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七天时间过得真是快,不论艾霜棠再怎么不情愿,约定好的时间依旧是到来了。

一大早,司殷就把她叫起来,亲手给她梳头发扎小辫子,看起来一切正常,对于即将参加的鸿门宴没有一丝的不情愿和勉强。

“师妹昨晚休息的不错。”司殷笑着说,伸出一只手拉着她,“今天去丹阳城赴约,师妹可要好好跟着我,不要走丢了。”

艾霜棠眼皮顿时一跳,露出怀疑的神色,高度警惕的盯着司殷,仔细端详。

虽然按照约定,今天就要去丹阳城,但昨天晚上她完全没有失眠,睡觉睡得香甜,连噩梦都没有做,今天早上起来也是精神满满,丝毫没有萎靡。这一定是小孩子身体的缘故,小朋友是不会失眠的,所以就算她心里忧心忡忡,该睡的时候还是睡的香甜,失眠是大人才会有的现象。

当着师兄的面一张嘴叭叭叭说了一串剧本路线,更多出于习惯性的思维发散,并不是真的怀疑什么,但今天师兄这个表现,叫艾霜棠有点不确定了。

不会真的打算掐着她的脖子高调宣布要叛出师门吧?

然后师兄觉得她不是个单纯的拖油瓶,又或者出于对师尊的尊敬,迫于形势不得不叛出师门心中愧疚,于是决定遵从师尊的安排,带上她浪迹天涯,两个人互相扶持,共渡难关。她从此被迫过上了被人追杀,东藏西躲,或者被迫成为了传说中魔头身边的女人?

不!

艾霜棠的内心是强烈拒绝的,这种剧情真是老土的没有一点新意,虐的莫名其妙,处处充满了套路的味道。

但短胳膊短腿修为低下的小朋友能有什么决定权呢。

就算师兄脑壳真有坑,她反抗的了吗?能吗?能吗?

只能期望师尊够给力了。

凭借师尊的能力,还用得着她告状吗,师兄还是师尊一手带大的,论了解,没有人能比师尊更加了解师兄。

艾霜棠想象中的丹阳城鸿门宴是这样的:

一大群道貌岸然恶人先告状的修士仗着人多势众对他们发起声讨,现场义愤填膺群情激愤。

修士A大骂:“魔头你杀人无数不得好死!今天定要杀你祭天,以告慰无辜亡魂的在天之灵!”

修士B义正辞严的谴责:“琼华道君,这魔头乃是你一手教出来,祸害修仙界,致使无数人惨遭毒手,若你还自认是正道的一份子,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手刃魔头,以证清白,也告诫这天下人,正道不容玷污!”

修士C一脸正气凌然,“若今天放过这魔头,今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惨遭毒手,今天便是拼着一条性命,也要将魔头就地正法!”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发出强烈的声讨谴责,现场一片激愤,更有受害者家属悲痛欲绝上前指责,声泪俱下,带动气氛。

师尊不可能跟这些人对骂,师兄懒得跟这些人玩嘴皮子,群众的恶意直面而来,就连她都被喷成了未来的小魔女,因为师尊听了这些谴责指控后,竟然没有羞愧自责的发出正义宣言,手刃师兄以证清白,这必然是存心包庇的意思。

师兄是魔头,师尊不愿意自证清白存心包庇,那就是老魔头,而她自然就是小魔女。

虽然有洞虚山支持,但独木难支,其他被邀请过来的吃瓜群众不明真相,被带动节奏,就算没有加入声讨大军,也不禁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终于,师尊被这些人的无礼叫嚣触怒了,当即动手,武力镇压。

更加坐实了他是个老魔头,喜怒不定性情残暴,只要有一点不顺心就会大开杀戒,早已经背弃了正道,所以才会教出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跟一群存心想要给师兄按罪名好光明正大干掉他的人能有什么好谈的,不论说什么,对方都能找出理由杠,被气坏了直接动手,只会更加坐实魔头之名。

这就跟直接用手掌打蟑螂一样,不打烦心,打了恶心。

走这种路线,真是想想就憋气的慌。

艾霜棠真想直接趴在师兄怀里睡过去算了,但是不行啊。

然而现实发展跟艾霜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真实的丹阳城约定,是这样的:

丹阳城主亲自上前来迎接,笑的像一朵怒放的菊花,沿途见到的各位修士也都十分友好,对师尊敬意有加,各派掌门特意上前来跟师尊打招呼寒暄两句,然后再把她夸一夸,随手送个见面礼。

一番打招呼下来,艾霜棠收获颇丰,简直比过年收压岁钱还要快乐。压岁钱会被父母收走,但这些见面礼都是她的。这个待遇连师兄都没有,明明都是师尊的弟子,结果大家都一味的夸赞她,各种彩虹屁不断,从资质到性格再到外貌,她一个才到师兄腰部那么高的豆丁,就能看出将来必是人中龙凤啦?

能夸的都夸一遍,拜年的时候亲戚都没他们夸的这么情真意切。

相比之下师兄受到的待遇就冷淡多了,没有见面礼不说,连夸奖都没几句,好似说不出可以夸奖的话一样,憋了憋,就直接把话题转到她身上。

一开始艾霜棠还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渐渐的也回过味来,这些人分明是想跟师尊拉近乎,但实在无从开口,跟师兄这么一个声名在外的魔头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把火力都聚集到她的身上。

一进丹阳城,开局就跟艾霜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不能说一毛一样,只能说南辕北辙。

仿佛忽然之间成了万人迷。

要说这些人是知晓师尊的威名专门来巴结他的,可不是说师尊久不在修仙界走动,年轻人几乎不知道他了吗?

修仙界的鸿门宴原来这么高级的吗,糖衣炮弹噼里啪啦一通轰炸,然后才是重要戏?

想象跟现实的落差太大,别人都是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到她这里却是反过来了,现实很丰满现象很骨感。

不不不,肯定是因为她对修仙界的套路还不太了解。

这些人差点把师兄打得差点嗝屁,是师尊千钧一发把人救下来,现在应该是趁你病要你命的关键时候,还专门找了别的大门派给自己撑腰,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怎么想都太奇怪了,里面一定有她不知道的东西!

“师妹,你看那边?”司殷突然对艾霜棠示意道。

艾霜棠顺着司殷的目光看过去,瞧见一个伤号。

为了招待各地来的修士,丹阳城专门开辟了一个很大的空地,地位较高的人有位置可以坐,普通修士就只能站着,因为实在没有那么多位置可以给每个人都安排起来。艾霜棠自然是和司殷一起坐在师尊身后的位置,不但有位置,面前还有一条长桌,上面摆着些瓜果零食。师尊坐在前面,面前也摆了一条矮矮的长桌,上面摆放着瓜果零食。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丹阳城主开招待会,有位置的都是贵宾。

不过看看那些没位置只能站着的,再看看有位置还有瓜果零食可以吃的,可不就是贵宾吗。

丹阳城主是东道主,坐在主位,贵宾依照重视程度安排位置,师尊毫无疑问是距离城主最近的人之一。

艾霜棠瞧见的那个伤号就坐在位置上,距离城主没有她那么近,但也肯定是有身份地位的贵宾。冷不丁看到一个带伤参加的,身份几乎脱颖而出。

她几乎是下意识搜寻了一遍,结果在贵宾席位里发现了好几个带伤的,都是那种伤的比较明显,脸上有磕磕碰碰的青紫伤口,这种容易看出来,若是被衣服遮住了伤就看不出来了,不过如果离得近些,或许能够通过疗伤的药味判断是否有伤。

艾霜棠回忆了一下,发现上前跟师尊打招呼的修士都没有药味。

“那人是谁?”艾霜棠低声问。

指的是司殷让她看的那个人。

“河浦柳氏的家主,柳青仪。”司殷兴致勃勃的剥瓜子,剥了自己不吃,往艾霜棠嘴里送,他心情似乎很不错,说着还抬头瞥一眼那边的柳青仪,对方绷着一张脸,坐姿僵硬的好像坐在火山口似的。

司殷嘲弄的勾勾唇,对方好似感受到他的目光,抬眼看过来,触电一样慌忙收回去,整个人更加僵硬了,就像被狼给盯住的猎物似的,几乎肉眼可见的惶恐。

“这人,当初可是非常积极的想要杀我。”

艾霜棠瞅了瞅,看对方那惊弓之鸟的样子,感觉再受点刺激就能昏过去。

“他在怕你?”她低声问。

“怕我?他当然怕我了,怕我杀了他,怕我抖出柳氏家族的丑事,恨我杀了他精心培育的继承人,更怕我报复整个柳氏家族。”司殷回答。

艾霜棠却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她又看了看那个柳氏的家主柳青仪,看起来只是脸上有些青紫而已,可能是磕磕碰碰摔的吧,但感觉好似比重伤未愈的师兄还要憔悴。

唔?

艾霜棠反应过来,发现师兄的气色看着果然好了很多,眉宇间的病态虚弱都消失了,皮肤看着依旧很白,但已经不是那种难看的病态苍白,而是冷白。可能是因为每天对着师兄,所以才没能反应过来,但有了对比之后,突然惊觉师兄气色好了很多。

说师兄能当场跟师尊联手来个男子混合双打,一定没人会怀疑。

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没前途,想象跟现实差别这么大,感觉错过了什么非常重要的线索。

“我觉得今天丹阳城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师兄好像一点都不惊讶?”艾霜棠决定直接问。

“是啊。”司殷语气轻松。

“为什么啊?”艾霜棠非常迷茫不解。

没有变成自己想象中人人喊打的伏魔大会,那自然是太好了,但完全反过来也很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师妹,师尊确实久不在修仙界走动,但他七日前出山了啊。”司殷看着艾霜棠的目光透出几分关爱智障的怜悯,“现在的师尊只会比以前更加强大。”

修仙界实力为尊,堂堂琼华道君哪会受一群乌合之众的鸟气,他以散修之身力压同辈,叫世家宗门弟子都仰望他的身姿,靠的可不是以德服人。

七日丹阳城之约,可没规定说师尊必须呆在洞虚山不得外出,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也没那个能力逼迫师尊把自己禁闭在洞虚山内。

这个约定是他给底下的小辈们一个说话的机会,可不是过来听乌合之众哔哔赖赖,在他面前大发厥词的。

想逼琼华道君手刃徒弟以证清白,只能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道德绑架也要看对象,以琼华道君的实力,除非他自己愿意给你们绑,否则谁都勉强不了他。

这七天时间,师尊已经把副本打穿了,现在收个尾。

艾霜棠:“………………”

终究是被套路迷了眼,不懂强者的世界啊。

孙子曰:兵者,诡道也。

非常正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23.68%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