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局

僵局

()“小心!”亚连愣了会,还是反应迅速的挡在了一个被恶魔攻击的人面前,用神之道化的盔甲挡住了恶魔炮弹,站在他身后的黑发黑眸的男子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亚连左眼上转动的齿轮,表情沉凝,没有一丝被袭击的恐慌感。

“这位先生,请小心了,这些恶魔射出的炮弹一旦击中人体就会染上恶魔病毒的,还有这些爆炸产生的气体,也千万不要接触!”亚连好心的提醒,这个青年和师姐一样是罕见的双黑人种,给他不错的好感度。

“你接触并没有感染病毒。”双黑青年对着亚连笑了下,眼眸越发深邃。

“因为我是神选者,拥有神赐予力量的驱魔师。”亚连认真解释,“驱魔师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好人类不被恶魔杀害。”

“神选者?”男子表情有片刻的凝滞,随即嘲讽一笑,“真是有趣。”

亚连有点奇怪于他古怪的反应,正准备问些什么,但是一道尖锐的冰棍直接穿透三个恶魔之后悬挺在他面前,用力的在他脑袋上敲了敲,远远的,黑制服莫莫声音传过来:“笨蛋,还愣在那里干嘛,不快点帮忙,你想累死我啊!”

亚连慌忙捂头:“我错了我错了,师姐别打了!”他慌忙按住左臂,变化圣洁为重剑,朝着那边正和莫莫厮打在一起的LEVEL4跳过去,LEVEL4虽然很厉害,但是比不过师姐,单对单师姐绝对稳赢,但是一对三就太危险了,他不能让师姐一个人对付三个LEVEL4!

这边黑制服莫莫加上亚连和三个LEVEL4外加数不清的LEVEL3、LEVEL2、LEVEL1打的乒乒乓乓的很是激烈,莫莫还特地用成千上百的巨型冰莲结成法阵,将现场看得见的恶魔大半圈入这个范围之中,困死在内,不得乱走。至于剩下的吗……那还真的对不起了,要是那些猎人不小心死了,也怨不得她,在法则限定下,她能用出来的力量实在不足以一次性覆灭掉全部的恶魔。

那边白裙子莫莫已经找上了蚁王,两个人都是猎人世界法则所能够承受的最大力量,打起来也是不分上下,蚁王念力浑厚不怕持久战,而莫莫完全就是力量太高被限制只能细水长流,照这种打发,一百年也不见得能够耗得干她的力量。周围上前的,不管是猎人还是蚂蚁,都是擦着就死,挨着就伤,完全无法接近两个人的战场。

在这样的混乱下,人类的一方也和蚂蚁打了起来,当那些漏网的恶魔也参与了进来,不分你我的开始攻击起来,在死了几个猎人和奇美拉蚁之后,两边土著居民怒了,也按不住的朝着这些恶魔攻击起来,三方你打我我打他他打你的彻底搅和在一起了,整个战场算是彻底乱了。往往是这边奇美拉蚁给了一人类一尾巴,那边恶魔就挥舞着兵器砍上来了,奇美拉蚁就连忙和恶魔打,那边又来个人类把恶魔一拳打爆,奇美拉蚁又开始攻击人,人反击,再被恶魔缠住……

不管是白裙子的莫莫还是黑制服的莫莫每次抽空往这边的战场上看的时候都忍不住狠狠的囧了一把,喂,这算什么事啊,照这种打法,最后能活下来几个都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滚开!”黑制服莫莫一脚将LEVEL4踢飞出老远,才猛地一撑地面,后空翻一圈落到白裙子莫莫身边,和她同时挥刀将蚁王砍飞出去。

两个人算是有了一分钟的空闲了。

“这样打不行,太慢了!”黑制服莫莫郁闷,那三个LEVEL4配合默契不说,皮糙肉厚外加血量变态,怎么打都跟小强一样难以消灭,恢复速度又太快,实在是让她打的胃疼。

“蚁王也很难打的好,他是属于最终BOSS的,攻高血厚还带外挂!”白裙子莫莫愤愤不平,“这个才难打!”

“那换换?”黑制服莫莫眨巴眨巴眼睛,对蚁王很感兴趣,大不了她多用几次写轮眼把蚁王放倒就是。

“不要,三个LEVEL4抵得上一个半蚁王了,我脑残了么?”白裙子莫莫翻个白眼瞪回去。

“要是白哉在就好了。”黑制服莫莫开始想念自家亲亲老公了,“他的刀多好用,要么念澜宝贝在也行啊。”

“你应该呼叫蓝染那厮。”白裙子坏心眼的建议,“他才是真正带外挂的反派BOSS,BOSS打BOSS,正好。”

“他是疯子!”黑制服莫莫脸色发绿,猛的转身,“还是我自己来。”

“早说就是吗。”白裙子莫莫反手将斩魂刀插回腰间。

两个背对背的莫莫血色眼眸中的黑色六芒星转动的速度同时加快,几乎在同一时刻,巨大的血色骨架升腾而起,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燃烧着赤色火焰的巨大盔甲武士,正是万花筒写轮眼的招数——须佐之男!

说实话,要不是逼到头了,莫莫是绝对不会选这招的,虽然这招万花筒写轮眼的终极招数十分之利害,但是使用时所要承受的痛苦也是剧烈的,尤其是对莫莫这样身体敏感度是正常人十倍的人而言,更是痛苦万分,如果不是莫莫已经习惯了疼痛,她也不会选这个招数,这是她在限定范围内能使用的最大招数之一了!

“亚连,让开!”莫莫召唤出来须佐之男的一手丛云牙的精神体,一手是火焰凝成的巨大盾牌,就这样一刀挥过去,速度极快,险险擦过亚连将他对面的那个LEVEL4的恶魔的双腿一刀砍断。

而白裙子莫莫已经用同样的兵器削断了蚁王的尾巴,这还是因为蚁王发现不妙躲得快,不然被砍断的就不止是他的尾巴了。

两个巨大的血色纯能量状态的盔甲武士给战场上的人们带来的震撼惊讶可不是一星半点,变态强悍的攻击力,灵敏的反应,外加近乎无敌的防御,这不是外挂是什么!

战场再次热闹起来,念力技能漫天飞,恶魔炮弹也是四处乱打,再加上那两个破坏力暴强一把的巨大的须佐之男,好好的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也变成了烂泥地,大树被掀翻,土地被打出一个个坑坑洼洼,恶魔的自爆让人防不胜防,奇美拉蚁也是难缠的要死,猎人们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来的,更是不要命的打。

这一战从午后打到深夜,从深夜打到清晨,当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这场战争终于以黑制服莫莫清剿掉全部的恶魔、白裙子莫莫成功干掉了蚁王为结局,虽然人类这方伤亡惨重,但幸运的是,还是胜利了。

“总算结束了。”穿着黑色教团圣蔷薇制服的莫莫满身狼藉,一身好好的制服也破烂不堪,疲惫的随便捡了块石头坐下来,莫莫抬手将圣洁收回,重新变回耳坠戴到耳朵上,亚连早就瘫了,战斗一结束,他就解除了圣洁的解放,躺倒在地,可怜的喘着大气。

“唔,辛苦了。”莫莫像拍小狗一样的拍拍他的脑袋,顺带的甩了一个治愈术过去。

“师姐才比较辛苦。”亚连勉强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三个LEVEL4的恶魔莫莫直接干掉了两个,最后那个被亚连干掉的还是被莫莫砍掉腿的残废,其他的恶魔大部分都是拥有飞行能力速度极快的师姐干掉的,他只不过在一边打下手,偶尔解决下漏网之鱼而已。

“该死的千年公,等我回去……”莫莫已经眯着眼睛开始思考满清十大酷刑了,或许应该向飞坦同志请教一下最折磨人的酷刑?这个主意不错。

“金,金,有没有受伤?”这个是因为完全主人控了的莫莫,一砍死了蚁王,白裙子,不,现在应该叫红裙子莫莫了,她那漂亮的白色裙子现在沾的都是血,血染透了裙子,都看不出来本色了。

“我身上伤不重……”金有点呆的看着莫莫紧张的伸出小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摸得他升腾起另一种冲动……哦,这可不是时候!!

“呜呜,都是莫莫的错,金被伤害了!”莫莫眨巴着雾蒙蒙的漂亮大大猫眼,小声的哽咽两声,立马又正了脸色,用力拍了拍胸脯,“不用担心,莫莫现在很厉害了哟,保证治好金的!”

说到这,莫莫就朝天祈祷样的举起双手,比出一个奇异的手势:“大言灵术——时间逆转!”耀眼的金色光芒将金和莫莫笼罩其中,金身上的伤口迅速消失,就连身上破损污泥的衣服都逐渐恢复到打斗之前的模样,而他所损耗的念力,也尽数恢复,只是短短两个呼吸之后,金就恢复到最佳状态,差点没让周围的人眼珠子瞪下来,这到底是神马能力,这么彪悍?!!只是,在使用这个术之后,莫莫的小脸也迅速的憔悴下来,脸上的血污更显得碍眼。

“好了,停下来。”金看着莫莫脏兮兮的小脸,连忙摸口袋,可惜的是他没有随身带丝帕的习惯,顿了一下,金就直接用衣袖去擦莫莫的小脸,这一擦,他才看出点诡异来,莫莫为什么双眼一直在流血!!为什么这血止不下来?!!“莫莫,你眼睛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金很担忧的看着莫莫,还伸出手来在莫莫面前晃了晃。

“没关系,只是使用过度,疲劳损耗超出了自我修复能力,所以会有短暂的失明现象,是那一招用的太多了。”莫莫摸了摸眼睛下面,血黏糊糊的,“这血是污血,排出来就好了。”眼部血管崩裂了一时没有修复回来而已,她又不会失血过多挂掉,所以无所谓啦!

金脸色全黑了,说好保护莫莫的,不会再让她受伤的,结果还是变成现在这样。他很惭愧。

“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眼睛瞎了,要是想快速复原,把眼睛挖下来再长就是了!”黑制服的莫莫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双眼已经恢复到黑色,目不斜视的迈过满地的尸体障碍,直接走到揍敌客一家旁边,伸出手来,她的手心再次出现设下巨型结界的塔罗牌,塔罗牌在她手中旋转一圈化作一对六角发卡,莫莫微微眯起双眼,对着揍敌客的位置指了指:“完全复制:双天结盾,我拒绝!”

六角发卡的两角流光一闪变成迷你小人张开了橘金色的结界,将揍敌客全家笼罩其中,那些伤势还有破碎的衣服也如同之前那个莫莫使用的术一样恢复过来,只是速度慢的多了。

“奇犽。”莫莫没有回头,直接叫名字,“站进去!”

奇犽犹豫的看着同样伤痕累累站在他旁边的小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小杰能进去吗?”

“不可以!”黑制服莫莫冷淡拒绝,“他是金的儿子,又不是我儿子,凭毛我帮他治疗,你要是不愿意治疗,给我到家里刑罚室呆着去!”

“凭什么!姐姐你好过分!”奇犽怒了。

莫莫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看他,双眼下的血还是寂静无声的流淌着:“凭什么,就凭我叫莫莫•揍敌客,我是你姐,我比你强!”末了,莫莫还不忘和伊路米抱怨了一句,“伊路米哥哥你把奇犽宠坏了,他真是太任性了,完全不像揍敌客家的孩子了,爸爸你的基因绝对是突变了!”他们家怎么会有这么阳光善良活泼向上的娃来,她和伊路米那么小吃的苦都算什么啊!

“我只是在迁怒。”白裙子的莫莫站起来,按了按奇犽的头,语气不善的看着自己的另一半,“不要太过分了,你要是这样对我在意的,不要怪我到时候同样对待你在意的。”

“你可以试试。”黑制服莫莫冷着脸,心里把害她们搞成现在这种僵硬局面的主神那个死鸡蛋骂个狗血淋头,该死的,精分成两半,打起来会死人好!

“比如说……念澜?”白裙子莫莫玩味的说了个名字,“你说,我要是告诉他,我讨厌他,会怎么样?”

黑制服莫莫脸色刷得就沉下来了,就之如金的一切对对方的意义一样,念澜就是她的逆鳞,虽然知道对方是绝对不可能真的伤害念澜(她也不会真的伤害金),但是逆鳞被触,还是让她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啊!

拥有同样记忆同样灵魂只是经历不同的莫莫陷入了僵局,沉默了好一会,黑制服莫莫先说话了:“我先把亚连送回去,把那边的事情解决掉,你把这边的事情同样理顺了,到时候再来。”说完,她就转身走开,拎着亚连带着他重新回到诺亚方舟上,在又一阵优美动听基调却略显悲伤的钢琴曲中,巨大的黑色诺亚方舟消失在天空之中。

莫莫仰头看着天空好一会,才沉默的低下头,好一会,才转头对着金和揍敌客家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撩了撩乱糟糟的头发:“好,现在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问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僵局

95.61%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