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问责与创意之间的矛盾

解决问责与创意之间的矛盾

这些事都打不倒我,

只会让我更坚强。

我想让你快些来,

因为我不能再等待。

我知道现在要做出正确选择,

因为我不能再错下去。

我已等待一整夜,

为你等待一整夜。

美国饶舌歌手、唱片制作人坎耶维斯特《更强大》

我们在与惠普协商Opsware公司转让一事时,他们的最初收购价是每股14美元。BMC(美国一家企业管理软件提供商)以14.05美元的价格做出回应,参与收购。紧接着,惠普又将报价提高至14.25美元。我和约翰奥法雷尔对这一轮招标自有打算。按照估计,如果我们能顺利实施计划,那么最终的成交价应该能达到每股15美元,甚至更高。大家对这样的预期无不喜出望外。

然而,灾难降临了。说得更具体一点,我们聘请的审计公司安永国际会计公司几乎毁掉了这笔买卖。

BMC在审计过程中发现,我们有三笔账户交易和他们的审计结果不符。这三笔交易都包含CA条款。CA条款为业内人士所熟知,得名于一家声名狼藉的公司团结电脑公司,简称CA。该公司曾经在与客户签订的维修合同中耍手段,承诺对方可永久对X产品进行免费更新。之后,CA公司把X产品改头换面,替换成Y产品,再向顾客收取他们以为可以不再付费的软件更新费用。这种把戏相当精明,也相当龌龊。为了捍卫自身的权益,聪明的消费者要求所有的软件供应商今后都将CA条款写进合约中。合约明确规定,如果供应商发行的新版软件中包含了所有旧版软件的功能,只是在此基础上添加了新的卖点,换了新的名称,那么该产品(虽然换了名字)仍然受现有合约的保护,不再向顾客收取额外的更新费用。

对CA条款的解释存在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按照它的本意去解释,将其看作是对CA公司不端商业行为的回应;而另一种则是把它看作对产品功能的一种预期。如果你选前者,那就有必要提前确认营业收益;如果你选后者,那就应该明确合同期内营业收益的按比例分摊。无论你选哪一种,现金支付的情况都是一样的。

我们当初签下这三笔含有CA条款的合约时,对它模棱两可的特性是清楚的。因此,我们要求戴夫普赖斯我们在安永国际会计公司的合作伙伴审计所有细节并告知我们该如何解释这项条款。戴夫明白我们的意图,建议我们在这三笔交易中全部选择提前确认营业收益。然而,BMC在安永的合作伙伴得出的审计结果却截然相反,他们认为应该按比例分摊。震惊之余,BMC的这位合作伙伴将该问题提交到了安永国际会计公司的总部。

总部的审计师通过电话告知我,他不同意上述审计结果,责令我们在48小时之内重新申明收益预期。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申收益不仅会压低股价,而且还会毁掉我们正在进行的交易。财务核算没有对现金流产生实际影响,并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安永国际会计公司当初的审计结果。假如一开始他们能给出相反的结论,股价就不会下跌。重申收益无疑会让我们走投无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尽量平静下来,小心翼翼地在电话中答道:

财务核算的初衷是反映合约中我们与客户双方的意图,对吗?

对。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通过电话问问这三家客户的意图?如果他们的意图与戴夫普赖斯得出的结论一致,那就保持原样。如果不一致,我们再重申收益。

不,那还不够。你必须让三家客户使用安永国际会计公司的解释条款去修改他们手中的合约。

但这三家客户都是大银行,本身就设有风险管理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修改合约。而且,我们目前正在洽谈一笔价值16亿美元的交易,你们这样做会毁了这笔交易的。

我们管不着,这是你们的事。

可是,我们公司与你们合作已经8年了,付给你们的费用也有几百万美元,而且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合伙人造成的。假如我们和客户就现有合约的解释能达成口头一致,为什么你还要害我们丢掉这笔买卖?

给你们48小时,要么修改合约,要么重申收益。

戴夫普赖斯快要哭出来了。

安永国际会计公司总部只关心书面文字,丝毫没有法律精神。他们拒绝做从审计角度和生意角度来讲完全正确的事,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便利。

我的财务总监戴夫康特已经面无血色。几百人奋斗8年走到今天,可所有的努力和付出眼看着就要被戴夫亲自挑选的审计公司像抽水马桶一样冲刷一空。在加入Opsware公司之前,戴夫曾在安永国际会计公司供职15年。平时能言善辩的他,此刻几乎说不出话来。我冲所有人大发雷霆,但心里很清楚,无论我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只会让戴夫更自责。我转向我的总顾问乔丹布雷斯洛,问道:我们需要立刻向收购方说明这个问题吗?他惴惴不安地答道:

是的。

我们向惠普和BMC说明了情况,并告诉它们,我们打算在24小时内通过修改合约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麻烦。没有一方相信我们。就连我自己都半信半疑。怎么可能说服三家大型银行在一天内修改完手头的合约呢?惠普和BMC这两个买家作壁上观,准备根据事态的发展随时调整其收购计划和报价。

与此同时,我和戴夫、马克克兰尼开始投入紧张的工作。在财务会议室里,我们开始勾勒关系图,在所有认识的人之间寻找关联,试图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挽救这笔交易。我给每一位董事会成员打电话,了解他们是否在这三家银行里有存款,是否能和关键人物说得上话。克兰尼与销售部和财务部的人员一直守候在电话机旁。乔丹和戴夫则草拟出了10种修正合约的措辞。我们熬了一个通宵,戴夫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心脏病即将发作的样子。第二天上午11点,奇迹出现了。三家银行都为我们修改了合约,所花时间还不足24小时。我们不用重申收益了。

意料之中的是,BMC因为这次事件受了点惊吓,余悸未平,放弃了收购。惠普没有打退堂鼓,却因为这个污点把报价降到了每股13.75美元。

那天晚上,我们在公司办公室召开了董事会,讨论惠普的收购条件,并宣布BMC退出收购。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接受惠普的收购价,只有我一个人反对。我坚持以他们先前提出的14.25美元出售Opsware公司,少一分钱都不行。比尔坎贝尔看着我,那样子就像在看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我一天一夜没睡觉,不知道自己的意识是否清晰,决定是否正确,我只知道,我辛苦等待一整晚是为了到达正确的彼岸,而不是在岔路上越走越远。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重申了我的立场:惠普曾经提出了14.25美元的收购价,原因只有一个:我们是最棒的,我们代表着业界的最高标准。这才是整件事情最重要的前提。一旦我们接受现在这个打了折扣的报价,就等于承认我们不代表最高标准,那买卖还是做不成。约翰奥法雷尔赞许地点点头。最后,董事会忐忑不安地接受了我的意见。

我告诉惠普公司,必须以14.25美元收购Opsware公司,否则免谈。两个小时后,对方答应了。这期间,戴夫康特的脸色一直都没有缓过来。我们做成了这笔交易,如果不是安永国际会计公司背后拆台的行为,我们本可以多赚一个亿。直至今日,我都对安永国际会计公司耿耿于怀。

讲述这段经历是想提醒大家,当你以为在生意场上可以信赖别人时,结局往往令你大失所望。出现这种情况时,一味地计较谁是谁非毫无意义。你需要做的,就是打起精神去应对那些危机。

解决问责与创意之间的矛盾

一位软件工程师在现有产品架构中发现了会严重削弱产品功能的漏洞。他说,自己可以在三个月内完成对这一漏洞的修复。每个人都认为,用三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一次漏洞修复完全可以接受。可结果是,虽然他的建议是正确的,但整个过程持续了9个月。这时,你会奖励他的大胆创新呢,还是追究他未能按期完工的责任?

如果你像控方律师一样,严格按照合同条款的规定对他提起诉讼,那肯定会打击他和所有人的积极性,使大家以后不敢再做任何担风险的事情。假如你立场坚定地要处罚他,那就别怪以后有人拿忙不过来这样的借口来搪塞你,不帮你解决棘手的问题。

换一种做法,如果你不追究他未能按期完工的责任,那些能保质保量按时交付任务的员工就会觉得自己像个傻瓜。既然总裁可以奖励那个延期6个月才完工的家伙,我为什么还要加班加点地赶在最后期限前完工?如果你手下那些最勤勉、最具生产力的员工觉得自己被愚弄了,罪魁祸首就是你,因为你没能让别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就是所谓的问责与创意之间的矛盾。

想要解决这个矛盾,让我们先来做一个最基本的推论。你是否觉得自己的员工总体上具备智慧、创造力以及工作热情?还是觉得他们既懒惰又奸猾,天天无所事事?如果你的推论是后者,那不妨放弃在你的公司搞创新的想法,因为你根本无法做到。如果你持前一种看法,相信自己的员工有能力、有活力,并且事实证明的确如此,那自然再好不过。可是,你必须问责到位,否则就会背上愚弄他人的嫌疑。对此,你怎么看?

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问责制:努力程度,承诺,结果。

努力程度

这是比较容易考量的一个因素。要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公司,一流的工作态度必不可少。假如有人在工作中敷衍了事,不尽最大努力,那就必须要受到处罚。

承诺

许多经营得当的公司都会有这样一些管理宗旨:勇于承诺,兑现承诺。诚然,如果你参与了某项任务但又没有按要求完成,你会让每个人都大失所望,而这种失望情绪是极具传染性的。要求人们对承诺负责任,这是确保工作顺利完成的一个重要因素。兑现承诺的难度系数有高有低,因此问责的程度也会有相应变化。写一份市场宣传资料或是发一封电子邮件与完成一个软件项目绝不是一码事。如果谁完不成前面这项任务,你必须严肃处理。而后者则可能涉及计算机科学中的根本性问题,情况要复杂得多,因此你必须审慎对待。

结果

根据结果确定问责程度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如果有人像开篇故事里那样没有按期交工,你是否应该追究他的责任?答案是,不一定。你得根据以下几条标准来做决定:

员工的资历。和年轻员工比起来,老员工能更准确地预测未来的工作结果。

任务的难度。有些任务确实难度很大。当你的产品在竞争中技不如人时,当经济衰退无孔不入时,你会发现,想把产品销量提升上去简直比登天还难。当你想搭建一个平台,使其能自动高效地执行串行程序和并行程序,以便最终实现扩展程序时,你也会发现这其实很难。我们很难对未来做出准确的预期,并且很难达到这个预期。所以,在判断结果是否达到预期时,你务必要考虑任务难度这个因素。

是否存在不必要的风险。尽管你不想因为人们甘冒风险、大胆创新而去责罚他们,但也要记住,并非所有的风险都是必要的。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有时深入虎穴也不一定能捉到虎子。喝下一整瓶杰克丹尼酒然后跟在汽车后面跑,这算得上是勇气可嘉,但就算你追上了汽车,也得不到什么奖励。当你的员工没能实现承诺时,想想看,他是只有匹夫之勇而不考虑后果呢,还是想法一流而只是没能成功?

回过头来看问题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开篇提到的那个问题,考虑下面这几个因素:

他是资深员工吗?如果他是你公司的总设计师,那你就得让他好好提高一下自己规划工作的能力,以免拖累公司。如果他入行时间不久,那就该借此机会好好点拨点拨他,而不是一味地指责他。

任务的难度如何?如果是一次足以改天换地、创造奇迹的任务,你就不能大发雷霆,相反,你得感谢他。如果仅仅是一个拖沓了太长时间的小项目,你就得认真解决。

这是一次正确的大胆尝试吗?新产品是否能在中短期占领市场?如果是,无论他是用了3个月还是9个月,这都是一次正确的尝试。今后再遇到类似情况时,你也应该持这个态度,而不必绞尽脑汁苦苦思索。

小结

在高科技产业中,你很难未卜先知。平庸与杰出之间的差距往往就源于你的态度,源于你是否放手让员工大胆创新,不折不扣地实行问责制。责任固然重要,但也并不是唯一的重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传记纪实 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上一章下一章

解决问责与创意之间的矛盾

91.18%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