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世界乍一看似乎是無序的,以一邊允許一定幅度的偏差一邊保持均衡來維持。於是,以保持均衡來維持存在的東西若失去了平衡就只有毀壞。不過,由崩潰而產生的新事物也是有其意義的,因為一切都是必然的。未來存在於大家各自選擇的結果之中。——題記

>>>

那之後即使山本武等人並沒有相信百目鬼的說辭,但是卻也默認了。當然,還是覺得不放心的山本武總是會在空閑的時候跑到醫院來,帶着青一起。順便說一下,青和山本武的關係變得非常好,山本簡直有成為青第二主人的傾向。

屜川京子因為擔心八原凪一個女孩子覺得不便,所以即使第二天屜川了平強烈要求出院並得償所願之後也總是會固定時間來看望八原凪。

八原凪這次一病,時間意外的長。

或許是以往留下的病根,或許是「鬼」的影響,八原凪身上本就有不少的暗傷,所以這次算是病來如山倒,雖然沒到一病不起的地步,卻也必須在醫院住一陣子休養。最初罵了沢田綱吉三人一頓的老醫生也相當的喜歡八原凪,看着給八原凪全身檢查之後的結果,老爺子不斷的說着造孽然後把百目鬼訓了一通。

明面上作為八原凪監護人的百目鬼中槍。

八原凪身上的暗傷在老爺子眼中看來太沒人性,要不是百目鬼看上去很正派,也解釋了一下八原凪父母方面的問題,老爺子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報警了。

就算是他這樣的一隻腳踏進棺材了的老頭子帶着這個丫頭都比讓一個才13歲的孩子受到這樣對待的傢伙強!他本就是孤家寡人一個,沒有兒女就一個老人家,這個小丫頭又對極了他的眼緣,他可是喜歡的緊,總是很嚴厲的老爺子對待八原凪的時候倒是慈祥的像是另外一個人。

百目鬼在處理好八原凪的住院手續之後把山本武幫着代付的住院費還給了他,然後就跑到了八原凪的學校去請了個長假。

他白天裏還有工作,把替換用的箭矢交給了八原凪帶好放在病房裏,醫院的白天,「鬼」的力量不是最強的,可以依靠這個壓制,黃昏的時候他會趕過來看望八原凪有什麼需要,然後在和醫院溝通之後,晚上就直接在一旁打地鋪看護。

明面上說是看護,但是百目鬼本意上是在為八原凪「驅鬼」。

夜晚的醫院,對八原凪來說太過危險,即使有他的箭矢也還是有很大的幾率會被吞噬。所以百目鬼想都沒想,直接決定親自上。

已經看見了結局的四月一日在百目鬼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沒有說出反對的話語,只是不明含義的笑着說了一句話。

【原來如此——恩,就是這個時候的事情了啊。】

然後就不肯再說什麼。

百目鬼覺得莫名但是也沒有多想。依舊白天工作晚上跑到醫院看護著八原凪。

百目鬼這個人,看上去嚴肅認真,本質上也和外表看上去的差不多,約定好的事情絕對會遵守,想要做什麼絕對會努力去做,認定的事情也絕對會做到底,承擔下來的責任絕對會好好的背負。

就像是當初為了救回被燈籠草吞噬的四月一日一樣——明知道自己的狀況卻也還是在一旁跪着不停地挖著泥土,在壹原侑子告訴他方法后一直站在雨里等著,不眠不休。

既然從四月一日那裏承擔下了八原凪的願望,成為了八原凪的監護人,那麼他就會認真的做。

八原凪簡直就想要找到地縫直接鑽進去了。

居然這麼麻煩百目鬼先生qaq!

但是正如之前說的那樣,百目鬼一旦決定了什麼就很難更改,所以即使八原凪推拒著說不用百目鬼依舊還是每天晚上都來報道。

很快八原凪就在醫院裏面待了小半個月,本來顯得消瘦的臉也圓了點,看上去沒有那麼瘦弱了,臉色也好看了不少。

住院這段時間,對於普通人來說難免會覺得寂寞,但是對於本來就內向的八原凪來說不算什麼,況且山本武也好,屜川京子也好總是會每天都過來,偶爾的,沢田綱吉也會跟着山本武一起來,自然獄寺也會跟着沢田綱吉一起。

八原凪倒是比起以前,稍稍的外向了一些,也因為這一段時間百目鬼一直陪着她所以對「鬼」的恐懼也被遺忘了些。

但是這一切從某些方面來說,只是暫時的,遺忘不代表消失。

八原凪的店長也在八原凪擺脫山本武告假之前通過某些渠道知道了八原凪住院的事情,也就帶着一大束花來看望八原凪,保證不會辭退她,畢竟現在這樣認真的孩子可不多了。

八原凪住院的半個月除了做每天山本武都會帶來的課業,白天空閑的時候也會繼續做手工,材料自然是店長先生來探病的時候因為八原凪的拜託帶過來的,並且店長難得的一臉嚴肅的告訴八原凪,偶爾打發時間做點手工可以,但是要是累到了就不會再帶材料過來了。

八原凪自然是點頭同意。

日子就這樣過着,八原凪臉上不再是陰森的樣子,雖然依舊不愛說話,但是偶爾也會露出小小的笑容。

八原凪第一次笑的時候,山本武和屜川京子都十分高興的樣子。

八原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看上去那麼開心,但是八原凪從心裏面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

——要是能夠一直這樣就好了。

她不禁這樣想着。

>>>

「那孩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實現願望的店裏,百目鬼一臉嚴肅地詢問這家店的店主。

背對着百目鬼站在窗邊看着院中景色的四月一日笑着轉過身來,吸了一口煙,然後緩緩開口,「我想你也差不多該詢問我了……百目鬼。」

「……」百目鬼沉默。

看着這樣的百目鬼,四月一日愉悅的眯起眼眸,像是懷念着什麼似得,眼中帶着笑意說道,「畢竟,你就是這樣的人吶。」

「……叫我來有什麼事情嗎?」百目鬼詢問道。

因為四月一日付出的代價,所以他無法離開這個商店,那之後,百目鬼考進了民俗學,現在也是一位大學教授,想着這樣是不是能幫上點忙的百目鬼對自己未來的道路很明確。而他也確實幫着四月一日做了不少事情,畢竟無法離開商店確實有諸多不便。

四月一日經常會這樣叫他過來拜託一些事情,八原凪的事情就是其中一件,雖然稍稍有些特別。雖然他本人也總是主動來,但是最近因為照顧八原凪的緣故,他來店裏的時間已經減少了不少,這次四月一日在休息日叫他過來,他就來了。雖然一般這個時候因為白天沒有工作,他都會去醫院陪着八原凪的。

「……唔,不知道……從哪裏說起呢。」四月一日往前走了幾步,走到了一面鏡子前面。「就像我之前說過的,nagi的話,確實是我這裏的老顧客了喲。」

「而且,距離我上次見到她,沒過多久呢。她是一位很優秀的女性啊。」

四月一日的手放在了鏡子上,鏡中原原本本的倒映出了四月一日的樣貌。

「雖然,夢境的世界,其實不怎麼分時間的呢。剛剛在夢中見過的人,說不定早就不在人世,又或者還沒有出生。」

百目鬼聽聞,皺了下眉,很明顯是想到了四月一日曾經提起過的,夢境中他的祖父的事情。

還有……

「夢境的話,那孩子,是夢見嗎?」百目鬼如此詢問道,在他所知道的人裏面,具有夢境能力的大都能在夢中看見一定程度上的【未來】,而他們一般被稱作【夢見】。

「恩?不是的喲。」四月一日回答道,「nagi,只是很特殊而已。」

特殊到,和【本源】扯上關係。

「具體呢?」百目鬼接着問道,「她,能看見鬼的事情還有一直被鬼傷害的事情也是……」

「啊,是代價。」四月一日很痛快的承認了,「既然許下了願望,那麼就一定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才對。」

「你之前說的……」

「我不能讓她看不見【鬼】,就是因為這樣。因為,她保持現在的狀態,本身就是願望的代價。」

「關於她的願望……」

「阿拉,這個可是秘密。」四月一日眯起眼睛,笑的像是狐狸一樣,「其實,你不幫着她完成【想要逃】的願望,結局也還是一樣的。」

「?」

這時百目鬼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百目鬼看着四月一日的笑容,思考着剛剛的那句話,聽着耳邊的手機鈴聲,一種不妙的預感湧上。他接起了電話。

「是百目鬼先生吧?!」電話那頭,那個總是去探望八原凪的少年的聲音焦急萬分,還帶着一絲顫抖。

「……山本?」百目鬼的聲音稍微有點嘶啞。

」是我,nagi她,出車禍了!「

「……什……」

「nagi她現在正在急救室搶救……!」山本武的聲音已經帶上了一絲哭腔,畢竟是還年輕的少年,近距離直視一個人走向死亡實在是太過殘酷。「醫生說nagi的內臟好多破損,要是有親屬配型移植的話說不定……能救!要是沒有的話……就、就只能……」

百目鬼已經知道了山本武接下去的話。

沒有的話,就會死。

「我來聯絡nagi的父母。「百目鬼的聲音低沉,」馬上就到,nagi暫時,拜託了!」

「是!」

放下了電話,百目鬼直接衝出了店外一邊跑一邊試圖聯繫八原凪的父母,早在辦理轉學手續的時候百目鬼就存上了八原凪父母的電話以備不時之需。

四月一日看着百目鬼消失的身影嘆了口氣。

「老樣子,想到什麼一定會做的人吶。」四月一日笑了。

「所謂命運啊,就是一定的軌跡流動的記錄,它會稍微有些偏差,但是終究還是會通往既定的果。」

「所以,因為【她】許下了願望,而我也收取了代價為她實現願望,那麼,就一定會實現。」

「不管其中會有什麼意外,最終也還是一樣的呢,所以說,【八原凪】的願望,本身並不會影響到她的路,只是,會緩解下她的痛苦吧?「

這樣的願望,不會影響【未來】,只是會讓那個一直痛苦着悲傷着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稍微輕鬆一點吧。即使只有一點也好。

「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dokuro】了吧。nagi。」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1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