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一个人

()莫莫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低下头思考了一会,才猛地仰起头,翻出一个黄金荆棘王冠和一柄有她人高的权杖,权杖顶部一颗拳头大小的洁白圆珠悬浮在爪状中心。

莫莫把那顶王冠放到头上,右手握住权杖,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金一眼,这才慢慢的道:“把那些伤者放下,暂停治疗,死者也停止收拢。”

金怔了下:“莫莫,你要做什么?”

“大范围的预言术。”莫莫看着金,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来,“这可是要收费的!”

金傻傻的笑了笑:“没关系,我的财产都给你,那……麻烦你了。”

“金。”莫莫仰起尖尖的下巴,银色的眼眸在慢慢的加深颜色,渐渐变成了耀眼璀璨的金色瞳,更加诡异的是,她的左眼瞳孔变成了亮银色的十字形状,右眼之中出现一个颜色更深的金色的沙漏状瞳孔,看到金满脸惊讶的样子,莫莫表情有些好笑,很轻的说了一句,“这个形态,说起来,是最接近传说中神的模样啦,就连能力也是一样。”

深吸一口气,莫莫举起那个细长的权杖,慢慢的悬浮起来,离地半米的距离,莫莫闭上了左眼,右眼的沙漏状瞳孔突然亮了起来,居然在眼眸之中旋转了一圈,莫莫的声音缓慢的响起来:“以吾血脉传承信仰为证,以吾身承受汝等之罪,请宽恕,赐予汝等新生!大预言术——时空逆转!”

伴随着这句话的尾音落下,莫莫身上蓦然放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将周围尽数笼罩其中,一道道神秘的符文自莫莫的右眼中不断旋转的深金色沙漏之中溢出,在空气之中缓慢飘荡,符文越来越多,莫莫身上的白色光芒也逐渐的淡了下去,这些人也看到了周围的情况,无数金色的神秘字符环绕在莫莫身边一圈一圈的排列整齐,缓慢旋转着,逐渐扩大范围,短短十几个呼吸之后,那金色的字符就扩大到百米的高度,以莫莫为中心半径五百米的位置,密密麻麻的金色字符排列整齐,或缓慢或快速的在旋转着,空气中隐约的,似乎还响起了教堂祈祷的圣音,让这些饱受伤痛折磨的战后人们精神逐渐的放松,沐浴在这柔和的气息之中。如果有人问什么是神的声音,什么是神的福祉,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的存在……那么,这些人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你,他们真的看到了神的恩赐!

莫莫依旧悬浮在那里,权杖上的白色圆珠飞快的旋转着,莫莫全身都笼罩在一层柔和静谧的白色光芒之中,看上去真如神子降世,圣洁而美丽。

“啊,凯特叔叔!!”小杰突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才在战斗之中被操纵最后他不得不含泪杀死的凯特叔叔,他,他的身体在复原,而且刚刚动了一下!!

“时空逆转之术。”莫莫的声音轻飘飘的传过来,似乎隔着什么,带着颤音,似乎飘渺的难以琢磨,“我会将他们身上的时间逆转到之前,将这段时间驱逐,只是,死亡之人身上要扣除死亡时间的十倍时间的寿命作为重生的代价,受伤之人也要扣除双倍时间为代价。”她才不会脑残到将这些伤害全部转移到她身上了,就算看在金的面子上救人也没有那么苏。

小杰似懂非懂:“就是说,凯特叔叔死了有十三天了,复活要扣除十倍,那就是一百……一百多少天?”小杰豆豆眼了。

“一百三十天,三个多月,还不到半年的寿命!”奇犽脸都有点扭曲了,喂,复活就只要付出这么点代价啊!

“只有一次机会。”莫莫微微垂下头,“每个人身上能够施展的时空逆转之术,只有一次。”所以被她复活或者疗伤的这些顶级念能力高手们,下次再出了事,她才不会负责来,就算找上金也是一样。

只是,她可没说施展过了时空逆转就不能再次施展时间逆转了哦~~~~

可以说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人类损失的高手又再度被莫莫复活,只需要回去养养身子过了短暂的虚弱期之后又能活蹦乱跳回到自己的岗位了。揍敌客全家一票人又坐着飞艇向着自己家飞回去了,在舒适的豪华飞艇上,莫莫开始接受三堂会审了。

“莫莫,你太莽撞了,这种大范围的时空逆转……不管怎么样,都会对你造成非常大的伤害!”深知强大的能力就需要更大的代价,爷爷桀诺有点不满和担心。

“这个不用担心,虽然时空逆转这种大范围的术的确需要我耗费同等量的生命力……可是我是可以对我自己使用时空逆转的。”莫莫乖乖点点头,连忙解释,“凡是施加在我自己的术,是无限次的,因为我本来就继承了这种法则之力,所以代表着时空法则的我可以说是永恒的存在,不会有事的。”莫莫指了指自己的右眼,那里深金色的沙漏瞳孔更显得妖冶而神秘。

“那……姐姐你左眼里的十字是什么啊?”奇犽好奇的上爪子趴过来看。

“是预言。”莫莫睁开左眼,“左眼里的是十字圣痕,当我用这只眼睛看着别人的时候,就能够知道他的未来……就比如,奇犽,你会在十七岁生日的继承揍敌客,成为新一任的家主。”

“不可能!”奇犽炸毛了,要知道他现在可还是很讨厌揍敌客家的责任的,他怎么可能会在十七岁就去当家主呢!!

“这是写好的命运,不会改变的。”莫莫微微笑笑,揉了揉奇犽的头发,没有说出另一件绝对会让他暴走的事情,“看见未来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尤其是完全无法控制的时候……所以大部分的时候我都不会睁开这只眼。事实上,我很少用这种力量。”一来太过逆天,二来还有个要命的缺点。

“为什么不,这个力量太厉害了啊!我都能感觉的到!”说实在的,奇犽可真是羡慕的不得了。

莫莫慢慢按住自己的双眼,将这种强大到带着让别人从灵魂深处为之敬畏的力量压下去,好一会,才慢慢的说:“你没有发现吗,当我用这种力量的时候,身体强度已经柔弱的如同病入膏肓的重病患一样了,超过十公斤的东西我都拿不动。过于强大的力量,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当年这个强大到震撼的血脉被激活的时候,又有谁知道她到底承受过什么样的打击和折磨呢。

恢复到全身环绕着念力的状态,莫莫才轻吐了口气,慢慢道:“我知道你们的疑问肯定很多,我还是从头开始讲起。”

莫莫沉吟了一下,决定隐瞒一部分事实:“我和伊路米哥哥到流星街试炼,分开之后我被家族的仇人围杀,拼着重伤发动了瞬移……那个时候我的念力已经很不稳定了,所以就被绞进了空间缝隙,身体当场就成了渣,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重生在另一个世界,那个国家叫英国,在首都伦敦的孤儿院门口,我那个母亲在一生下我和一个双胞胎哥哥之后就死了,我和那个哥哥就在孤儿院里长大。”莫莫说到这,明显的感觉到伊路米的不爽,呃,是因为莫莫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而不爽吗?!!她就知道……

席巴表情有点难看,女儿受了这样的罪,他却不知道,真是他的失误。

“咳,好在那个世界人的身体素质都比较差,就算是经过训练的高手也能被一个初级的念能力使用者杀掉,我五岁开了念之后就去当杀手啦,然后就和哥哥,呃,他叫汤姆,后来改名字叫Voldemort了,就和Voldy离开了孤儿院,重新在别处生活了。”莫莫喝着茶,“嗯,没多久,我才知道,在那个世界原来还有另外一种人,他们自称巫师,从出生起血脉里就流着一种力量,叫魔力,他们使用这种魔力生活战斗,与世隔绝。”说到这,莫莫还拿出她的魔杖使了个简单的魔法,看到自家长辈外加弟弟鄙夷的表情,干巴巴的笑了下,“啊,我虽然魔力很强,但是……魔法基本没怎么学,那些带有强大诅咒能力和杀伤力的黑魔法,我学不会。”

“大姐你好笨啊!”奇犽毫不客气的鄙视中……

莫莫狠狠敲了他一拳,才接着往下说:“呃,在十一岁的时候我们接到英国的一所巫师学校寄过来的通知书,然后就去学校了,可惜的是因为某些原因,我打伤了两个,还是三个同学,就被当时的副校长认定为危险人物,然后用黑魔法强行将我的灵魂与身体分割,我的灵魂在飘荡没多久之后就遇到了一个自称主神的家伙,它强行与我签订契约,然后封印了我全部的记忆,把我送到了别的世界开始轮回。”莫莫说到这,表情有点嘲讽和愤怒,“那之后我只能在各个世界来回飘荡,一旦我的力量提升到恢复记忆之后,就会被它带回去重新封印……就这样,直到一次我偷袭了它,虽然把那个叫主神的家伙打成了重伤,但是我自己的灵魂也被切成了两半,一半逃走,就是已经走掉的那个我,另一半也就是我被再度封印,这次它更狠,将我完全改造了,强行依附到半生物半机械的改造生物之中,还必须与其他人签订契约的那种,虽然力量可以不断的锻炼提升,但是永远都只能当一个傀儡……好在我有在被抓之前将全部的记忆复制了一遍传送给了我的那一半。”

莫莫说到这,表情便黯沉下来了:“虽然我们是同一个人,拥有着同样的记忆,可是我们毕竟经历不同,所以在融合的时候很可能出现对方主导自己完全依附再无思想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那一半在乎她的丈夫,她的儿子,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同样反过来也是一样。我们都不想让步,但是我们又不能不融合为一体……所以必有一战,我胜,就会留下来,她胜,就会去追寻她的幸福……”

伊路米表情依旧死板,好一会,才问了句:“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吗?”

莫莫摇头,笑容苦涩无奈:“没有。比较幸运的是她把记忆还给了我,而我们本身的力量强度又相差无几,所以胜负五五开罢了。”她没有说的是,莫莫的那部分还掌握着一种关键力量,那是她刻意舍弃放在灵王界的力量,又被另一半找回了,吸收了,总的来说,还是那一半的胜算偏大啊!

“放心,伊路米哥哥,她对揍敌客家的感情是不会变的,我们之间唯一的差别也只有……”莫莫看着坐在她身边的金,有些留恋有些舍不得,“也只有这个的差别了。”爱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勉强的来。如果她失败了,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在融合之后莫莫会对金态度稍微好些,还有那个人……莫莫忍不住郁闷,她是怎么了,初恋是那种开朗阳光的男人,第二次爱上的又是这种,一样的阳光开朗,一样的有责任心,莫非她最爱的就是这款,也不对啊,当初测试的时候按照她的性格爱上的都只会是那种特别危险特别疯狂就像库洛洛还有奈落这种人才对。

哦,还是会让她去死一死,为毛又想起这两个混蛋了!他们坑的她还不够惨吗,绝对要讨厌到底!!

至于她才是穿越者的事情吗,还是保留下来,她真的不确定,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还能不能毫无芥蒂的认可她的身份和存在。

这场谈话到此结束了,莫莫回自己房间洗澡换上干净的睡衣,又忍不住对着窗外的云层发呆,不能说,那些事情她怎么样都说不出口,告诉揍敌客家她只是多余的、虚构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揍敌客家族的成员,那她要怎么办?她不想离开爸爸妈妈还有爷爷,曾曾祖父,……最疼爱她的双胞胎哥哥伊路米,要她怎么敢说出来真实事情呢。

“扣扣”两声,门被敲响。

莫莫转头看过去,还是走过去打开了门,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莫莫呆了下:“……哥哥?”

“我有话和你说。”伊路米直接走进来关上了门,按下了暗锁。

“什么话……明天再。”莫莫突然有点心慌。

“刚才你说谎了。”伊路米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大大的猫眼依旧无神,只是沉默的看着莫莫,“为什么?为什么要对爸爸他们撒谎?”

莫莫脸上的笑容褪去,干巴巴的笑了两下,见伊路米不为所动的样子,声音都僵硬了:“伊路米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我怎么会撒谎。”

“我和你一起长大,莫莫,我了解你远比你想象的多,而且,你说谎的技术太差了。”伊路米依旧面无表情,“爸爸他们可能没有听出来,可是我看出来了,莫莫,你在怕什么,又隐瞒了什么?”

莫莫僵硬在原地,垂下眼帘,声音干涩:“不要问了。”

“我要知道。”伊路米毫不退让。

“我说不要问了!”莫莫突然爆发,念压徒然暴烈,周围的一些装饰物品都被这徒然爆发的恐怖念压碾的粉碎,莫莫喊了这么一句,又软软的靠着门滑倒下来,跪坐在地上,垂着头看不出表情,声音也再无起伏,“哥哥,不要问了,我不想说。”

伊路米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莫莫跪坐的姿态,久久沉默,好半晌,才慢慢的道:“我现在不会说出来,但是以后……我要知道。”

莫莫没有声音,伊路米走到莫莫旁边,伸手在莫莫头上摸了两下,像小时候那样的安慰姿态,停了下,伊路米才慢慢的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哥哥。”

伊路米离开了,莫莫却坐在门口沉默的抱着膝盖,轻轻的无声的抽泣,哥哥,哥哥,她真正的,不是虚构起来的,不是这些这样的哥哥,她的哥哥,又在哪里?

她很早开始,就只是一个人罢了。因为只是一个人,所以才会拼命的去追求那些不属于她的温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一个人

96.0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