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

惩罚

()滴答。

一片黑暗,莫莫在黑暗中瞪大双眼看着山顶,水滴的声音在静寂的山洞之中是如此的清晰。周围一片漆黑,莫莫浑身都在疼,身上软绵绵的毫无一丝气力,似乎全身的精力都在那场让她不愿意回忆的强暴之中被消耗一空。莫莫闭上眼,体内的力量被吸走了大半,虽然还在缓慢的恢复着,但这些损耗也足够让她在短时间内处于一个实力完全真空的状态,至于奈落加附在她身上的封印,莫莫手指微微颤动,伴随着那些绝望而沉重的记忆涌现,精神力再度大幅提升的她,单单是四魂之玉的意志,已经不足以完全封印住她了。

只是,这片黑暗……莫莫蜷缩成一团躺在柔软温暖的不知名的东西上面,破碎的衣衫已经换成了干净的和服,她该感谢奈落还给她留了份面子吗?莫莫再度睁开眼,入目依旧是一片黑暗,静寂的空间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和几不可闻的心跳声。

好可怕……莫莫颤抖着努力的更加缩紧自己,脑中的记忆一遍又一遍的回荡,那些惨叫和血腥,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和背叛,无尽的静寂黑暗,看不到出路的绝望和悲哀和卑微祈愿,那些让她无法入眠的梦魇似乎又再一次的涌现出来,赤/裸裸的呈现在她面前,狰狞笑声,悲泣低鸣,似乎就是发生在昨天一般,和那些记忆相比,奈落的强迫反倒无法让莫莫打从心底恨起来,因为和那曾经的记忆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她已经转世了,不再是那个绝望的“圣子”了,不要害怕,她已经展开了新的人生了,过往的一切真的没什么,没什么的,忘记就好,忘记就好……莫莫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但是当她睁开眼,入目还是那一片静寂而沉重的黑暗时,她几乎崩溃。

“怎么了?”点点温和的黄晕伴随着柔和低沉的男音缓缓响起来,莫莫呆滞的转头看向那光芒出现的地方,奈落提着纸灯,慢慢的走过来,姿态优雅,宛如时下的贵公子般,带着病态的魅惑和妖艳。奈落走到莫莫面前,伸手抱起她,笑容邪魅又温柔的不可思议,“怎么了,我的小公主,脸上的表情这么茫然?”

莫莫呆呆的看着他,因为吸收了莫莫身上的妖力而实力得到大幅度提升的奈落似乎褪去了一丝暴戾血腥味,变得更加的内敛,他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魅力,让莫莫近乎迷恋的看着他,这眉这眼,为什么今天看上去就变得如此的好看,好看到她只是看一眼,心就蹦蹦的跳个不停呢?!在他怀里,莫莫已经忘记了周围的黑暗,即使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比黑暗更加幽深,但是她却满心欢喜甚至有些奇异的想要赖在他身上怀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莫几乎是本能的警觉起来,紧张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太不正常了,在昨天之前,她虽然对奈落没有太多的恶感,但是也绝对没有丝毫的好感,而在他对自己做了那种事情之后,应该是恨他恨到要死才对,为什么她一丁点都不恨他呢?这太不正常了!!莫莫惊惶的瞪大眼睛,该不会是奈落又对她做了什么手脚!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莫莫看他一眼,就脸红红的低下头,但是还是硬气的问完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呵呵呵,小公主的防备心还真是高呢。”奈落抱着莫莫缓缓的朝着不知名的地方飘过去,周围冷风阵阵,一片漆黑,莫莫几乎是下意识的又往奈落怀里缩了缩,抓着他的衣襟,生怕奈落把她甩到这种黑暗的地方去,“我可没有做什么。”

莫莫自然不信,瞪他一眼,却欠缺杀气和恨意,反倒如同情人间的嬉笑打闹般。莫莫那双带着水汽的媚眼瞪过来,似带着万千风情,却又干净清澈的不可思议,看的奈落是眼神越发黝黯,而面上的笑容也是越发邪魅了。

奈落抱着她在黑暗中行走,似遥遥没有尽头,莫莫靠在他怀里,被吸走的大部分妖力使得莫莫很是困顿,而奈落的怀抱又出奇的温暖安心,莫莫一点点的垂下头闭上双眼,呼吸越发清浅,竟是在奈落的怀里慢慢睡了过去。而奈落看到安然熟睡的莫莫,嘴角勾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周围黑暗而静寂的包围瞬间散开,奈落抱着莫莫慢慢的走进近在咫尺的已被他独占的庙宇之中,径直抱入房中,莫莫,一直在睡,很安稳很安稳。

莫莫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她有些头疼的再次闭上双眼,不想再去感受这种静寂的环境,那会更多的勾起她那些记忆,让她几乎疯狂的记忆。蜷缩成一团,莫莫才感觉到身边居然还躺着个人,瞬间僵硬,直到那人点燃一边的烛火,坐在一边看着她,莫莫这才看到半隐在黑暗中的奈落,是他。莫莫不自觉的松了口气,但是又暗暗心惊,她并不是没有警觉心的妖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奈落现在给她的感觉比起杀生丸来还要亲近,让她无法抗拒奈落的亲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莫莫抱着头,觉得很苦恼。她已经在心里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了,奈落不是好人,他是个超级腹黑大坏蛋,不能放松,一定要警惕,可是到头来,她还是对奈落起不了防备心,奈落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这实在是太可怕了,比起她们一族的催眠术还要可怕上百倍!奈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你现在很怕黑,怎么回事?”奈落伸手把莫莫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莫莫挣扎了两下,但是却被抱得更紧,奈落的手也更危险的搭在某个部位,莫莫顿时泄气,如同猫咪般乖乖的窝在他怀里。

“没……没什么。”莫莫不自在的别过脸去,盯着烛光看,眼也不眨的看着烛光,眼神连余光都不肯转到那片黑暗的区域之中。

奈落危险的眯起双眼,没有动作,但是烛火瞬间熄灭,周围一片沉寂,莫莫几乎是本能的缩了一缩,恨不得整个人都缩到奈落怀里,再也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你……你点上!”莫莫抖着嗓子拽着奈落的衣襟,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奈落能把烛火再点上。

奈落暗红的眼眸对上莫莫泪眼汪汪的左躲右闪的水眸,淡淡开口:“你在怕什么?”

“唔,不要说。”莫莫更害怕的缩起来,用力摇着小脑袋,更加的贴紧奈落,恨不得整个人都和他融合在一起才好。

“那算了。”奈落伸手拉开莫莫抓着他衣襟的小手,想要离开。

“呜呜,不要。”莫莫根本没有力气阻止奈落,只能可怜兮兮的趴在他怀里,用力的抱着他的脖子,死死的不肯松手。

“还是不想说?”奈落逼着莫莫,但是莫莫死命的摇着脑袋不肯松口,奈落笑了,“就算是你的杀生丸好哥哥来了你也不肯说?”

莫莫看他,犹豫了下,更加用力的摇头,整个人都圈在奈落身上,生怕他突然消失,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这里太黑了,太可怕了!!

“我不逼你。”奈落难得好心的放弃,柔和的摸摸莫莫的发丝,轻轻开口,“我抢走你的力量,你恨我吗?”

莫莫歪着头,趴在奈落肩膀上,犹豫着张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她本能的感觉到随着自己的迟疑奈落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危险,连忙用力的摇头:“没有,我对力量的渴求并不强烈。”但是如果有力量能够从你身边逃开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哪怕现在的奈落给她的感觉再怎么特殊也是一样。他,太危险了,不是自己能够相处的那种人。

“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一点也不一样。”奈落的声音低低的,似乎带着某种奇特的情绪,但是莫莫听不出来,她歪着头看了昏暗中的奈落的轮廓,暗暗感觉着自己身上的力量,只要五百米,就是那层灵力圈的范围,到了那里,自己可以很快的恢复,很容易就能够离开,奈落绝对抓不到自己了。

莫莫暗暗想着,多日未进食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响了起来,莫莫顿时羞红了脸,太……太丢脸了,因为力量的缺失她甚至不能够维持人类模样时候的正常能量供应,居然还要靠食物来弥补……

“饿了吗?”奈落忍不住笑了,尤其是当他看到莫莫粉嫩双颊上红晕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邪气了。奈落没有更多的动作,周围亮了起来,几只最猛胜抓着一个小方桌出现在莫莫面前。

莫莫左右看看,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式房间,但是当她看到墙上的字画和法器的时候,顿时惊愕的瞪大双眼,再看看抱着她坐在房间里的奈落,怎么可能,奈落居然能安然的和这种灵力强盛的法器字符呆在一个房间了,他在找死吗?!!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呢。”奈落端起勺子喂到莫莫嘴边,淡淡的笑,“莫莫真是厉害,身体里的妖气如同毒药般不断的腐蚀着我的生命力,但是血又带着磅礴的妖力和生命力,让我不断的在净化之力下一次次进化,虽然那过程不太美妙,但是结果却是很出乎意料的好呢,等你恢复些,我们继续,放心,这次不会再让你这么疼了。”奈落语气温柔暧昧,如同对待情人般的柔声细语,温柔的喂手软脚软的莫莫进食,看莫莫在他的话语下羞红了脸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起来,莫莫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呢。莫莫气恼的狠狠的咬了他一口,但奈落却毫不在意的舔着被莫莫用力啃过的手掌,暧昧而情/色的看着莫莫,直到莫莫忍不住先转过脸去,真是单纯的小狐狸呢,看来杀生丸真的把她保护的非常好。

正当奈落还想挑逗几句的时候,一只最猛胜飞了进来,在奈落面前嗡嗡的转了两圈,奈落拢起眉:“龙骨要见我?”这倒真是个意外,嗯,趁着现在心情不错,见见他倒也无妨。奈落伸手揉揉莫莫小巧的耳垂,手感好的几乎舍不得放开,但他还是放开莫莫,又端过来几盘甜点,“我先出去一趟,小公主可要乖乖的呆在这里。”奈落语气温和,又带着莫名的深意。

莫莫呆呆的看了他一眼,啃着花瓣造型的糕点,乖乖点头,低下头接着啃。奈落满意的离开。

就在奈落离开之后,莫莫立马扔掉手中的糕点,左右看看房间,闭上双眼开始扩展精神力,感应着周围的动静,远远的吗,一个模糊的坐标在波动着,那是她加附在犬夜叉脖子念珠上的空间精神坐标,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那个地方应该就是白灵山外了,按照那个方向……莫莫感应着自己身体里所剩不多还没有恢复的力量,一次肯定是到不了的,但只要到了山脚下,那她离开的方法都多了,现在……

一道莹白色的光鞭隐没在莫莫手指尖,看着被她干掉的三只最猛胜,莫莫没有迟疑的,瞬间调动起体内所有的力量,从房间之中消失。而远远的,正在和龙骨交谈的奈落,立马就感应到了,沉下脸来,若有所思的看向犬夜叉一行人所在的方向。

“呦,你还没有说完呢。”龙骨看着升起结界离开的奈落,这个妖怪也太奇怪了。

“最猛胜会告诉你的,现在……”奈落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我要去抓一只逃跑的小猫。”

好疼!莫莫捂着似乎被大象踩过的脑袋,疼的几乎没有办法再思考下去,她趴在地上喘息,努力的运转体内残余的力量,希望能够再恢复些许力量能够脱离这里,周围的灵力被抽空,莫莫顾不上这些灵力之中包含的杂质对身体的危害,只希望能够攒齐能够瞬移到犬夜叉等人身边的力量,那样……奈落就绝对抓不到她了。

还有杀生丸哥哥……莫莫用尽最后一分力量,咬破手指,在一边的树干根部上画了个圈,希望这个血的味道能让杀生丸找到这边来。莫莫努力的站起来,深呼吸,努力让几乎要爆炸了的脑袋恢复起来,结印,感应着犬夜叉等人的方位,向那边瞬移去。但是下一秒,她的腰部猛然一紧,被收紧到极致的腰部带来的痛楚和瞬移失败的扭曲空间挤压的伤害让她无可抑制的吐出一口血来。莫莫禁不住苦笑,这下好了,不用费心杀生丸哥哥找不到她的下落了。

“我的公主,你很不乖呢。”奈落阴测测的笑了,莫莫被禁锢在他怀里,他缠绕在莫莫身上的触手不断的收紧,半昏迷的莫莫几乎是在无意识的呻吟出声,奈落这才微微停了下来,略略皱眉,扭头看了看远处的山林,收回了触手,抱着莫莫飞快的消失在原地。

不到片刻,杀生丸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他冷凝着脸看着地上的血迹,再扭头看看隐没在白云深处的白灵山,周围的灵力让他感觉异常难受,但是他却知道,莫莫此刻绝对更辛苦,天杀的奈落,居然敢伤害莫莫,简直找死!杀生丸几乎要妖化,再也没了和那个所谓的七人队周旋的耐心,猛然转身朝着山顶走过去,莫莫,等着。

“是姐姐血的味道。”而远远的,正在地上乱找气味的犬夜叉猛然站起来,惊愕的瞪着远处的那座有名的灵山,“还有杀生丸……莫莫姐姐一定在那里,奈落也在那里!”

戈薇担忧的握着弓箭,看犬夜叉:“莫莫姐姐是受伤了吗?不然为什么会流血?你不是说她很厉害的吗?”

“我,我也不知道,可恶的奈落,我一定要救出莫莫姐!”犬夜叉重重握拳,莫莫是他承认的亲人,在他幼年所剩不多的记忆里,莫莫是为数不多对他表达出善意的亲人,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姐姐出事的!

莫莫悠悠转醒的时候,周围再度恢复黑暗,她有些惶恐的瞪大双眼,恐惧的抱成一团,恨不得能够消失在这个地方。

“你很好。”奈落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出来,语气轻柔如常,但是莫莫却听出来了,他很生气很生气,“你敢逃。”奈落在黑暗中抓住了莫莫的双手双脚(触手系就是强啊~~~),拉成大字型的按倒,俯身在不断挣扎的莫莫耳边轻轻吐气,“如愿的引来了杀生丸和犬夜叉,开心吗?”

莫莫僵硬的瞪着面前的空气,更加用力的挣扎:“混蛋,你去死!”

“去死……”奈落低低的在笑,重复着莫莫的话语,语气越来越危险,那被他完美收敛的暴虐杀气血腥再度涌现,“莫莫,你真的惹怒我了。”

莫莫全身的汗毛倒竖起来,那种危险的感觉再度袭来,身上的和服瞬间化为灰烬,灼热的硬物缓慢而坚定的挤入她双腿之间,还未复原的柔嫩再次被撕裂开来,莫莫紧咬下唇,但是还是压抑不住那撕裂的剧痛,惨叫出声,整个身子瞬间软倒,若不是奈落禁锢着她的四足,她怕是就要蜷缩成一团了,好疼!!

奈落的手掌温柔异常的托起莫莫的后颈,让她靠在自己胸前,轻轻撕咬她柔软小巧的耳垂,语气温柔缓慢优雅似情人低语但却吐出恶魔的言语:“这……是我给你的惩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惩罚

14.0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