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交換

第51章 交換

被結界牢牢封閉的地下魔術工坊,遠坂時臣終於開始了久等的召喚儀式。

為此,璃正爺爺都偷偷來到這裏,迦佳和綺禮以及薩菲羅斯都站在一邊等候。

因為昨天查資料做筆記弄到很晚才睡覺,今天又被迫這麼早過來看召喚儀式的迦佳一個哈欠接着一個哈欠打的十分歡快,讓璃正爺爺都忍不住直皺眉。

許是心情太好,崇尚優雅的時臣師也沒教訓這麼失禮的迦佳,只是在和璃正爺爺一起碰了一杯紅酒之後,就開始了召喚。

「素之銀鐵。地石的契約。我祖我師修拜因奧古。

涌動之風以四壁阻擋。關閉四方之門,從王冠里出來;在通往王國的三岔口徘徊。——」

魔力的風涌動着,迦佳瞄了一眼那化石蛇蛻,暗暗的給時臣師點個蠟,根據查到的資料來說,這個吉爾伽美什的脾氣,真心不是太好,殺人不眨眼那都是輕的,把整個世界當做自己的娛樂場,這種中二之氣滿溢的王者,師父真的搞得定嗎?

「——宣告……

——纏繞汝三大之言靈,來自於抑止之輪,天秤的守護者喲——!」

魔法陣放出了燦爛的光芒,源源不斷的炫目光芒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禁不住遮擋住這耀眼的視線,朦朧光芒中現出的身影還在虛實之間轉換,而這會璃正爺爺就禁不住上前一步,有些顫抖的聲音激動的喃喃道。

「……贏了,綺禮,這場戰爭是我們的勝利……」

迦佳也看的有點呆,她似乎被那璀璨奪目的光芒所迷惑,禁不住上前一步,然而不知道是哪裏出了錯,她的腳下平衡失去,整個人朝前跌去,迦佳慌忙試圖拽著其他幫助不讓自己趴地,然而跌跌撞撞的阻撓絲毫不起作用,離魔法陣中那個終於穩固了的實體人影不太遠的迦佳,在向前跌落了兩步之後,結結實實的撞在了那堪稱華麗的燦金色鎧甲之上。

「迦佳——」璃正爺爺的驚呼讓腦袋撞擊到硬物的感覺分外眩暈的迦佳更暈了。

「嘶——」誰在倒抽冷氣,誰又在面前晃動。

迦佳眼前發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很神勇的撞倒了那金色鎧甲男,裹着對方一起在畫滿了魔法陣的工坊地上打了實實在在的一個滾,等她那陣子眩暈緩過勁來,就看着從眩暈到清楚的魔術工坊地下室的天花板了。

咦——好清楚呢。

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視力居然這麼好的迦佳捂著暈乎乎的腦袋坐起來,而後,立馬就感覺到哪裏不對了。

耳朵有點重,似乎被什麼墜著的感覺,一動之後這哐當哐當的感覺又是怎麼回事?她垂頭,落入眼中燦爛的金色攙著鮮紅色下擺的似乎有點眼熟的衣着讓她沒那麼快的反應過來。

直到耳邊傳來其他聲音。

「迦佳,怎麼樣了?」綺禮的探問近在咫尺。

迦佳下意識的回答道:「頭好暈哦,綺禮——」話一出口,她就整個的僵住了,尼瑪她那清脆甜美的少女音色啥時候變成了這種略帶沙啞但是很明顯是屬於男性的清脆聲音啦啦啦!!!!

這一刻,不光是迦佳傻眼了,就是被喊到的綺禮都傻眼了,先不提被那種帶着撒嬌語氣喊出來的「綺禮」男聲有多麼的詭異,而是這個聲音的對象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啊!

「雜種,誰允許你觸碰本王的?!」怒極了的傲慢聲音從那甜美熟悉的小嘴裏說出來,竟然有種傲嬌少女的萌感,然而半摟着迦佳坐起來的綺禮卻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垂頭,看着那張熟悉的精緻小臉上完全陌生的表情,腦袋裏敏感的反應過來一個無法接受但確實是事實的事實,頓時有種被雷的天翻地覆的感覺。

在場的其他人下意識的看向那個獃獃坐在地上正擺着一張傻乎乎表情的俊美青年,他看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露出了這些人熟悉的屬於迦佳的表情,放聲尖叫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混亂之後,所有人都挪到了客廳沙發上,排排坐下來論事了。

迦佳不可置信的坐在單人沙發上,欲哭無淚的看着那邊靠坐在沙發上,怒氣勃發又傲慢的跟大爺一樣的自己,正十分不雅觀的翹著二郎腿咬牙切齒的黑臉瞪人,那副非常不女性化的動作讓穿着裙子的屬於迦佳的身體下半身的蕾絲邊小褲褲都露出來了啊啊!!!

沒看到時臣師和璃正爺爺都彆扭的不往那邊看嗎!!!

「你,你就不能規矩點坐嗎!」迦佳終於沒忍住,憤怒的拍著沙發扶手,「那是我的身體,我的!你不要這樣啊啊!!」

這話說的又惱怒又羞愧,如果放在迦佳自己原本的身體里自然是好看的,但是她現在用的卻是那個大爺的身體,一個俊美帥氣的男子,這樣一來,她的動作就顯得分外女氣了,那雙妖冶的血紅豎瞳這會帶着一絲淚花,迦佳還憤怒的鼓起臉頰,傲嬌十足的鼓起小嘴,十分萌感的動作放在這個身體里,那就是杯具。

綺禮嘴角抽搐,該慶幸的是迦佳現在頂着的這個殼子外表還是個長得不錯的美男子嗎,如果換成是其他五大三粗的男性英靈外表的話,這絕逼是一場視覺的謀殺。

薩菲羅斯不忍直視的往邊上看去,綺禮面無表情的,嘴角卻抽了抽,璃正根本不敢往那邊看,就怕心臟受不了,時臣師更是一副飽受打擊的表情,整個人都麻木了。

「我還沒嫌棄你呢!」從一開始的憤怒到這會覺得還是很有趣情緒轉換十分之快的吉爾伽美什撇了撇嘴,看着屬於自己的臉上露出那麼多奇怪表情,覺得十分有趣,當然,還有點丟臉,「別太娘娘腔了,很丟臉。」

「我本來就是女生!哼!」迦佳不滿的看他一眼,扭頭看向時臣師,哀怨眨眼,「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太,太傷眼了!那一聲嬌蠻氣十足的冷哼和之後帶着尾音的疑問讓其他人齊齊起了雞皮疙瘩,就連套著迦佳殼子的吉爾伽美什都忍不住黑了臉。

「你不能好好說話嗎!!」吉爾伽美什磨牙,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啊,全被這女人敗壞了。

「我說話哪裏不對啦!」迦佳撇撇嘴,抬手又忍不住摸了摸綴著兩塊黃金的耳朵,「這耳墜也太丑也太重了,怎麼摘下來啊?」

吉爾伽美什黑臉的看着迦佳頂着他的身體穿着他的概念武裝鎧甲蹦蹦跳跳的到處去找鏡子。

「雜種,絕對要殺了你!」頂着迦佳殼子的吉爾伽美什氣的小臉發白,渾身魔力暴涌,背後湧現出大片大片的金色漣漪,數之不盡的武器寶具從那些金色漣漪中現出頂峰。

迦佳這邊也是氣急敗壞:「管你去死啊!嗯呃……敢動手的話殺了你哦!」她站在落地窗邊上,背後同樣是湧現出大堆的金色漣漪。

吉爾伽美什橫眉冷豎,暴怒不解釋:「好,很好……」尼瑪連他的寶庫都能打開了。

「哼哼,要不是你把那玩意弄出來,我才不知道從哪裏鏈接這異次元呢。」迦佳覺得自己的天賦還是很好的,傲嬌的揚了揚下巴,她抱着胸的時候又被這坑爹的顯得十分臃腫的鎧甲狠狠的隔了下。

「吾之寶庫豈是你這種雜碎能夠沾染的!」吉爾伽美什更是惱怒,渾身魔力暴涌,但是下一刻,他的表情突然僵硬了起來,伸出手在面前比劃了下,又曖昧十足的摸了摸屬於迦佳身體的小肚子,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似笑非笑的惡意了,「哦呀,難怪呢。」

難怪什麼?迦佳不明白,但是吉爾伽美什很快就解除了蓄勢待發的戰鬥狀態,金色漣漪眨眼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迦佳也沒那心思維持這什麼鏈接寶庫的通道,也跟着解散了通道。

吉爾伽美什從沙發上跳起來,腳步輕盈的的走到迦佳面前,臉上的笑容更是妖媚又邪氣:「呵呵,真是難得的寶物呢~~女人,你讓本王得到了最好的愉悅。」

「愉悅?什麼愉悅?」迦佳茫然的看着他,不太明白,自己臉上頂着那種邪氣又帶着滿滿惡意以及專屬於王才有的傲慢氣質,顯得十分陌生,她都有點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了。

然而下一刻,眼前這個頂着她身體的王突然抬手勾着她的脖子,往下一拉,就準確的覆蓋上了她的唇,迦佳目瞪口獃根本來不及思考,就覺得這個屬於英靈的身體全身的魔力迴路在瞬間奔涌打開,陌生的清新可口的魔力如潮水般順着兩個人接吻的唇齒間湧入,湧入的同時還帶過來大堆陌生的信息。

等到這個英靈身上的魔力回涌過去,面前頂着嬌弱少女殼子的吉爾伽美什毫不吝嗇的吐出滿意的呻.吟,這才鬆了口,讓完全傻眼的迦佳得以脫離被迫建立聯繫的魔力迴路。

「真不錯。」吉爾伽美什微笑着摸了摸目前頂着他的殼子的迦佳臉蛋,「侵佔本王身體的重罪,原諒你了。」

迦佳面無表情,中二病的bt王,反覆無常神馬的要不要這麼快。嗯,等等,剛剛這傢伙給她輸灌了神馬東西?

在回去嘗試了之後,迦佳就知道這個深井冰的中二王給她輸灌的是什麼了,他不僅十分坑爹的關閉了本應該和他的master也就是時臣師建立聯繫的魔力迴路,還強制開啟了只要和迦佳身體kiss就能得到魔力的新魔力迴路,同時還教給迦佳如何正確的使用他的概念武裝也就是她身上這件外表華麗麗功能也同樣華麗麗的鎧甲,以及旺財開關法。

這可不是剛剛迦佳敏銳捕捉到魔力震動頻率借用吉爾伽美什身體的殘餘本能打開通道的方法,而是真正掌握了開啟王之財寶的方法,吉爾伽美什那個蛇精病王更是大方的出借了王之財寶的使用權,也就是說,哪怕迦佳回到自己的身體,只要吉爾伽美什願意,她還能繼續打開這個王的寶庫,使用他那犯規到爆的根本數不清楚的各種寶具。

好像哪裏不對的樣子呢。

迦佳鼓著臉頰啃著蘋果歪著頭思考,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那個看着就十分小心眼的王居然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了?

就連時臣師都一副十分慶幸這位二貨王好說話的表情,可她還是心裏打鼓總覺得哪裏被坑了的樣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神預備役 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章 交換

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