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人可以希望任何事情,幸福也好不幸也好,即便這不是件好事,人們也有希望實現它的自由,同時那種自由是不受任何人阻礙的。——題記

>>>

「八原凪!」黑色捲髮的少年這樣大聲的喊著。

和其他的人對待她避而遠之的態度不同,他是真誠的。

已經是第幾次了?

紫發的女孩子躲在高牆之上看着不肯放棄的少年。不明白他為了什麼執著。

一步。

「既然你不願意的靠近的話,那麼由我來邁出那99步,但是相應的,可以不要再逃了嗎?只要1步就好,剩下的我來完成。」

明明是笨拙的人,卻努力的表達着自己的想法。

「為什麼一直逃呢?你在害怕什麼?」

看上去單純的人,卻看出了她的害怕。

一步就好。

紫發的女孩子這樣想着,為了那個那麼努力的男孩踏出了一步。

第一次主動踏出了一步。

有什麼悄然的改變了。

紫發少女害怕著這樣的改變,卻也期待着。

溫暖。陽光。熱情。

一點點的感覺到了。

——血液。

冰冷。黑暗。殘忍。

完完全全的被吞噬。

八原凪看着昏迷的女孩子,表情痛苦的扭曲。

不想傷害誰。

不想再傷害誰。

黑色的「鬼」如影隨形,不願意放過她。

逃。

必須逃。

明明之前還感受到了希望,但是轉瞬間就被打碎。擦掉嘴角的血跡,不顧及腿的疼痛,倉皇的,狼狽的逃跑。

像是只要晚一步,就會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看着柳生比呂士伸向自己的手,八原凪恍惚的想起了那個祭典上的棉花糖和面具。

還有至今還在她房間里的金魚。

但是他的妹妹卻還在冰冷的地面上躺着。

失控的打開對方的手,八原凪逃跑了。

本想就那樣墮落,卻還是被拉回,被茶色短髮的少年掌心的溫暖喚回了意志。

醫院裏,為她解釋相信她的人。

還有……倒下的幸村精市。

蒼白的臉色,痛苦的表情。

還有,被鬼吞沒之前意識中隱隱約約聽見的……男人的聲音。

八原凪猛地睜開了眼睛。入目的是帶着蝴蝶花樣的透明紗帳。房間內熏香的味道起著安神的效果。

八原凪起身,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已經被包紮好了,就連「鬼」勒出的紅痕也被好好的處理。

「鬼」施加給八原凪的傷口不會被人看見,但是那卻是真實存在的傷口。痛苦也是真實存在的。

「醒了嗎?」一個男性的聲音傳入耳中,八原凪扭頭,看見一個男人站在了床邊,逆着光無法辨認出他的表情。

看上去是少年的樣子,但是卻讓人感覺到沉穩優雅。男人帶着圓片眼鏡,穿着華麗的和服,手中拿着煙管,微微的邁步上前。

男人的眼眸是不同的顏色,藍色和暗金色。

「我是這家店的主人,小姐你暈倒在店門口了呢。」男人微微一笑,「所以,我家的孩子帶你回來了。」

「……是藍發和粉發的女孩子吧?」

「沒錯,還有昏迷時候的記憶嗎?包紮是小全和小多做的。」

「店……?這裏是……店嗎?」八原凪開口詢問。

在踏入這裏之前,八原凪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即使沒有造訪過,卻也下意識的認為,這裏是一家店。

就像是……曾經來過一樣。

「是的。」男人微笑,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是什麼樣的店呢?」

「這裏是……能夠實現願望的店。」

「願望……」紫色的眼眸顫動了一下。

「你在這裏,就表示,有想要實現的願望。」

男人的聲音落下,激起一陣漣漪。

「……我……」

說起「願望」這個詞語來,一瞬間能夠想到什麼呢?

是想要看不見,還是想要能夠不受它們傷害,又或者是,回到以前的日子?

「真實的願望,你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的願望。」男人眼睛半眯,開口說道,「這是……曾經的一位故人告訴我的。」

八原凪知道了。

想要的……

「我想逃。」紫發的少女抬起臉,「我想要離開現在的地方,立刻。」

「這就是你的願望嗎?」男人閉上眼,唇角勾起。再次睜眼的時候,男人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需要代價。」

「代價?……只要我支付得起。」八原凪抓着被單的手緊了緊,「我……什麼都沒有,但是如果支付得起的話……我想要實現……」願望。

男人盯着八原凪半晌,微笑着嘆了口氣,說道:「你……是個好孩子呢。」

「實現願望需要代價,代價收取多了或者少了都是不行的,因為會受傷。」

……感覺……

「但是,稍微的【偏愛】也是被允許的呢。」

……這個人……

「吶,你的名字是……?」

紫發的少女像是被男人的話語蠱惑了一般,紫色的雙眼失去了神采,像是被什麼附身了一樣,開口,「——」

男人笑笑,「是這樣啊,你的名字。」

八原凪眼中的神色恢復,完全不記得剛剛發生的事情,茫然的看着好像很開心的男人。

「我的名字是,四月一日。」男人,或者說是「四月一日」開口說道,「請多多指教,nagi。」

「watanuki、kimihiro……?」八原凪歪著頭重複了一遍剛剛被告知的名。

「沒錯,是寫作四月一日的四月一日喲。」

「……好奇怪……」這樣說着,八原凪嘴角勾起,露出了醒過來的第一個笑容。

「是嗎?」四月一日好脾氣的搭話,「不過,nagi你希望的事情,不用向我許願,也是能夠實現的呢。」

「……哎?」八原凪睜大了雙眼。

「是、特殊待遇喲。」四月一日一隻手放在了唇邊,「所以,要保密。」

「……嗯。」看着四月一日的笑容,八原凪沉默了下,然後點頭應下。

——嘭!!!

門被大力的撞開,八原凪有些吃驚的望着突然闖進來的兩個孩子。

「四月一日~~~」藍發的女孩子開口。

「百目鬼~~~」粉發的女孩子接上。

「來了喲!!!」x2

……好高的默契度。

四月一日看着兩個女孩子撲過來,伸手接住,拍了拍藍發孩子的腦袋,四月一日抬眼,「nagi,這位是多露。」然後又拍了拍粉發孩子的頭,「這位是全露。」

「叫我小全(多)就好啦~」

「謝謝,我的傷是你們幫忙的呢……小全小多。」總是冷淡的對待別人也總是被人冷漠的對待的八原凪顯然不太適應全露多露熱情的樣子,蒼白的臉微紅,看着兩個女孩子一眨一眨閃著期待的眼睛,八原凪抿抿嘴,叫出了女孩子們想要聽見的稱呼。

「不用客氣~!」小全小多同時回復。

「在這裏嗎?」一個男人邁步走了進來,對着四月一日點頭打了個招呼,「喲。」

「百目鬼。」四月一日叫了一聲,然後扭回頭對着八原凪開口,「嘛,就是這個人喲,可以代替我,實現你的【願望】。」

被稱作百目鬼的男人聽見了四月一日的話,看了眼露出狡猾笑容的四月一日,然後垂下頭,對上了八原凪的視線,像是默認一樣的微微點點頭。

得到了百目鬼默許的四月一日接着說道:「畢竟你的願望很【普通】啊,由我來實現的話,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呢。」

八原凪聽罷,稍微有些無措的看着百目鬼,然後站了起來,深深的鞠了一躬。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事情,但是……給您添麻煩了。」八原凪垂下眼眸,頭低下,開口說道。

「……不。」看着八原凪半晌,百目鬼開口,「都是這傢伙的事情,你不用覺得抱歉什麼的。」話語中全然是對四月一日的熟稔。

很沉穩可靠的樣子……而且眼睛……和四月一日有關聯。

很好的人。百目鬼是那種很容易就給人安全感的人,而且擁有清澈靈力的百目鬼,對於八原凪這樣的體質的人來說,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謝、謝謝……」八原凪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絲薄紅,有些無措的低下了頭。

「……」盯着紫發的嬌小女孩子半晌,百目鬼邁著長腿走到了八原凪的身邊,和身材高大的百目鬼比起來,顯得才1米5的八原凪更加嬌小。

百目鬼沉默了下,然後抬起手,拍了拍因為他的靠近而顯得有些不安的女孩子的頭。

八原凪的臉從微紅一下子紅透了。

全露和多露在幫着八原凪包紮傷口的時候把八原凪的劉海梳到了一側,露出了八原凪的娃娃臉,使得旁人就很輕易的能夠看出八原凪的想法。

因為八原凪實在不是會隱藏想法的孩子。

八原凪感受到對方溫暖的手在自己頭上揉了揉,像是兄長安撫妹妹,又像是父親親近女兒。

生命中很少出現這樣像是長者的男性,除了師父以外。

八原凪對百目鬼的好感度蹭蹭的上漲。

圍觀了百目鬼刷蘿莉好感度的全過程的四月一日嘴角有些僵硬的抽動了一下。

就是這個樣子,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不知道為什麼這傢伙這麼受女性歡迎!

看着不自覺的在自己掌心蹭了蹭的妹紙,百目鬼明顯的心情好了不少,臉上也微微帶着些笑意,抬眼望向了四月一日,百目鬼開口詢問,「我需要做什麼?」

「……幫這個孩子找好公寓和學校。」面對百目鬼的詢問,四月一日略微有些沒好氣的回答。

「……哎?」隨着四月一日的話語落下,八原凪驚愕的發出了一聲,然後雙手交握在胸前,略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四月一日。

面對八原凪的疑問,四月一日瞭然的笑了一下,「看來……是認知里有些誤解呢。」

「……」八原凪沉默。

「nagi,你的願望確實是……想要離開現在的地方,對吧。」四月一日開口,手指隨着煙霧指向了八原凪的心口。八原凪下意識的點點頭。

「但是啊,這個願望可以理解為,現在住的地方,希望搬離。或者是,現在所處的世界……想要逃開,逃到【別的次元】。」

「因為,世界並不是只有一個,既然這個世界不接受你,那麼就逃到其他的世界。這也是一種選項。」

「可是後者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喲,nagi。因為愧疚,因為自責,因為罪惡感,你萌生了想要【逃】的願望,本質上只是不想傷害到那些【特定的人】,那麼,只要離開這裏,不就好了么?離開……神奈川。」

「如何,你的決定?」

「遵循你許下願望的心情,實現願望的方式,也是不同的喲。」

「請好好的……考慮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