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艾霜棠大半夜进了司殷的房间,就没再出来。

司殷表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师妹也睡不着觉,不如一起修炼。

这七天快乐时间就像放假一样,假期结束,全日无休的日常就回来了。艾霜棠回想起被大魔王师兄支配的恐惧,恨自己为什么想不开,就算睡不着,也不应该跑去骚扰师兄,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被师兄带飞的感觉很爽很快乐,但师兄的高压学习政策实在吃不消,这种每一秒都被充实的生活实在太可怕,毫无乐趣可言啊。

虽说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修士的生命这么长,悠闲一点也是可以的吧,时间安排的这么密密麻麻,想想未来漫长的时间可能都要这么度过,艾霜棠就感到了生无可恋。

两人一直修炼到天亮,眼见早饭时间要到了,司殷才停下来。

提升修为本来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神清气爽是最基本的,艾霜棠却像被掏空了一样,萎靡不说,整个人摇摇欲坠,活像被小妖精吸走了精气,现在虚的厉害。

连早饭都失去了吸引力,啪叽一声趴了下去,浑身上下都写满颓废。

司殷一挑眉,难道是夜里的打击太大了,导致现在都没恢复过来?

他抬手摸了摸锁骨被咬的地方,现在早就毫无痕迹。

喜欢干饭的是艾霜棠,司殷完全无所谓。

“师妹若是觉得时间尚早,不如再和师兄修炼一会儿?”司殷发出了狗言狗语,一点都不体谅学渣的心情。

艾霜棠顿时更加丧了,她感觉到人生是如此艰难。

等了一会儿发现艾霜棠都没动,司殷终于收起了漫不经心,伸手把趴着不动的小姑娘翻过来,两手往她的腋下一插,将整个人举起来,疑惑的呼唤了一声:“师妹?”

艾霜棠软软的,就像失去灵魂的布娃娃一样,完全懒得动弹,若是抖一抖,还能看到她晃啊晃的样子。

她两眼放空,声音幽幽的,充满丧气与痛苦,“师尊教导师兄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自然不是。”司殷神色如常,从容不迫道:“师兄向来是自己修炼,从不假他人之手,偶有疑惑方才请教师尊。师妹底子差,修炼进度缓慢,师兄见了实在是焦急的很啊,方才出此下策。只恨师妹不能一日金丹,两日元婴,三日化神,有修为傍身,才有自保之力。修仙界强者为尊,师妹如此娇弱,师兄我看着便揪心。”

那眼神,那语气,那叫一个遗憾惋惜,以及恨铁不成钢。

艾霜棠只想翻白眼,谁这么牛逼啊,能一日金丹两日元婴三日化神,这修炼速度就是绑了个窜天猴都达不到吧。就算有师兄带飞,加快她的修炼速度,还是得按照基本法循循渐进,一味提高修为,以为越高越好,别说迟早会走火入魔,身体里突然塞这么多灵力撑也撑的慌,根本承受不住好吗。

她可完全没想过哪天能一朝登天的。

一夜暴富可以,一朝登天她还怕摔死呢。

司殷当然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他可比艾霜棠更加明白,所以才会这么遗憾啊,师妹太娇弱,他都不好放开手脚,每天搬砖似的一点点累积。虽然他也经历过这个弱小的境界,但他努力修炼,进度神速,天才的世界就是这么开挂,现在回头去看,恍然发现,原来这个境界这么脆弱,简直一碰就碎。

偏偏这么娇弱的人是他师妹,还是他的道侣,就感觉更加焦虑了。

他尝够了弱小是原罪的痛苦。

师尊很强,他自己也有足够的实力,但小师妹却这么弱。

强迫症都犯了。

见到司殷这种嫌弃的眼神,艾霜棠更憋屈了,她那是正常水平好吗,又不是修炼了一百年都不开窍的超级废柴,拜入师尊门下半年都不到啊。

所以说,不是她不识好歹,是师兄太急切了啊,现代的虎爸虎妈都没他这么厉害的,落到这么一个师兄手里,艾霜棠不禁为自己据一把泪水。

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艾霜棠觉得自己必须争取一下,不能再让师兄这么揠苗助长。

她知道师兄压力很大,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其实也具有潜在的巨大危险,但真的不要逼迫的这么紧,这样真的会自己把自己逼崩溃的。虽然师兄到目前为止都没怎么说他在外面干了什么,但从修炼这个事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许多影子来。

不知道师尊有没有开导过师兄,要张弛有度,艾霜棠决定从今天开始,要劝谏师兄学会休息。

首先,去食堂干饭。

良好的作息时间必不可少,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不吃不睡这种作息时间太不健康了,难怪师兄的时间观念如此不同于常人。

艾霜棠拉着司殷去食堂干饭,美味的早餐一下子治愈了她的心情。司殷素来只是陪着艾霜棠来食堂而已,虽然也会点餐,但向来都是随便尝尝味道,不论吃什么都是兴致缺缺,对食物不感兴趣的样子。

洞虚山食堂的早餐也是豆浆包子馒头白粥之类的,艾霜棠比平日里多拿了两个包子。

“师兄,包子吃不下了。”艾霜棠把包子递过去,让司殷帮她解决掉。

司殷原本心不在焉的,他只点了一碗白粥,什么味道都没有,就跟喝药似的一口干了,放在碗便等艾霜棠吃早饭,闻言投去一个眼神,没有伸手接过的意思。

艾霜棠把包子送到他嘴边,眼睛发亮。

看她这么殷勤,司殷眉头无意识间皱起的皱纹松开来,漫不经心的张口咬住包子,伸出手把艾霜棠面前盘子里另一个包子拿走,两口三口就解决一个,干饭速度很有效率,快的让人怀疑他可能根本就没尝是什么味道,随便嚼两下就咽下去了。

看得艾霜棠脸皮有点抽。

要是司殷是个普通人,那他的生活习惯真的糟糕透顶,熬最浓的夜,得最深的胃病,透支生命,早死早超生。幸好是个修士,这才没有对他造成不良影响,在修为的附带作用下还显得挺正常。

吃过早饭,接下来就是散步了。

照理说,引诱师尊出山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应该很快就会回去才对,但师尊如果想要在洞虚山多逗留个几日也正常,他与邵掌门乃是好友,又许久未见,难得出山一趟,何必这么急着回去。

对此,艾霜棠是赞成的,绝对不是因为舍不得洞虚山的食堂。

“师兄,师尊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艾霜棠抬头看着司殷,随意问。

“大概暂时都会呆在洞虚山。”

“暂时是多久?”艾霜棠愣了一下,奇怪的问。

“不知。”司殷摇头。

“师尊还有什么事情吗?”艾霜棠下意识问。

“师妹想回山里了?”司殷反问。

“呃……”艾霜棠眼神飘乎,那当然是不想了,山里清修真的很枯燥,她还是向往外面花花世界的。

“既然如此,”司殷蹲下来,伸出手轻轻握起艾霜棠的一只手,笑吟吟道:“我与师妹一起浪迹天涯如何?”

不得不说,讲出这句话的师兄有点勾人,如果自己不是个身高只到师兄腰部的豆丁,说不定还挺有浪漫氛围的。想想看,一个美男子握着一个姑娘的手说,想要一起浪迹天涯,以古代含蓄的社会风气来说,颇有告白的意思了吧。

然而艾霜棠只是个豆丁,师兄也肯定不可能是告白。

艾霜棠淡定的抽手,残忍的拒绝他,“不!”

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什么浪迹天涯,说的好听,实际上不就是穷游吗,这种到处都是法外狂徒的社会穷游?

以师兄的本事来说,想要弄到钱应该很容易,安全性应该也是有的,但她还是拒绝。

她是对外面的花花世界感兴趣,但不想找罪受。

一边嫌弃她是个弱鸡,一边想要把她带到外面的世界闯荡江湖?

师兄,你不觉得矛盾吗?

还是说,想要带她闯荡江湖但嫌弃她是个弱鸡?

因果关系有点微妙啊。

大可不必。

“这是师尊的意思。”司殷握着艾霜棠的手不让她抽回去,残忍的告诉她一个真相,“师尊接下来有事要做,嫌弃你是个拖油瓶,所以让我带你。唉,师兄也是没有办法啊,师妹如此娇弱,真怕一个不小心就枯萎了。”

“要是师妹浇水就能长大该多好啊。”

这遗憾失落的眼神跟语气,跟方才遗憾她不能一日结丹二日元婴三日化神时一毛一样,特别的狗。

“现在的修炼进度到底还是太慢了,莫说金丹了,就连筑基都还要个几年。师尊那没有合适师妹使用的药材,我这边手上暂时也没有,品级太高没法给师妹用。离开洞虚山之后,可以去采购合适品级的药材,助师妹强筋健骨,强化体质,体质强了,修炼速度也能加快。”

“若师妹浇水就能长大,师兄我现在就可以用另一种效率更高安全无副作用的方法,修炼起来也比现在轻松,完全不耽误师妹睡觉。”

司殷的眼神真挚诚恳毫无杂念,仿佛诉说着他的决心,哪怕师妹是坨扶不上墙的烂泥,他也会奋力把师妹糊墙上去,就像他自己修炼时那般努力奋进一样,不抛弃不放弃,并完美的兼顾到师妹的习惯,达成目标的同时,可以说还体贴了一把。

艾霜棠脸都要裂了,艾玛震撼我全家。

“……”

都这么含蓄了,为什么还要一听就懂啊。

师兄何止是揠苗助长,他根本就是恨不得吹气球啊。

大可不必这样大牺牲,真的!

※※※※※※※※※※※※※※※※※※※※

留言好少啊,收藏也好少,是因为我不怎么跟读者互动的关系吗,所以我默默发文,大家默默看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30.26%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