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奇葩考試第十一步

第34章 奇葩考試第十一步

有着十分拗口至今迦佳也沒辦法正確念出對方名字的釘子朋克男出現在這裏,看着兩個人,突然甩過來三張號碼牌。

西索伸手接過,看了一眼,笑的分外甜膩:「謝謝了~~小伊醬~~」

「不用謝。」平板不帶起伏情緒的聲音悅耳動聽,迦佳還沒反應過來這個聲音到處從哪裏冒出來的,就被眼前這個她已經很習慣的鐵青釘子臉嚇到了。

迦佳麻木的看着對方把臉上插著的長長的釘子拔起來,有她中指長的圓頭釘子整個的從腦袋裏拔了出來之後,那張方正的古怪臉就劇烈的扭曲起來,很快的,頭頂尖尖的那撮毛就變了顏色,像是迅速催生的雜草一般鋪散開來,化作一頭及腰的漆黑秀麗柔順長發,更誇張的是那張臉,硬生生的縮小了一倍,化成了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秀美面容,尖下巴高鼻樑,粉紅小嘴精緻五官,還有那雙雖然顯得無神卻意外的有萌點的大大貓眼……

尼瑪誰能告訴她這世界居然還有這麼bt到驚恐的整容術啊!!!

迦佳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如果內心小人能夠尖叫的話,她此刻絕對已經是「吶喊」狀態,完全沒辦法直視這坑爹碎三觀的一幕啊!

「啊,舒服多了。」美女臉健壯肌肉的漢子聲音意外的好聽,他甩了甩腦袋,看着西索依舊面無表情,「三張號碼牌一共一千五百萬,刷卡還是支票?」

西索默默的收回之前感謝的話,掏出一張銀行卡來:「刷卡。」

這個讓迦佳還在石化的同樣雙黑的男子利索的拿出攜帶型刷卡機:「謝謝惠顧。」

「……」迦佳覺得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吐槽這一幕了,她只想問一句,這世界的科學還活着嗎?

等等,為什麼她覺得這個人似乎有點眼熟啊?

只是不等迦佳回憶起來,西索已經把那三張號碼牌遞給迦佳了。

「給我的?」迦佳愣住了,三張一千五百萬的號碼牌,她覺得壓力好大。

「嗯哼~~這樣比較方便么~~」西索站起來,伸個懶腰,「那麼,我去狩獵了。」

迦佳木木的,終於有了危機意識:「那我呢?」

「小伊答應我這段時間保護你喲。」西索笑眯眯的彎腰戳了戳迦佳的腦門,「我可是付了錢的,放心,他收了錢還是很可靠的。」

可是我完全不覺得這個能把那麼長的釘子碾進腦袋裏的傢伙可靠啊!!!迦佳內心咆哮,也只能淚目的看着西索肆意的扭動着身體幾下之後就消失在她面前。

體力全廢的迦佳連追上去都做不到。

她偷偷的看着那個面癱臉的有着一張精緻的比女人還漂亮但是身材卻意外十分高大的男人,覺得十分陌生。

「我是伊路米·揍敵客。藍迦佳。」那個面癱臉突然轉過頭來,看着迦佳開口。

「啊?」迦佳還沒反應過來。

「我有事情要問你。」面癱臉蹲下來,指縫裏還捏著兩枚閃亮亮的圓頭長釘,就在迦佳的面前,刷刷的甩出去,一枚釘在樹上,一枚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迦佳獃滯的看着那枚恰恰把一個花花綠綠的毒蛇釘死的大頭釘,肩膀抖了抖,小心翼翼的抓着外套:「您,您說。」嗚嗚,這個人也好可怕。她後知後覺的終於反應過來,原來剛才他說的是自己的名字。

「別害怕。」那剛剛甩出釘子秒殺了毒蛇的爪子在迦佳起床之後草草梳理的腦袋上摸了摸,釘子怪癱著臉,語氣十分友善,「告訴我,揍敵客家的第四子,奇犽之後的揍敵客叫什麼名字?」

迦佳呆了呆,對上那雙獃滯的大大貓眼,老實回答:「亞,亞路嘉。」

「能力呢?」

迦佳皺起眉,完全不知道怎麼描述才好,思考了下,才從搜索出來的那一大段介紹里簡單的描述了下:「請求,還有強求。」

伊路米沒有繼續問下去了,事實上他已經確定了,這個女孩子有足夠的價值讓他帶回家去。就這個,已經足夠了。

迦佳看着伊路米面癱的臉,小心翼翼的左看看右看看:「那個,您剛才說的,是你家的親戚嗎?」

「是我弟弟。」伊路米十分和氣的回答,只是依舊沒有起伏的語氣實在嚇人的很。

迦佳腦門因為喝了薑茶有點冒汗,混沌的思維也清醒了很多:「呃……奇犽……」

「我三弟。」伊路米修長的手指夾着一枚長長的尖尖的釘子,抵在那張櫻紅唇邊,露出一個僵硬又恐怖的笑容,「不可以告訴他喲。」

迦佳立馬精神抖擻的挺直背脊:「嗨!完全明白!」

嗚嗚,面癱什麼的好可怕!

後來幾天時間裏迦佳就跟着這個大變身的面癱臉黑直長男行動了,不用換地方,就在這裏駐紮着,吃吃喝喝,到點就睡覺,除了野外生活有點不方便之外,迦佳覺得過得還是蠻舒心的,等到一個星期結束,迦佳感冒癥狀全消,雖然在野外過的有點難受但是之前的負面情緒已經一掃而空了。

她甚至還有心情去采采蘑菇啊,和那些不怕人的小動物們一起拍照玩耍的經歷呢。雖然伊路米看着面癱又神秘,但是卻意外的禮貌又紳士,只要迦佳不出他示意的安全範圍,隨便她怎麼折騰都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只是……會不會太愛吃甜食了啊,迦佳庫存的所有甜食都被他吃光了啊豈可修,吃甜食的時候更是不要臉到一定境界了啊,迦佳十分無語的想起這些,對他的懼怕和陌生就一掃而空了。

等到了最後一天,迦佳早早起來把帳篷重新收拾捲起來,把自己打理好,伊路米接了個電話就再次化身成那個奇葩的方塊臉釘子朋克,背着她用同樣bt到可以去參加奧運會的速度向著當初考試下放的地點跑去。

等到了地方,西索早就到了。看他滿面笑容的,迦佳也知道他心情肯定不錯。

衣服還是原先的那套,只是掛在胸前的號碼牌不見了,手裏卻捏著好幾張其他的號碼牌,迦佳也被他拉過來揉了揉頭髮,西索心情好的就差沒唱他的蘋果歌了,迦佳鼓著臉頰十分不樂意的拍開他的爪子,她討厭自來熟的傢伙。

一個星期到點之後,來接人的考官們看着被兩個厲害高手一左一右護著過來的差點連船都跳不上來的迦佳妹紙,覺得連抽搐的嘴角都麻木了。次奧,這得多走運才能這麼輕鬆的走到這一關啊!

迦佳滿意的伸個懶腰,對着一個星期沒見到的小傑和奇犽擺了擺手,奇犽倒是一如既往的傲嬌拽的模樣,一副這種考試不過如此的表情,而小傑似乎有點失落的模樣,臉上青腫未消的模樣,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下的狠手。

迦佳也只不過簡單打個招呼,注意力就被另一個對象轉移了。吸飽了魔力現身的迪盧木多居然主動要求現身了。

迦佳自然是非常愉快的點頭答應了。

「迪盧木多!」迪盧木多一現身,迦佳就分外興奮的撲了上去,沒辦法,迪盧木多不在的時候,這個危險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讓迦佳一點都木有安全感!她那委屈的野外生活真是……完全不想再來一次啊。

「master。」迪盧木多琥珀色的眼眸熠熠生輝,那眼角的淚痣看上去都格外的閃亮了幾分,如果不是迦佳對他的魅惑淚痣天生免疫,估計早就陷入愛情漩渦不可自拔了,饒是如此,單看着這艘小船上其他女性往這邊投注的目光也知道迪盧木多有多吸引人。

接住迦佳,迪盧木多臉上的笑容溫和又自信:「master考試還好吧?」

「嗯。」迦佳獃獃的點頭,忍不住對迪盧木多的模樣花痴。

簡直帥呆了啊,吸飽了魔力的迪盧木多看上去更帥氣了呢。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迦佳十分好奇的問道。

「足夠一戰了。」迪盧木多扶著迦佳,琥珀色的眼眸對上了西索,禮貌的微笑點頭,「多謝你了,西索先生。」

「不客氣喲~~~啊……真是讓人期待呢,看上去更強大了的迪盧木多……」西索興奮的扭動起腰,周圍的考生再次默默的退避,迦佳也不忍直視的扭過臉去,抖m的西索蛇精病,看上去真是太傷眼了啊。

一直到了飛艇上的時候西索還捏著撲克牌嘴裏嘀咕著要忍耐要忍耐之類的話,整個人抖得更像神經病了。

迦佳完全沒辦法想起之前和諧相處的那個西索,暗暗為這個疑似精神病分裂症的西索嘆了口氣,就老實的窩在一邊和奇犽談起第四場考試的事情了。

直到喇叭里傳來通知,讓考生進入單獨的休息室詳細談論,幾個人才停止分享第四場考試心得,這個時候,迦佳已經知道,那個害的小傑鼻青眼腫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西索。

就這麼去狩獵的功夫居然還能揍小傑一頓,西索真是……迦佳囧囧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欺負小孩子什麼的,西索你就不覺得臉紅嗎?

坐到單獨的休息室里,隔着一張桌子,對面的白鬍子老爺爺尼特羅讓迦佳有點緊張,她看着面前一排通過第四場考試的考生照片,還不太明白對方這是準備做什麼。

「哦嚯嚯~~小丫頭年紀很輕,但是能力卻不錯呢。」尼特羅手上握著毛筆,在紙板上寫些什麼,表情顯得很是和氣。

迦佳頓時放鬆了不少,有點不好意思:「我,我作弊了。」

「不,能坐到這裏,哪怕是作弊那也是你能力展現的一種。」尼特羅的話讓迦佳頓時愧疚散去不少,尼特羅看着這個單純的和其他普通女孩子並無太大差別的妹紙,笑眯眯的問道,「能問一下,你想要考獵人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嗎?」

迦佳愣了下,覺得當着這個和氣的老爺爺的面說假話有點不太好,撓了撓頭髮:「嗯,就是要考到獵人證。」這個庫洛洛強調過,絕對不能告訴別人她是異世界的人,迦佳也本能的覺得還是不要把自己的來歷透露給別人的比較好,不過獵人證,的確是她必須要到的。

尼特羅倒也沒有深究,只是伸手指了指迦佳面前的照片:「那麼,這些人之中,你最在意的是誰?」

迦佳歪著頭看了眼:「小傑和奇犽。」

「那麼,最不想交手的對象呢?」尼特羅寫寫畫畫,還認真的點點頭。

「也是他們兩個。」迦佳鬱悶的鼓起臉頰,「小傑太認真,真打起來他肯定不會認輸的,這樣不好,而奇犽……」完全不知道他是怎麼失敗的啊,難道真的是被打敗了才失敗的,那樣對這個傲嬌的少年打擊也太大了吧。

「呵呵,看來你已經知道最後考試的內容了呢。」尼特羅倒沒太大反應,輕輕笑了下,捏著鬍子,「我知道了,你可以先出去了。」

「哦。」迦佳獃獃的站起來,恭敬的對着他點點頭,走出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奇葩考試第十一步

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