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因为吵嚷着第二天要送雷镜去考试,夏引之没再跟着宋欧阳回第一社区。

隔天早饭过后,雷霆刷存在感般的又问了一遍一脸淡定拿着考试袋到玄关换鞋的儿子,“真不用送你过去?”

雷镜系着鞋带“嗯”了声。

站起身的时候,拍拍看着比他要紧张的多得多的小姑娘的小脑袋,浅浅笑了下,“在家里乖乖等阿镜哥哥回来,外面很热,不要出来了。”

说完,他不放心又叮嘱一句,“也不要偷偷跑出来。”

夏引之没想到他连自己打算偷偷跑出去的想法都能猜到,鼓了鼓嘴巴,有些沮丧又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什么情绪都在脸上写着,雷镜看着,眉梢都染了些笑。

安抚的掐了掐她气鼓鼓的脸颊,说了句“阿引乖”。

夏引之这才撅着嘴巴“哦”了声,“我送你的许愿袋呢,阿镜哥哥带了吗?”

雷镜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嗯。”

他串了根长线吊在胸口了。

夏引之也伸手摸了摸,满足的嘿嘿一笑。

一旁的雷霆看着两小只从头到尾的互动,忽然觉得三番五次被宋欧阳那家伙“血虐”是一点不亏了……

他这儿子在训妻…训妹方面,还是很…嗯,很可以的。

只是,能让他这不管面对谁都能一脸淡定清冽的儿子露出来刚刚那么…宠溺表情的,世界上,估计也就阿引这么一个小丫头了。

这样一想,雷霆竟也不知道眼前这两只究竟是谁“训”了谁了…

雷霆在一中附近的宾馆给雷镜订了房间,中午考完,红姨特意煮了清淡的饭菜托陈司机给他送过去,吃完,他在大部分学生争分夺秒看书的时候,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午觉。

两天的考试,平静漫长又紧张快速的过去。

高考过后没几天,所有高三学生回学校拍毕业照,因为他们拍照占了教学楼前和操场的位置,这天大课间不用做操,而夏引之因为前一天晚上就听雷镜说了来学校拍照的事,眼保健操一结束,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后桌的云昭昭往楼下跑。

三年来被夏引之这么拉着跑来跑去,云昭昭觉得自己下学期校运会也可以去报个百米赛跑了…

楼底下转了一圈没找见想找的人,夏引之没犹豫又拉着她直接“杀”到了操场上。

虽然诺大的操场上找一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但不能不让云昭昭佩服的是,夏引之身上就跟装了块吸铁石一样,一块专门吸那个叫雷镜的吸铁石…

不管多大的地方,多少的人在,她总能扫一眼就能找到他。

就像刚刚在教学楼下,云昭昭眼睛还没从面前几十个人身上离开,她已经扫视完大楼底下那一堆堆数也数不清的人,说了句“阿镜哥哥没在这里”就把云昭昭拉到了操场这。

……

夏引之这半年又长高了些,可跟比她大了五六岁的人比起来还是不够说的,拉着云昭昭在人群里一蹦一跳的找人,最后还是刚拍完集体照的雷镜一眼瞧见人群里跟个“小地鼠”一样的她。

忍俊不禁的借着身高优势穿过人群一把拉住正准备往前的小姑娘。

“阿镜哥哥!”夏引之回头一瞧见他,眼里就闪亮亮的跟盛了小星星一样,大眼弯成月牙状。

每次看到她的这双眼,雷镜也总是忍不住跟着一起笑。

浅淡的,只漾在眉梢眼底的,不动声色的那种笑。

正值盛夏,她跑的急,额头浸了薄薄一层汗,白皙的小脸上红扑扑的。

雷镜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一块棉质手帕,在跟过来的唐峥一副见鬼的表情里,耐心给她把额头上的汗印干净,“这么着急做什么?我不是说了,会等你放学一起吃午饭再回家的吗?”

夏引之闻言却不见松懈,一脸焦急的抓着他的手踮脚往他来的方向看,“阿镜哥哥你们拍完了吗?全部拍完了吗?”

雷镜不明所以的也回头瞧了眼,看她,“集体照拍完了,还有个人照没拍。”

夏引之听见这个,才放心的大呼了一口气。

十年如一日,唐峥看见夏引之就想逗逗她,一只胳膊搭着葛浩的肩膀看她,“小鬼,可别说哥哥没提醒你哦,一会儿拍个人照肯定有好多好多女生来找你的阿镜哥哥一起拍哦~心怀不轨,居心叵测的那种哟!”

雷镜:“……”

而夏引之也因为唐峥十年如一日的调侃,渐渐学会了反击,回看着他哼了声,“那说明我阿镜哥哥受欢迎大家都喜欢他呀,总比你都没人找的好吧!”

唐峥:“……”

这话一中小王子可不能忍,果然被带偏,“我怎么就没人找了?哥哥我也是很受欢迎的好不好?”

“唐、唐峥学、学长,”应景似的,被夏引之拉来的云昭昭在这时候开口,抬头飞快瞧一眼唐峥又很快垂下脑袋,像是鼓了很大的勇气一样开口,“我我我可以,和你一一起拍拍个照片吗?”

她话音一落,除了面上始终平静的雷镜,其余三人皆是一脸惊诧。

葛浩看起来像是完全没想到云昭昭会说出来这种话,而夏引之则是“昭昭你是不是疯了”的表情看她,反观唐峥,诧异过后,冲着夏引之打了个响指抬抬下巴:看到没?

夏引之撇撇嘴,不过还是没再说什么。

看着离开去拍照的三人,她一反刚刚的“大度”,拽着雷镜的T恤边,鼓着嘴巴道,“阿镜哥哥,要是有女生找你拍——”

“不和她们拍。”他看着她笑着接她的话。

“……”夏引之嘴巴微张,没说出来的话卡在了嗓子眼儿。

只是想了想,又别别扭扭道,“…不拍好像也不太好,毕竟你们同学三年呢嘛。”

想想她初中毕业的时候不也和他们班里的男生一起拍照了么,怎么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对吧?只是——

“你只能和她们每个人拍一张,”她拽着他衣摆的手用力,小声道,“而且不可以喜欢她们噢。”

雷镜:“……”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捏了捏她快把自己T恤扒拉下来的小手。

傻姑娘,喜欢一个人会那么简单吗,拍个照就能喜欢上。

夏引之之所以一下课就迫不及待的拉着云昭昭过来,其实也是为了能跟雷镜一起拍张合照。

不是以前他们没有拍过,事实上从小到大他们的合照不管是在临港公馆还是在第一社区都有好多好多本相册,可她总觉得这次不一样。

毕竟,跟他初中毕业的时候不一样,他们之后的两年,都不能在一起了。

十多分钟后,夏引之和云昭昭在上课铃响的前一秒钟回了教室。

两人的脸都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热的还是别的什么。

……

几天后,学校把洗出来的照片全发了下来。

夏引之拿着自己和雷镜拍的一沓子照片笑得和照片里一样,像个小傻子。

因为想到当时拍照片,她的阿镜哥哥和别的女生一起时,双手都是绅士的背在身后,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才会亲昵的搂在她的肩膀上。

而且照片拍出来的他,不管是在看镜头还是看着她,眼睛都好好看啊。

她的阿镜哥哥真好看。

*

如中考过后一样,雷镜丝毫不见紧张。

雷霆他们问他考得如何,也被他一如既往的“还可以”三个字打发掉。

更过分的是,在大家紧紧张张等待成绩出来报志愿的时候,唐峥葛浩叫他出来打球,也只出来了没几次,每次身边都还带着个“小拖油瓶”,再后来,人也找不见了。

后来才知道和夏引之一起出国玩了。

孙学因为有个国际案件要前往比利时,目的地正好是Elien的故乡布鲁日,反正身为某大学小语种老师的她也有假期,索性就当是回国“省亲”也跟着去了。

顺便…也把两个放暑假的小朋友和即将有暑假的小朋友一并带走了。

只是三人走了一个多星期后,雷霆才后知后觉的在某天晚上云雨过后,搂着徐静宜问了一个作为今年高考生父母特别不及格的问题。

“老婆,儿子拒了T大的保送,后来你问过他想报考的学校吗?”

徐静宜本来靠着他昏昏欲睡,因为这问题一下子变得清醒好多。

在雷霆怀里仰着脑袋和他对视半晌,悻悻道:“…没有。”

“……”

“……”

有这么一个不让人操心的儿子,也不知道是他们的幸,还是他的不幸。

*

布鲁日是典型的中世纪古城,哥特式建筑随处可见。

很特色,也很漂亮,夏引之很喜欢。

将近一个月,她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吃早餐的时候,兴致盎然的问Elien:“Elien妈妈,我们今天要去哪里玩?”

雷镜都有些被她用不完的精力给打败了。

尤其是现在又加上一个同样到了会玩年纪的小家伙。

就像雷霆徐静宜两个暴脾气负负得正生了雷镜这么一个清润端庄的少年一样,乔巍然和索桃也“不遑多让”,两个温吞害羞的“隐形人”,偏偏生出来的这个小家伙,调皮捣蛋的很可以。

这两个小鬼加在一起,玩起来是真的六亲不认,还真是有够雷镜和Elien折腾的。

刚来的那几天,他们正好碰上布鲁日三年一遇的运河嘉年华,从白天玩到晚上,一连疯玩了好几天,可两小只只休整了一天,隔天就又满血复活了。

然后,他们就被带到了这里——一个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到边际的马场。

雷镜是在Elien和马场负责人的交谈中了解到这个马场是属于Elien所有的,是她父亲在她十八岁那年,送给她的成年礼物。

而夏引之在这个马场里,十几年来第一次尝到挫败的滋味。

一个星期过去了,连乔桥弟弟都可以骑着Elien妈妈特意让人给他找来的小马“驰骋马场”了,她却总是搞不定她的。

阿镜哥哥对此更是天赋异禀,只学了半天就游刃有余了。

而她都已经换了好几匹了!

夏引之小脾气上来,气呼呼的从马上翻身跳下来,“我不要骑了!”

明明都是小马,为什么她就是骑不好呢。

雷镜对她时不时的闹一下小脾气早已经驾轻就熟,这次能忍一个星期,他已经觉得是个奇迹了。

他跟着翻身下了马,和Elien交换了个眼神,指指自己,示意他来。

Elien点点头,带着乔桥骑着马离开了。

雷镜走到蹲在栅栏边气闷拔草的小姑娘身边,半跪在她身边,帮她把保护头盔往上抬了抬,放轻声音问她,“阿引是不是累了?”

夏引之向来吃软不吃硬,一听见他这么问,一下就觉得可委屈,抬头看着他,“阿镜哥哥,我是不是好笨啊?桥桥都会骑了,我还不会!”

被红色头盔衬得愈发莹白的小脸,再配上这么可怜兮兮的小表情,更是惹人怜爱。

雷镜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可能有人会舍得拒绝她。

本来想“教育”她的话直接咽了回去,雷镜用指背轻轻蹭了蹭她脸颊,说了句“在这里等我一下”便站起身子离开了。

夏引之一脸莫名看着他翻身上马骑着跑远。

少年身姿修长,穿着纯黑色的骑马服,英挺帅气。

夏引之看得有点呆。

“阿镜哥哥可真是好看,”她蹲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少年,手上拔草的动作没停,傻傻又重复一次,“真好看,连背影都好看…”

不多时,夏引之又看着雷镜远远骑着返回来,只是…

她站起身子绕着这匹马转了一圈,这匹好像不是刚才他骑走的那匹吧?

比他刚刚那匹大好多噢,而且…这好像是双人马鞍吧?

雷镜在马上俯视着她,见她似有察觉的抬头看他,才微微弯腰伸手过去,笑道,“上来,阿镜哥哥带你。”

……

因为雷镜,夏引之终于算是体会到了在马场上“驰骋”的快乐。

后来的一个多月,他们更是从阿姆斯特丹玩到鹿特丹再到安特卫普布鲁塞尔,从布鲁塞尔再出发到卢森堡,沿路马斯特里赫特、鲁尔蒙德再回到阿姆斯特丹,最后再回到布鲁日…

而雷镜就在这繁忙的行程里悄无声息的报了志愿选了学校。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24.46%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