口,孟浩沉默,陳凡似有所悟,許清那裏抬頭看了一眼靠山老祖的雕像。

整個大殿,一下子安靜了。

「四百年來,外界大都猜測老祖已死,但唯有老夫幾人知曉,老祖……根本就沒有坐化。」何洛華聲音忽然傳出,這聲音落入孟浩三人耳中,立刻化作了雷霆轟鳴。

「四百年前,老祖修為已元嬰後期大圓滿,但壽元已有些不足,他要衝擊斬靈境,自古斬靈有傳,若歲不過千,則逆不了天,又怎去斬靈!

老祖選擇閉關,要斬下自己的靈身,斬出自己的新生,這一閉關……就是四百年。

四百年前,老祖閉關時留下封命,每百年送十枚由他老人家心血凝聚的斬玉出來,由當代內門佼佼者持斬玉踏入其閉關之地,借斬玉燃燒氣血之力,感悟他散在閉關之地的意志,若有造化,若有機緣,可得……太靈經!」何洛華聲音字字回蕩,讓孟浩立刻抬起頭,陳凡與許清也是如此。

「成則成,敗則敗,若一直如此,必定有弟子可以成功,但二百年前,老祖修行出了意外,命簡將碎,到了彌留之際,隨時隕落,使得他閉關之地內的那些感悟微弱,禁制增強,再沒有斬玉送出,直至五年前……老祖才送出了三枚斬玉。

三枚斬玉,代表了只有三人可以踏入,也代表了在老祖的閉關之地,眾多禁制里,唯有三個地方可以感悟。」何洛華聲音回蕩大殿,右手大袖一甩,立刻三道血光直奔孟浩三人,剎那漂浮在了他們面前。

那是血晶,光潤如玉,其名斬玉。

「你三人是如今僅有的內門弟子,這三枚斬玉賜予你等,能否感悟太靈經,就看你三人造化。」何洛華聲音說完,大袖一甩,立刻靠山老祖的雕像頓時轟鳴,尤其是雙眼瞬間光芒萬丈,竟在虛空凝聚出了一道漩渦。

「踏入其內,感悟造化!」何洛華聲音如雷,回蕩的一瞬,孟浩、陳凡以及許清,三人身影化作長虹持着斬玉,直奔漩渦而去,瞬間消失在了其內,這漩渦依舊還在,可外人若沒有斬玉,就算是元嬰修士也都無法進去。

「不知他們三人,誰可以得到太靈經,亦或者……還是一無所獲。」歐陽大長老抬頭看着漩渦,輕聲開口。

「個人造化,多思無意。」何洛華盤膝,坐在了一旁。

孟浩這裏,在踏入漩渦的一瞬,立刻眼前頓時一片刺目之芒,使得他雙眼無法睜開,只能閉住,耳邊轟鳴迴旋,更有陣陣奇異的嘶吼傳遍四周,不知過去了多年,只覺得身體猛地一震,轟鳴消失,嘶吼成為了寂靜,他雙眼立刻睜開,察覺到自己站在一處數丈大小的祭壇上,他抬頭時看向四周。

這是一片範圍極大的區域,上方漆黑如泥土,有點點晶光散落,仿若星空,使得四周看起來有些朦朧,不是很清晰,如隔着一層紗布,只能看到一處處如霧氣內的閣樓比比皆是。

「很荒涼,畢竟幾百年無人來到這裏。」陳凡的聲音從不遠處走來,其身在霧氣出現,隱隱可見他走來的地方,也存在了一處數丈大小的祭壇。

「上方是被禁制的泥土,這裏應該是宗門的地宮。」許清從另一個方向走來,一身銀衣,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美妙絕倫。

「我入門較早,曾做過正殿守子,知曉一些你們不知道的隱秘,這裏的確是靠山宗地宮,我們的上面,是外宗區域。」陳凡看了看四周,溫和的開口。

孟浩走出祭壇,站在了陳凡與許清二人身旁,望着四周一片灰濛濛的閣樓,可以看到四周存在了不少乾枯的花草,一片荒涼死寂。

「這些霧氣,莫非就是禁制,使得一切看起來都是黑白二色,沒有其他色彩。」孟浩皺眉開口。

「正是如此,你們不要去嘗試碰觸,這些禁制隨着老祖的虛弱已失控,我們三人各持斬玉,尋找那三處感悟之地。」陳凡神色凝重的說道。

「感悟時間不知要多久,我們彼此要等待對方,然後才可一起出去,許師妹,孟師弟,為兄祝你們成功。」陳凡看向孟浩與許清,隨後體內靈力送入斬玉內,頓時他的斬玉散出血光向前飛去,陳凡邁步跟隨,漸漸走遠。

許清向孟浩點了點頭,也隨着自身斬玉的血光,走去另一個方向。

孟浩看了看四周,正要展開斬玉之光,突然的,一聲凄厲的嘶吼驀然間從不遠處急速的傳出,且越來越近,剎那就彷彿距離孟浩只有數十丈。----------首頁抽獎活動,因大獎沒被抽走,在耳根的執意要求下,又延長了幾天,貌似中獎率提高了,諸位道友若感興趣,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欲封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太靈經,凝氣卷!

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