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章

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住处的雅史,发觉电话答录机上的留言灯号正忽闪忽减着。

当他按下“play”键时,刚开始没有声音,但过了几分钟后,突然传出一阵嘹亮的声音。

“晚安!我是松井!”是雪子的声音。“我刚好到这附近来,就想顺便过来看看你在不在家,结果见不到你,真遗憾!”

正在脱西装的雅史神情讶异地注视着电话机,若从雪子平时开朗的程度来看,似乎显得过度活泼,而且声音还有点尖锐。更今他感到费解的是,他的行动电话竟连一次也没响过。

“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的话,要跟我讲喔!如果你已经不需要我了,请你直接跟我说清楚。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照你所说的话去做。我在等你的这段时间,突然想到这件事。就这样了!拜拜!晚安!”

录音带停了,上面显示出录音的时间,日期已经变了,是凌晨十二点十三分。

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雪子在深夜等他的身影,他呆呆地注视着自己的手掌,那掌中仍留有刚刚紧搂着美琦的触感,当他一想到雪子不自然的开朗下所隐藏的孤独感时,内心一股自我厌恶的情绪便油然而生。

不过,美琦却仍盘踞在他心中的某个角落。她并非以情侣的身分出现在他的回忆之中,而是栩栩如生地在他眼前微笑、哭泣。

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光为雅史一事就弄得心神不宁的雪子,以及才刚摆脱为小瞳的事而苦恼的菊雄,没想到又有新的问题向他们击卷而来,而且还是起因于一项今他们意想不到的意外。

他们在故乡的母亲病倒了──

原本身体就不是很健康的孝子,经过家庭旅馆歇业、债务等事件的冲击,加上担小雪子和雅史之间的交往,因此自从她搭长途巴士由东京返回能登的那天开始,就一直卧病在床。刚开始她和先生忠志两人,都以为是感冒和疲累所引起的,然而,经过一些时日,身体仍迟迟无法康复,因此他们才决定去医院做一次精密的检查。

“雪子不是说要写信回来的吗?怎么一直还没收到她的信,你妈都等得不耐烦了。一直担心这担心那的,躺在病床上还直叨念着……她想见雪子,想跟她好好地聊一聊呢!”

忠志打电话告诉菊雄母亲住院一事。他压低嗓子,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道。菊雄到东京来还不满两个月,没想到父亲的声音,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

“写封信给妈吧!”菊雄对雪子说道。当初她写给母亲的那封信,想不到引发了菊雄在雅史面前下跪的那场骚动,于是到最后就不了了之,她也没把那封信寄出去,而现在她又没心情再重写一封内容完全相同的信。如果她真的那样写,反而会今母亲更加担心。

不过,截至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事,也没有一件可以今母亲感到欣慰的。尽管桌上挺着一叠信纸,但她却迟迟提不起笔来,反而只能望纸兴叹。

雪子一口气买了好几本有关钢球、骑马和划船的书。她不但试着学做法国料理,还开始进修英文会话。她甚至去酒廊找小瞳,向她打听雅史的一切爱好。虽然明白自己这种做法有点孩子气,甚至会被人认为有点愚蠢,不过,就算别人把她当成笨女人也罢,她就是不想离开雅史。她很想拉近跟他之间的距纤,即使只有一点点也行。她有这种决心的确是勇气可嘉,不过这也是她抑郁多日所做的妥协。

小瞳目睹雪子这付模样,虽然有所迟疑,但还是拨了电话给雅史。

“你不要任意玩弄雪子的感情!”

突然来了这么一通电话,而且又是充满愤怒的声音,雅史一脸困惑地说道:“什么啊!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如果你不能感受雪子对你的心意,那就别再跟她……”

雅史打楔小瞳的话,用慌张的口气问道:“等等,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雅史此话一出,小瞳便完全了然于胸。其实当她在想“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时候,她就已经完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雪子来找过我!”

“咦?”

“她说她想成为你喜欢的类型。”

“……”

“你不觉得她这么做很可怜吗?”

“我想我可以体会她的心情。”

“……真的吗?”

“……是啊……”雅史轻轻地点头之后,转而反问小瞳。“对了,你真的打算和跟你一起住的那个人结婚吗?”

这次换小瞳变得期期艾艾了。“那又怎么样嘛!”她回答的语气变得有气无力。

“如果我能称得上忙,那你就说吧?我会帮你的。”

“你不用突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我的事不用你管,反正我已经是离家出走的人了!”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我妹妹!”

“……”

“礼拜天,如果你高兴的话,到我这里来嘛!我也打算叫雪子来!”雅史挂上电话之后,脸上出现扭曲的表情。

他之所以要在中途把话题转移到小瞳身上,完全是为了逃避。

因为就在小瞳打来之前,浩一郎才刚刚告诫过他,希望他和神崎初惠的婚事能尽快定下来。

“是不是那位叫松井雪子的女人一直不肯退出?看来她还挺难缠的嘛!”

浩一郎看了身旁的二浦一眼,眼光中似乎带有某种意义,三浦也含笑地回应他。

“可是……”雅史正要开口,就被浩一郎先发制人,他毫不容情地说道:“你没想过要跟她结婚吧!”

他无法反驳,虽然并不想认同浩一郎说的话,不过,他说的的确没错。

“玩恋爱游戏也不要玩得太过火!”

“……”

“难不成你想把松井雪子的人生弄得一塌糊涂吗?”

“……”

这点他也无法反驳。

雅史就是在这种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冲出董事长办公室的。他必须见她,但见了面之后,又不得不跟她说话。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她。

他站在过去曾经撑着红伞等她的路旁,一心一意地等着雪子回来。

好不容易雪子终于出现了,她手上提著书店的袋子,似乎很重的样子。裹头装满了网球、骑马、划船、法国料理……等书籍,当然还包括了她最爱看的少女漫画。

唉!雅史边向雪子招手,边悄悄地叹了口气。她的楚楚可怜令他感到心痛,但他又打从心底憎恨无法回应她心意的自己。

“哦!是你啊!”雪子说话的样子异常地开朗,就跟在电话答录机裹的声音一模一样。“秋天是最适合运动的季节,我正想开始练钢球呢!高中的时候,我们体育老师还说过我有运动天赋呢!所以,我想再练习看看。如果你有兴趣的话,那下次我们一起去打吧!我是怎么啦!哈哈!”

尽管微笑着,雪子却绝不看雅史的脸。雅史也额得有点落寞地注视着她。

一直等到她的笑声愈来愈小,即将笑完的时候,雅史才开口说道:“小瞳打电话给我,说你问了她许多有关我的嗜好。”

“……”

“我认为你这样勉强自己跟我交往,不太好。”

“没有那回事……”

她这句话还没说完,雅史又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这样不太好哦!”

雪子整个人的情绪,由焦虑不安砖为不知所措,最后跌落谷底。

不过,雅史说这句话的用意,并非为了糟蹋雪子的一番苦心。

“我有样东西要交给你!”

大概是赡养费吧!雪子一想到此,情绪更加低落。

“你昨晚一直在外面等我吧!真对不起!”

他一定在气我昨晚不请自来。

“这先交给你吧!”

但是,我才不要什么赡养费呢……雪子悲从中来地抬起头,却见到雅史手中拿着一样银色的小东西在她眼前晃动。

“我房间的钥匙。”

“……给我的吗?”

“是啊!这样就算过了十二点,你也可以不用回去啊!”

雪子呆若木鸡的脸蛋,渐渐泛起了红潮。打从一开始她发现雅史站在路边等她的时候,她的心就凉了一半,她一直以为他是来跟自己说“再见”的。她还想至少也该感谢他一下,因为他肯直接来跟自己说那句话。

雅史将钥匙悄悄放在雪子的手掌上。

雪子则慢慢地、用力地将它握在手中。她想此时此刻,自己并非置身在灰姑娘的童话世界里,而是的的确确地活在现实生活中。

星期天。

小瞳做好外出的准备之后,转身面对健治。健治则像在呕气似地躺在地板上,眼睛注视着天花板。

“喂!你用跟我哥要来的钱开店,不觉得丢脸吗?”

这句话她不知已经反覆问了多少遍,但健治的回答仍然没有任何改变。

“反正我都要跟你结婚了,用他那一点点钱,有什么关系,何况你娘家多的是嘛!”

“我以为你起码还保有一点自尊呢!”小瞳摇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健治你变了!我不想跟现在的你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啊!”

“我们分手吧!只要跟我在一起,你就会一蹶不振。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收拾好行李,离开这里。”

“……小瞳……”

“我希望你在最后能保持一点风度!”

对小瞳这番话,健治的反应是继续盯着天花板,露出无力的笑容。

“这房子是用你赚来的钱租的,我也没什么特别想带走的东西,你全把它们扔了也无所谓!”

小瞳默默地点点头,然后打开房门。

“再见了!你好好保重!”

健治却毫无反应。

小瞳来到雅史住的公寓,没想到一进门就听到菊雄开期的笑声。餐桌上摆着雪子做的炖南瓜和黑轮,菊雄则沉醉在室内的豪华装潢中,整个人欣喜若狂。

当小瞳进门的时候,他兴奋的情绪更达到了最高潮。

而且,小瞳才一入座,就开口说道:“我跟健治已经痛痛快快地分手了!”

此话一出,菊雄才刚人口的红酒差点喷出来,雪子伸出去挟菜的筷子也突然停住。雅史更是以一-难以置信的表情注视着小瞳。

就像突然失去重心一般,经过一阵短暂沉默之后,雅史终于勉强地挤出一句话来。“你不是一直想跟他在一起的吗?”

“像那种拿我工作赚来的钱去吃喝玩乐的男人,你想我跟他在一起会幸福吗?”

菊雄鉴小瞳这么一说,不由得打岔说道:“就是嘛!”

然而,雅史并没有随声附和,他用刺探小瞳真意似的眼光看着她。

“你不是早就知道他是那种男人,所以才离家出走的吗?”

“……我喜欢上别的男人了。”

“,…”

“那个人一直对我非常好,所以我……”

这时候,菊雄像被弹了出去似地说道:“就是我!”

一阵不知所措的沉默再度笼罩这四人,不过,小瞳并未否定菊雄的话。

“我……我……小瞳,不……你妹妹她……”菊雄说话虽然变得结结巴巴、吞吞吐吐,但他却拼命想让雅史知道他对小瞳的心意。“我……我绝不会议她去酒廊工作的。就像你曾经向我保证一样,我也向你保证,我会好好对待你妹妹,绝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小瞳对菊雄说:“你没必要跟我哥哥解释这些的啊!”雅史也边点头边说:“我也认为你爱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只要你自己不后悔就行了。”

到最后小瞳又斩钉截纤地说了一句:“我现在喜欢菊雄。”

菊雄立刻高兴得手舞足蹈。

“……你不要紧吧?”雪子和小瞳并肩走到阳台上吹风解酒,两人边眺望着夜景,雪子边在一旁担心地问她:“你真的不后悔跟他分手?”

小瞳只是心不在焉地望着霓虹灯颜色的变换。

“你别把我哥哥说的话放在心上喔!就像你哥哥说的一样,只要你不后悔就行了。”

罢了罢了,小瞳吐了一口白色的气,仍然没把脸转过来。雪子还真是个大好人耶!她半是出于惊愕,半是替她感到难过。

“你才真的该为你自己的事担心呢!”

“咦?”

“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我觉得你跟我哥哥不太适合,我哥哥以前有位女朋友,叫做美琦……”

雪子微笑地说声:“我知道!”制止她说下去。“我知道你哥哥的心中另有其人。”

“你只是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小瞳因为一时心急说溜了嘴。“你只是爱慕他而已吗?”

“不是那样的!”一反小瞳的急切,雪子用非常平静的口气回答。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又为什么还要那么努力呢?”

“因为我不希望他讨厌我。”

“我……并不是在谈恋爱,而是陷进去,我是完全陷进去而无法自拔啊……”

雪子凝视着小瞳,再度对她微笑。然而,就在转瞬之间,她脸上的笑容立刻转为泫然饮泣的表情。

两人不约而同地透过玻璃窗望着客厅,雅史和菊雄正开怀畅饮。虽然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不过菊雄似乎兴高采烈地说着,雅吏笑着,菊雄看到他如此的反应之后则笑得更开心,眯着眼睛接受雅史的斟酒。

两位哥哥和两位妹妹。

隔着一道玻璃窗,分隔成笑容满面和长呼短叹的两组人马。

在回家的计程车上,菊雄的心情显得特别好。

“哎呀!今天晚上真幸福耶!不但小瞳平安无事地跟健治分手了,鸭少爷人也很亲切!”

鸭少爷?因为是雅史,所以就简称做鸭少爷。

“……真是的,怎么随便给人家乱取绰号……”

雪子不解地歪着脑袋左思右想。不过,她却为菊雄和雅史能一团和气地把酒言欢而感到开心。

“喂!青岛正停在你的肩膀上哦!”

“青岛也停在哥哥的肩膀上啊!真是太好了!哥哥,你得好好珍惜小瞳才行哦!”

“我知道!我知道!”

菊雄边哼边唱着樱田淳子的那首“幸福的青岛”。真拿你没办法!雪子只好无奈地把身体扭向一旁。

“你一定要幸福喔!”

菊雄突然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么一句。“你怎么突然这样呢?”雪子掉转过头来,菊雄的脸上立刻出现有点难为情的笑容。

“因为妈妈一直说你很有精神。而且你也真的很有精神!”

“只要你幸福,爸爸、妈妈、还有我,我们松井一家人就都会觉得很幸福的。”

雪子不晓得自己跌入恋爱的漩涡中,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小瞳回到住处一看,健治果然履行约定消失无踪。他带走了一些个人用品,但那把最重要的吉他,却仍留在屋内没拿走。

小瞳神色黯淡地在地板上生了下来,呆呆地望着靠在墙上的吉他。她固然想著有关健治的种种事,但更令她感到闷闷不乐的,却是雅史的事。小瞳在临走前,同雅史叮咛似地说道:“哥!你说你能体会雪子的心情,也就是说你是真心的-!”

在他尚未回答之前,房间的电话突然响起,雅史去接,但他只说了一句:“你现在人在什么地方?”

电话虽然十分简短,但雅史放回听筒之后,刚才脸上还显得相当开朗的神情,转眼间便烟消云散了。连正开门准备回去的小瞳,也不由得回过头来看着雅史。难道会是……小瞳用视线向他探询是谁打来的电话,雅史虽然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似地说道:“……是美琦!她说有事要跟我商量,她现在……正要过来这里……”

“哥!”

“她已经结婚了!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聊聊而已,你别担心!”

也只能相信他说的话了!小瞳独自在房间内抱膝思考着。就算她想反弹,但他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亲哥哥,因此她宁愿相信他说的话。只是不知雪子和菊雄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究竟是好是坏。

她也不清楚。一旦告诉他们,也许一切就完了。但是,相反的,如果不告诉他们,或许事情会落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也说不定。

正当她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菊雄刚好打电话来。他究竟是打来得不是时候呢?

还是打来得正是时候?她也弄不清楚。

“哎呀!我今天晚上真的人高兴了!谢谢你!”

小瞳一听到菊雄毫无心机的声音,脸上的表情立刻缓和了许多,她想自己或许是被他的温暖所吸引的吧!如此一来,她又再度想起健治的事来。

“我已经反省过了喔!因为我以前总认为有钱人没一个是好东西!而且也跟你提过,刚开始我还以为高木先生只是在玩弄我妹妹雪子的感情而已呢!”

“……”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我觉得他啊,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人似的,当然啦!小瞳你也是……”

小瞳觉得如果自己再保持沉默地听他说下去的话,自己会受不了的。

“喂!菊雄!”小瞳紧握着听筒。“雪子是不是在屋内?”

“啊!没有,她挺识相的,到便利超商买东西去了。”

“……是这样的啦!菊雄……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让你知道比较好。”

“咦?是什么事嘛!你尽管说不要紧,不要瞒我!”

“是我哥哥的事……和美琦小姐有关……”

“什么?谁是美琦小姐啊?”

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小瞳闭上双眼,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就一口气把整件事情H一一一一仍H一一一一-一一N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片计卜一一一一一一一HR匕一一一一一一的卜。

奋不顾身从屋内火速冲向屋外的菊雄,在路上碰到从便利超商正要返家的雪子。

“哥!你怎么了?”

“别问那么多了!你也跟我一起来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小瞳说她哥哥有位论及婚嫁的女朋友,叫什么美琦的……”

“……论及婚嫁?”

雪子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菊雄又火上加油似地说道:“他还为了她,想放弃一切呢!”

“……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才要你现在跟我一起去找他!我们去向他问个清楚。”

美琦取下结婚戒指。

“我知道自己不该说这种话。但是,我真的做错了。”

她低着头,突然迸出这么一句。

雅史也垂着头,听她讲。

两人并非互相憎恨才分手的。是因为美琦生日的那天晚上,他因工作拖延而走不开,所以让她白白地等了好几个钟头。这件事算是导火线吧!这让美琦觉得就算将来跟雅史结了婚,这种等待的时间还会继续延长下去吧!她认为自己无法忍受这种滋味,于是她现在的先生,刚好填补了她当时那种寂寞的空档。

但是,美琦现在却把结婚戒指取下来。

“我想跟你重修旧好。现在……更今我受不了的,反而是要忘掉你这件事。”

雅史轻轻地摇摇头。

“我送你下去吧!”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下面应该叫得到计程车才对!”

雅史比她早一步走出屋外,美琦也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他后面。

两人走到公寓的入口处时,雅史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似地说道:“就算我们重修旧好,结果一定也是一样!”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美琦边扬手招着驶近的计程车,边说道:“你就对我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你就不要管我了嘛!”

“你在哭,我当然不能不管你啊!”

“可是,我……”雅史拼命地忍住开始动摇的心,打算把最后的话说完。“我并不认为跟你分手这件事是错的。”

计程车停了,雅史转身。

就在这时候,美琦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让他面对自己。然后她边哭边将自己的唇印在雅史的唇上,雅史并没有避开,究竟是因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而来不及躲开呢?

还是他根本不想躲呢?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两人身体慢慢分开.美琦这才生进计程车内。

他既没有目送车尾灯离开的心情,也无法在那红色的灯光消失之前离去。于是雅史在入口处伫立了一会儿。

不久之后,车尾灯终于消失在黑暗之中,雅史才慢慢地砖过身。

菊雄和雪子站在那里,他们看到了一切。

雄开始动手殴打雅史,他第一拳准确无误地打到雅史的脸颊,雅史被打得仰面“你!你做了什么啊!”

朝天倒在地上,菊雄于是顺势骑在他身上,然后继续揍他。

“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不是说要好好对待我妹妹的吗?你把我妹妹当成什么!”

“住手!”雪子边哭边抱住菊雄想制止他。“哥!住手!”

即使身体被雪子拉住,菊雄仍然怒不可遏。

“你骗我!净说一些马虎的话来应付我?我还信以为真呢!难道你们这些有钱人,就只知道说谎骗人吗?别瞧不起人了!”

“哥!住手!我无所谓!我早就知道了!”

菊雄本要扬起的拳头,在听到雪子的叫声之后,顿时停在空中。

“……你……”他转向雪子,以近乎央求的语气问她。“你……现在……说什么“我早就知道他心中另有其人了,我知道,我虽然知道,可是我……”

菊雄打了雪子一巴掌,他不想再听她说下去了。

“你想我为什么要向这家伙低头!你明白我是以什么心情在他面前下跪的吗?我不能原谅你!我绝对不能原谅你!”

菊雄如此大吼之后,就抛下雪子和雅史,自顾自地离开。大概是他心中的愤怒和懊悔久久无法平息吧!即使他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他的咆哮声仍然响彻整条夜晚的街道。

雪子奔向倒在地上的雅史身旁,递出手帕。

“对不起!害你莫名其妙被揍,真抱歉!”

雪子的声音并非传进他耳内,而是在他心中回荡。他的心远比挨了菊雄一拳的脸颊还来得痛。雅史起身,既没有收下她的手帕,也没有跟她四目相遇。

“……你走吧……”

“高木先生,我……”

“走吧!回去吧!”

雅史就这样爬上公寓人口虚的楼梯,并没有回头看雪子,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难不成你想把松井雪子的人生弄得一塌糊涂吗?”

浩一郎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

雪子热泪盈眶的眼神,今他的背脊感到一阵刺痛。

请你别再看着我了……喝得烂醉如泥的菊雄回抵公寓门口时,雪子早已经待在屋内了。当他站在门口犹豫是否要开门的这段时间,他的酒醉就已经完全清醒了。他在还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雪子的情况下,走进屋内。雪子则正背对着门坐着。

“你去喝酒了吗?”她用模糊、哽咽的声音说道,同时并没有改变身体的方向。

“啊!是啊……明天的天气会很好喔!”

“……是吗……”

“因……因为有星星嘛!虽然不是七夕,不过织女星跟牛郎星都出来了哦!他们还相亲相爱地向我招手呢!”

“对不起!我很累了,我先去睡了哦!”雪子仍然语带哽咽。

“……对了!明天日本一定是大晴天……”

菊雄顿时显得无精打采,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没出息了,因为每次一到事情的紧要关头时,他就只会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东京仙履奇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东京仙履奇缘 东京仙履奇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