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捉虫)

第十九章(捉虫)

连灌了几天苦死人的药,花晓葵的病总算是好了,但因为犬夜叉的热心,留下了心理后遗症,对动物内脏无比讨厌。

奈落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好似从此消失匿迹了一样,花晓葵在心里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所以暂时隐匿起来,但找不出根据,只能压在心底平时留个心注意。

冬天过去,春天来了。

枫之村里种着几株樱花树,粗壮的树干,粗糙的树皮,树冠舒展的很开,就像一个树伞,附近也有一个天然的樱花林,树龄不如村子里的,但胜在数量多。开花的季节到了,长出满树的花苞,羞涩的站在枝头,含苞待放。

粉红色的樱花开满枝头,满树灿烂,如云似霞,尤其是附近的那一片樱花林,看过去真是美极了。花晓葵兴致勃勃的打算在樱花林里呆上一天,好好欣赏这美丽的樱花,花期不算短,但开的最美最值得观赏的辉煌时间短暂,错过就太可惜了。

“真是漂亮啊!要是有照相机就好了,可以拍下来,洗成照片,想看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看!”花晓葵站在樱花林里,兴奋的四下张望。开满树的粉红色樱花十分灿烂,一阵微风吹过,花瓣纷飞随风飘散,下起浪漫的花瓣雨来。

兴奋的在樱花林里转悠,观赏这份难得的美景,缺乏娱乐的古代,真是没什么好玩的,花晓葵算是明白为什么古装电视剧里总是有人组织起来一起赏花赏月,实在是因为太无聊,只好抓着这么一点乐趣。

花晓葵在樱花林里快乐兴奋的观赏,金色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挥洒在她身上,走在樱花林间,双眸熠熠生辉,看上去那么的神采飞扬,一身上白下红的巫女服,透出一股纯净清雅的气质,风吹过,枝头摇摆,在她身边落下樱花雨,更添一份浪漫色彩,画面唯美圣洁。

落在旁人眼中,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某处,就有一双暗红色的眼睛,不动声色的暗中看着。花晓葵观赏樱花,殊不知自己落入旁人眼中,被当成一道亮丽的风景观赏。

心情放松畅快的观赏盛开的美丽樱花,但视线触及某个消失一段时间却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后,立即凝重,换上警惕戒备的神色,神经高度紧张,下意识召唤出园艺师之壶,以防对方做出不利的事而自己来不及应付。

如此明显的变化引起奈落心头一阵不快,上一秒还满脸轻松欢悦,看见他后下一秒就换上一副戒备的神色,半点不复方才的自然畅快,眼神紧张警惕的好似在看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毫不犹豫把他排斥在外。花晓葵眼底浓浓的猜忌不信任刺痛了奈落,蠢蠢欲动的想要撕掉她令他不快的表情,连锁反应一般,暗红色眼睛里的几分暖色如阳光下的雪似地消融,被阴霾取代,看上去很不友好,浑身的气息也发生明显的变化,空气里充斥着危险的火药味。

本来就算不上特别会察颜观色,奈落还披着白色狒狒皮,只露出两只眼睛跟下巴,花晓葵压根就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只感觉到气氛蓦然紧张起来,充斥着一股压力,让她心底一沉。

暗自纳闷,奈落难道也来看樱花?消失了一段时间害得她紧张个半死生怕他是在谋划什么,算计她跟桔梗好抢夺四魂之玉,虽然她给他添了一个大麻烦,鬼蜘蛛现在一定闹腾的厉害,但奈落哪有那么容易被难住,两个渣说不定就臭味相投,融合成了一个,不能大意!

任花晓葵的脑袋想破头也想不出奈落跑到樱花林里干什么,奈落不搞阴谋了,闲情逸致的在这里赏花?摇摇头,妖怪与人渣的结合体哪有这样的浪漫细胞,过个十几年说不定会有,但现在的奈落还是算了。难道说是打算偷袭她的?唉,也不对啊,人都看见了还偷袭什么,这么大刺刺的站她眼前,一点偷袭的架势都没有!

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狭路相逢。

运气不好,难得有点娱乐可以观赏一下樱花,结果遇见死对头,什么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哦……一段时间不见,你的态度真是冷淡啊!你的眼神似乎在说,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就这么令你碍眼,神情变化的这么快,不加一丝掩饰……”奈落暗红色的眼睛阴霾的盯着花晓葵充满警惕紧张神色的脸,发出几声低低的冷笑,“刚好……我也觉得非常碍眼!”你的眼神,你的表情,你的举动,真是太碍眼了!

花晓葵不是特别厉害,弱点有不少,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速度,凭她垃圾的运动细胞,短时间里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跟上奈落,人家可是占着先天优势,更何况她的重心放在园艺师之壶上,不怎么锻炼自身体能。

即使反应过来知道该躲避,也作出了闪躲的动作,但是耐不过人家快速的反应,花晓葵的近身战斗能力太差,被拉近距离就糟糕了,而且奈落目标明确,洞悉她的弱点,在花晓葵使用园艺师之壶以前先一步抓住她的手腕。

“呜……”背部猛然撞上树干,花晓葵痛得泪目,手腕被用力抓紧,剧痛令她抓不牢园艺师之壶不自觉松手,掉在了地上,右手被举起抵在上方,脖子被用力掐住,头微仰下巴抬高,直视着奈落的眼睛。

奈落想要杀她的话,似乎用不着偷袭啊,她的近身战斗能力实在太差,在她反应过来以前奈落就可以轻松制住她,终究是时日尚短的半吊子,比起桔梗差远了。这么一想,觉得奈落会偷袭她似乎就显得自视过高了,众多妖怪的结合体……就算是两只妖怪合体,其战斗力也不是1+1=2的问题。

故意变成犬夜叉的样子偷袭桔梗,更多的是为了污染桔梗的心灵,挑拨她和犬夜叉,而不是力量不足?

被掐的快喘不过气,葵怒视奈落,近距离看,暗红色的眼睛充满她看不懂的情绪以及一丝戾气,她只觉得他似乎是比她还生气。花晓葵茫然,奈落生气什么?

“你还是生病的时候乖乖的样子看着顺眼一点,现在的表情眼神真是令人不愉快!”奈落低沉的声音泄露出一丝情绪。不许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好似他是多余的,不应该存在!

“果然是你这个家伙!桔梗若只是个普通的医者,我就算捡回一条命也会烧成笨蛋!!你这个混蛋太阴险了,害我喝了好几天苦死人的药不说,犬夜叉那个笨蛋好心办坏事的给我弄了什么妖怪内脏大杂烩,恶心死我了!!”听奈落提起,不好的回忆浮现,花晓葵脸色难看,也想起那个恶心难喝的味道,胃里一阵翻涌……

“……人类的身体就是脆弱,只是这样而已就会酿成大麻烦!”

“混蛋,你给我去死!!”对奈落本来就是好感为零,这下是往负数降了,本来前面还不是那么肯定,奈落没有否认,只是说一句是她的身体脆弱,听上去好似是故意的,或者是推卸责任,花晓葵眼睛冒火的瞪着奈落,恨得牙痒痒。

使劲掐着花晓葵的脖子让她说不出话来,高深莫测的盯着花晓葵的眼睛看。

“你的眼睛……真是叫人不愉快!”奈落沉默半晌冒出这一句,低沉的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厌恶。

花晓葵毛骨悚然,他难道想挖掉她的眼睛?!

眼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花晓葵慌起来,挣扎,右手使力想摆脱奈落的扼制,左手毫不留情的抓他掐住她脖子的手,奈何如蜉蝣撼树,只抓出一道道细细的红痕,怎么也无法令奈落的手臂移开。

“这种无力的挣扎有什么用,人类脆弱的身体……尤其是女人,更是软弱无力!”奈落低沉的嘲笑,好似讥讽花晓葵在做无用功。只露出眼睛跟下巴,看不清什么表情,“害怕我挖掉你的眼睛吗?”

召唤园艺师之壶,掉地上的喷壶消失,下一秒出现在花晓葵左手中,手快的立即发动,但是奈落反应不慢,迅速打落喷壶同时制住她的另一只手。从地上猛然钻出许多绿色的藤蔓,灵活似蛇的往上面缠绕,与此同时,花晓葵猛然抬脚朝奈落下面踹去……

没踹到,被躲过去了……

“同样的招数你以为两次都会有效吗?早就料到你急了会做出什么,也只有你才脸皮厚的能下得了脚……你的连环攻击没能奏效,反而把自己带入一个尴尬的境地。”奈落讽刺道,还恶劣的特意身体前倾轻蹭了一下,满意的看到花晓葵炸毛,脸红得快冒烟。

花晓葵那一脚被奈落闪过去,细细的绿色藤蔓猛然往上缠绕,于是……断子绝孙脚失败的花晓葵,抬起踢出的脚被自己弄出来的绿色藤蔓缠绕住了,要命的还不止这个,召唤藤蔓的举动被奈落打断,结果弄巧成拙没达到想要的结果,反而把两人紧紧的捆到了一起,花晓葵抬起的脚被缠绕住收不回来……

远远看去,奈落若是不披着宽大碍事的白色狒狒皮,两人看上去就像是……忘情的要在野外打野战……

“呜……”花晓葵猛冒冷汗,在心底嚎叫,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场景啊?!!脚收不回来……可恶!王八蛋别靠过来,碰到了碰到了啊啊啊啊啊!!!!

单腿挤进对方叉开的两腿间,故意暧昧的摩擦了一下,感受到她僵硬的身体猛然一个激灵颤抖了一下。低头在花晓葵耳边轻声说话,温热的气息喷吐到她敏感的耳朵上,引起一阵异样的感觉,电流蹿过,颤栗。

“鬼蜘蛛真是一个愚蠢的男人,被引诱的向妖怪出卖自己的灵魂,你也笨拙的可怜……还真是作茧自缚!!知道吗,现在鬼蜘蛛非常兴奋啊,即使被我压制下来,我也感觉到心中涌上一股蠢蠢欲动,你说,我现在想做什么?”低沉的声音透着迷人的磁性,暗红的眼睛眸光深邃起来,深不见底,隐藏着某种暗示。

……鬼蜘蛛那个好色的人渣能想干什么!在他不止一次的眼神骚扰下,她早就知道了,还经常因此火大的暴力他,奈何鬼蜘蛛太过越挫越勇,百折不挠,如有实质的目光越来越叫人不自在。

大腿内侧感觉到某个又热又硬的东东,花晓葵的脸色走马灯一样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都轮了一遍,下意识想并拢双腿,结果勾住奈落的腰……脸蛋发烧的发现感觉更清晰了……

“葵真是配合……”奈落愣了一下,唇角勾起古怪的弧度,看出某只的尴尬羞涩,故意逗她的。敏感的察觉到有人在靠近这里,眼珠微转,瞅着脸红的快冒烟的花晓葵,心底滑过一丝恶劣。

“混蛋!谁配合了?!!不小心的不小心!!”花晓葵羞愤的冲奈落大喊。身后不住的冒汗,心中小人祈祷,奈落,你可千万要保持住阴谋师的伟大形象,刚诞生不久的纯洁(?)乖宝宝,千万不要被鬼蜘蛛带坏了!!

“是吗,无所谓……”奈落将披身上的宽大狒狒皮扒下,露出本来面目,俊美文雅泛着淡淡忧郁气质阴柔美男子,随手一翻狒狒皮遮掩住从下往上缠绕的细细绿色藤蔓。

花晓葵被奈落莫名的举动弄得一愣,看他竟然露出真面目更是一愣,正值少女怀春的年龄,跟一个美男子离这么近当然会发傻,虽然奈落是一个坏人,但皮相长得好就是会吸引人眼球。一头雾水,傻乎乎的看着,不明白他遮盖住绿色藤蔓想干什么。

眼尖的瞧见樱花林里远远走来的桔梗,上白下红的巫女服被树木遮掩住大半,但她还是瞅见一角。刚想开口呼救,让桔梗过来把万恶的奈落打跑,猛然感觉到唇碰到一个温热的物体……

“唔唔唔……”眼睛愕然瞪大,嘴巴因这突来的意外惊的下意识微启。

嘴唇碾压厮磨,一条狡猾的舌头趁机滑进去,在口腔内肆意搅动,纠缠着她强迫回应,强势霸道的不容拒绝,毫不客气的掠夺着氧气。

花晓葵觉得自己快窒息了,眼前一阵发黑,脑袋轰鸣,晕乎乎的只知道下意识的躲避拒绝。脸闪躲的左转右转,然而温热的物体却如影随形的攫住她怎么也甩不开。紧贴的身体温度急急攀升,带给她极大的不安,害怕的想后退却被自己弄出的藤蔓阻碍,挪不开半步,而且身后是一棵树,无路可退。

桔梗走在樱花林间,朝着前面感觉到古怪的地方走去,那里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妖气,但是……只看一眼便立即非礼勿视的转身藏到一棵树后,脸上浮出一抹红晕,尴尬。奇妙的角度问题,桔梗眼中,花晓葵在跟一个陌生的……男性半妖忘情拥吻,似乎还有向野战发展的趋势。没有看见花晓葵的挣扎,也没有看见绿色藤蔓,大部分被狒狒皮遮掩住了,而且这样的场景桔梗怎么好意思仔细观察,只凭一眼模糊的印象,可找不出破绽来。

尴尬僵硬的站在一棵樱花树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木屐好半晌,决定悄悄的离开。

桔梗会这么容易误会,连丝怀疑都没有,那张眼熟的白色狒狒皮起到重要作用,她记得花晓葵对木屋里的那张狒狒皮很挣扎的样子,一名男性半妖的东西。

花晓葵挣扎的是喜欢那张狒狒皮但那是奈落的觉得膈应,桔梗理解的是花晓葵也许对那个半妖有意思,但在顾虑什么,所以挣扎,这种事又不好明问,误会就这么产生了,古代思维与现代思维的差异……今天看见的场景更是令误会升华了。

“唔唔唔……唔唔……”花晓葵泪目,桔梗别走啊!!!误会,这是误会!!

令人窒息的深吻,挣扎渐渐虚弱下来,花晓葵眼前发黑眼冒金星,抗拒都显得绵软起来,当她怀疑自己会不会丢脸的死于接吻,奈落终于心满意足的唇分,拉开一条充满**暧昧气息的银丝,注视花晓葵颜色红艳的唇,轻轻舔过性感的薄唇。

终于得到解放,花晓葵大口大口的呼吸,贪婪的吸取着空气获得氧气,胸口剧烈起伏。

“哼哼……”奈落发出低沉的笑,暗红的眼睛冒出妖异诡谲的红光,危险的气息弥漫开,抬手捂住眼睛,“鬼蜘蛛哟……受到刺激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吗?你是我的一部分,妄想夺得控制权是不可能的!”

花晓葵还在喘气,缺氧的感觉太痛苦了。手指轻动,想趁着奈落看上去似乎不太对劲……被狡猾奸诈的奈落先一步按住,计划胎死腹中。

“真是一点都不能放下警惕,刚回过神来就想动手吗?真是无情的女人呀!”奈落眼中的红光慑人,充满危险气息,靠近,在花晓葵耳边低语,“这次就先放过你,鬼蜘蛛又开始活跃了……你的确是给我添了一个大麻烦啊!”

披上狒狒皮,挣脱来藤蔓的束缚,花晓葵排斥的意志令它们的束缚力量减弱很多,奈落匆匆离开,找个地方藏起来忙着内斗去了。

桔梗在樱花林里遇见了想抢夺四魂之玉的椿,将她的式神弹回去。

花晓葵脚步飘乎乎的走过来,幽怨的看着桔梗。

想起方才撞破的情景,桔梗尴尬的撇开脸,虽然心底非常疑惑,但她从不能问出来?

葵,刚才跟你接吻的半妖是你的恋人?

这个时代对感情含蓄矜持的女性可问不出这样的问题。

虽然心底非常幽怨尴尬,但桔梗什么都不问的装傻充愣,花晓葵总不能首先提起,说“桔梗,我刚才被一个混蛋强吻了”这样超级丢脸的话?只会让人觉欲盖弥彰。

两人无语对视。

桔梗率先抬脚朝村子走去。

花晓葵默默跟着,心底恨得牙痒痒,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奈落好看!!!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捉虫)

28.79%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