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二十六)

火影记事(二十六)

()水门看着莫莫,神色怔怔的,似乎没有从莫莫话中的意思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的看着她。

莫莫也不着急,伸手指了指远处那个出现的巨大九尾狐(变身术):“在你儿子和木叶之间做出选择,你是要你儿子活着,还是要木叶存在呢?”

水门嘴唇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莫莫。

“我会空间忍术。”莫莫笑容甜美,“鸣人身上有我留下的精神印记,只要半秒钟,我就能够到达他身边,一个下忍……我用掐的也能掐死他,而且万花筒写轮眼能够控制住暴走的九尾,不会让它伤到木叶一分一毫。”

水门沉默。

莫莫接着说:“我的精神力是无上限的,只要我肯,就能用我一半的寿命发动万花筒写轮眼的天照,范围能够笼罩住整个木叶,天照是不灭的黑炎,燃尽世间万物,只要十分钟,木叶就会像宇智波的驻地那样化为灰烬,在木叶范围里的这些忍者,除了实力绝顶的高手,那些普通平民,下忍之流的是决计逃不出去的,会被我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的,我有能力做到。”当然,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

莫莫微笑着看着波风水门,嘴角上翘,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那么,做出选择。”

“宇智波莫莫,你疯了吗?!”卡卡西怒吼着,朝着莫莫扔出手里剑,莫莫不躲不闪,手里剑在她面前一米的地方消失不见。

“不用了,那是空间忍术,她在周围制造了一个异空间,除非穿越那个异空间,否则是碰不到她的。”水门拦住了卡卡西,疲惫的解释。

莫莫回以肯定的点头,笑容温和如昔:“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哦,你儿子快打完了。”莫莫远远的眺望,轻轻吐出句话来。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大蛇丸即使被三代抓住了双手,却还是怪笑出声,止住笑声,看着莫莫,夸赞:“莫莫,干的好!”

风声呼啸,莫莫将乱飞的长发勾到耳后,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分钟到了。”

水门闭上眼,艰难的从嗓子里吐出词来:“木叶。”

“听不懂。”莫莫微笑如天使般纯粹无暇,“是要木叶灭,还是要你儿子死?”

水门哀伤的看着莫莫,天空蓝的眼眸却带着暴雨即将到来前的征兆,他只是个灵魂,没有任何能力,张张嘴,声音很无力:“……保木叶。”

“呵呵。”莫莫轻轻笑了,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她轻轻的笑起来,由轻笑转为大笑,笑着,捂着脸,眼泪顺着手指缝流下来,血色的写轮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化为沉黯的黑色,莫莫笑着,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她看着水门,最后轻轻的说了句,“我死心了。”

水门全身一震,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他大概让莫莫伤透了心。

莫莫的身影瞬间消失,又在一晃之后迅速出现在原地,一左一右的提着两个人,佐助已经昏了过去,鸣人也全身是伤的全靠着一股劲在强撑着,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莫莫的动作。

“鸣人。”莫莫看着鸣人,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做的很好。”

“真的吗,莫莫姐,你也觉得我变厉害了!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鸣人脸上是得到承认的满足笑容,那毫无杂质的灿烂笑容,却莫名的让人心酸。

“嗯。”莫莫弯着眼眸,笑容温和,放下鸣人,伸手擦擦他脏兮兮的脸蛋,“鸣人好好照顾自己,顺带还有……佐助。”

“嗯,……莫莫姐姐,你又要走了吗?”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莫莫,满是不舍,这个在木叶之中第一个对着他伸出手的善良大姐姐,他才不信她是什么灭族的大坏人呢!

“我不能留在这里。”莫莫从脖子上解下一个挂着团扇标志的挂坠,“等佐助醒过来帮我转交给他。”鸣人点头,认真的放进口袋里。莫莫眼中三勾玉转动,直接将疲惫至极的鸣人送入梦乡,这才站起来,万花筒状态,三十四张塔罗牌在莫莫周身转动,莫莫食指中指抽出一张牌。

银白色镶金纹的塔罗牌在莫莫手中发光,莫莫面无表情的举起手,手指放松,塔罗牌在她的指尖缓缓旋转,她缓缓开口:“神说,死去的人,应当离开这个世界;无罪的去往天堂,有罪的请下地狱,尊崇我敬仰我的人,将洗清你的罪孽,送往天堂。”塔罗牌化为银色的光芒,当光芒散去,一扇高大的由两个巨大天使撑起的银白色大门出现在众人面前,缓缓打开,天籁般的歌声隐约传来,那些被死神吐出来的淡蓝色灵魂们不由自主的飞向那扇巨大的天堂之门。

水门自然也抵挡不住那种吸力,他一直一直的在看着莫莫,最后闭上双眼,压抑下那些说不出口的情感,天堂之门的吸力越来越强,水门被吸入,他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莫莫,无论你是否相信,我都要要告诉你,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孩子。”

莫莫淡漠的看他一眼,嘲讽的笑了,懒得再说一句话。水门被吸入天堂之门,那扇巨大的门在他进去之后缓缓合拢,重新化为银色光芒,消散不见,而莫莫周围剩下的那三十三张塔罗牌已经消失不见,莫莫被耗尽了全部的查克拉,强制的脱离了万花筒写轮眼的状态。

莫莫捂着疼痛不已的眼睛,不理会周围已经完全痴呆化的忍者们,站到大蛇丸身边,抓着他的胳膊用最后的力量发动瞬移。

莫莫从那个恶鬼死神肚里抢出了波风水门,动用了特质系念力的她自然要付出代价。念力大量流失那是绝对的,查克拉量连一半都恢复不过来,更别提眼睛了,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她是用不出万花筒了,而一般状态的写轮眼也是难以维持。

“那个是什么忍术?”大蛇丸看着身边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到居然要靠别人扶着才能走的莫莫,突然开口问道。

“啊?那个吗?”莫莫歪着脑袋想了下,敲着手心笑,“你就当是万花筒写轮眼特有的术。”骗人!哪有写轮眼可以做到那种地步的,完全没有办法伤害的死神都能被她给打成那幅德行,死去的人也能重新拉出来,送往该去的地方。要是万花筒写轮眼有这么强的话,那早就称霸全世界了。

“你怎么会认识波风水门?”大蛇丸算了算,这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波风那个家伙死的时候莫莫才五岁,五岁,能知道什么!就算莫莫那个时候喜欢波风水门(大蛇丸咬牙切齿中),波风水门也不可能对一个五岁的小鬼有那样能够当着那么多忍者的面说爱的深情。

“啊……”莫莫眨巴眨巴眼,敷衍,“大概是是以前见过。”

大蛇丸金色的竖瞳看着莫莫,冷哼一声,也不再追问,反正那个家伙已经死会了,他还能怕一个已经死掉的人来和他抢人不成,该死的波风,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货色,抢到了火影的位置,还能让莫莫做出那么大的代价(至今惨白没有血色的脸、迟钝的反应和虚弱的身体)去把你救出来。

“唉,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你现在应该在那个丑八怪的肚子里来,蛇叔,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请我去你的基地里住住。”莫莫眨巴眨巴眼睛,作乖巧状。

“不想让鼬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吗?”大蛇丸一口道破莫莫的心思,看莫莫垮着脸看他,低低的笑出声来,“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帮你隐瞒这件事。”

“啊~~~我答应我答应!!”莫莫一看到大蛇丸打算放出忍鸽,立马点头答应,“蛇叔你真是可恶耶,老是用这招!!”

“你说什么?嗯?”大蛇丸冷笑着看她。

“蛇叔你最好了,看上去真是帅死了~~”莫莫内牛满面,言不由衷的说着恭维的话,讨好的看着他。大蛇丸像是拍小狗一样的拍拍莫莫的头,让莫莫第N次痛恨自己娇小玲珑的身材,这分明就是五短身材嘛,不管是看鼬,还是大蛇丸,她都会矮上一大截,真是太打击人了!!

作为间谍的兜带着大队的音忍,在大蛇丸的基地门口迎接两个人回来,莫莫走在大蛇丸的基地里不禁感慨,还真不愧是蛇啊,瞧这打洞能力,那真是没话说。

“莫莫要住哪间?”大蛇丸看莫莫转来转去很是稀奇的模样,悠悠的问道。

“有床的房间。”莫莫肯定的点头,“还要离忠犬君近点,这里实在像迷宫,我怕迷路。”

“你就那么喜欢君麻吕?”大蛇丸危险的眯眼,暗暗决定把君麻吕的房间换到他房间旁边。

“不是喜欢,是喜欢调戏,他的忠犬性真的让人很有成就感啊,大蛇丸你拐人真的很有一手耶~~~”莫莫赞叹着,一想到之前和君麻吕的几次对话,那真是……可惜忠犬君完全没有压倒蛇叔的**。

大蛇丸想到每次和莫莫聊完天之后看到他就脸红结巴的君麻吕,不禁黑线,莫莫到底跟君麻吕说了什么才能让一向冷静的君麻吕会露出那种表情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二十六)

30.2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