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章

师尊一点都不奇怪艾霜棠的到来。

大概并不认为有隐瞒的必要吧,她开口问,也就回答了。

“你师兄的这一身伤势,是被修士围剿导致的,要不是为师及时出关,千钧一发救下他,现在已经殒命。”

师尊的话叫艾霜棠恍然大悟,所以师兄果然身体不好,不过不是有病,而是重伤未愈。

“围剿”这个词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叫艾霜棠不由有种预感,自己之前与师兄交谈时心里想的事情,或许要成真。

既然司氏一族是下界唯一拥有仙灵之气的,现在又因为家族覆灭沦落成泥,发展成出一条黑色的利益链,师兄无法忍受加诸在司氏族人身上的折磨与痛苦,必定会出手。就算牵扯进去的都是些败类,正经的修士才不会参合这种事情,看见了还会诛杀,但能够发展成利益链本身就代表了一种讯号。恐怕垂涎仙灵之气功效的修士大有人在,这些人肯定会小心翼翼隐藏自己,不让自己的恶行暴露。

围剿师兄的可能是卖方,也可能有买方参合,总之一旦触犯了别人的利益,事情就不能善了。虽然师兄可能本身就没有善了的意思,都干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情了,还指望师兄能手下留情吗,没有以牙还牙如法砲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师兄坚守底线了,复仇过程中稍微激烈一点都是可以理解的。谁看到那种场景不会心态炸裂,爆血管啊,想想就要窒息了。

艾霜棠小心翼翼,“方才师兄跟我说司氏一族的事情,看起来不太对劲,之前来师尊这里的时候还咳嗽咳到出血……”

师尊:“既然他出来,便是情况已经稳住了。伤势虽严重,但你师兄的体质不同于常人,倒是心魔,才是最要命的。这也是导致他差点殒命的主要原因,一群乌合之众的围剿看着声势浩大而已。许是与你说起司氏一族的事情时,又勾起了心里的心魔残念吧。”

艾霜棠都不知道是真的不严重,只是她见识少大惊小怪了,还是因为师尊性格清冷鲜少有情绪波动所以轻描淡写而已。既然师尊这么说,那就当做师兄真的没有大碍吧。毕竟师尊为师兄操碎了老父亲的心,总不会在这上面掉链子。

老实说,她现在心情很复杂。

今天接受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一颗脆弱的小心肝有点受不住,不论是骤然接触到修仙界的阴暗面,还是瓜太噎人。

可能是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才刚学会引气入体的修仙小菜□□,没有足够的实力傍身难免缺乏点安全感,但因此一惊一乍整天战战兢兢,只会自己先吓死自己。

艾霜棠有点萎,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实在是跌宕起伏啊。精神心灵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现在安静下来就觉得累了。

“过来。”

师尊的声音突然响起时,艾霜棠还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呆滞了一会儿,发现真的是师尊在叫她,让她上前去。

艾霜棠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自动保持一个距离,没敢靠太近。

师尊实在是太高冷了,不敢有丝毫冒犯啊。

本以为师尊是有什么要跟自己说,没料到,师尊竟然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艾霜棠惊讶的眼睛都瞪大了,受宠若惊。

“莫要担心,为师定然会护你周全。”师尊平静的说,语气淡淡的,却那么的靠谱,那么的叫人安心。

艾霜棠心里的一些忐忑不安以及仿徨,就像阳光下的冰块一样,在这简单的一句承诺中迅速消融。

师尊对师兄操着老父亲般的心,师尊也是她的师尊,所以也对她操着老父亲般的心,等式完美!

艾霜棠不由自主做出了一个动作,在师尊的旁边蹲坐下来,有心想要亲近却又有些顾虑。师尊一直保持着打坐的姿势,见状,立马心领神会,方才轻轻抚摸艾霜棠脑袋的手温柔的一搂,让她靠过来,压在了他的腿上。

修长的手堪比最佳手模,轻轻拍打艾霜棠的后背,就像哄一个孩子,不过艾霜棠现在就是个孩子。别说外表,她两辈子的年纪在师尊眼里,就是再加上个零也是个孩子,这个动作完全没有毛病。

清冷的师尊难道做出这般温柔的举动,充满了安抚的味道。

艾霜棠大半个身体压在他腿上,这一下又一下的轻柔拍打带来满满的安全感,心头的阴影也在消散,只余下轻松,舒服的想要眯眼打个盹儿。

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艾霜棠也不确定以后还会不会有。

就像一直以为高冷无比的猫猫,看到她心情低落,竟然破天荒地的给蹭蹭,这是什么,这是恩赐啊。师尊在她眼里当然不只是高冷无比的猫猫了,要更加孤高,只可远观的那种,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温情的时候,感觉更加快乐了呢。

艾霜棠不由自主闭上眼睛,落在背上的轻轻拍打仿佛具有催眠的效果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像是终于卸开了心防,小声的抱怨咕哝。

“师尊,我有点害怕。”

“莫怕,为师会护你周全。你师兄也定然会全力护你。”

“坏人有很多吗?”

“不过都是些乌合之众。”

“可师兄说,有正道的大能……”

“为师隐居清修,可不是在修仙界混不下去了,曾经也是素有威名。这修仙界的大能,现在还活着的,为师都能斗上一斗。”

感觉师尊更加牛逼了,这个口气就很霸气侧漏,听起来平平淡淡的,说出来的话却透着狠。

用最清冷平淡的语气,说最温柔护短的话。

可能是因为安心吧,艾霜棠还真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师尊轻轻拍打的动作不紧不慢。

艾霜棠侧头,自下而上的仰视师尊的脸,要不是一只手还在轻轻拍打着她,看起来跟平日里打坐的样子没有两样,清冷,淡然,古井不波。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视线,师尊缓缓睁开眼睛,两人对视了一下,艾霜棠微微一怔,有些不好意思,舍不得的爬起来。

不能太得寸进尺了。

师尊的法衣整整齐齐,丝毫没有发皱,见艾霜棠起来,师尊便收回手,不言不语。

现在已经是黄昏,天很快就要黑了,修士有蜡烛以外的照明工具,很明亮,不比电灯差,晚上不必因为光照的缘故而不得不早早入睡。

艾霜棠正踌躇的时候,听见师尊的声音。

“你若担心师兄,去看看便是。既然成了道侣,平日里多多接触,今后若有不懂的,大可以去问你师兄。”

艾霜棠主要是担心自己贸然跑去找师兄会不会打搅到他,既然师尊这么说,就安心了。

问就是师尊牛逼。

夕阳的光芒落在清幽居,渡上了一层金红色的轻纱,天边的火烧云艳丽壮观。

司殷依靠在三楼的平台栏杆,金红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自带的柔光效果都成了光彩照人。艾霜棠吭哧吭哧的爬上楼梯来到三楼,一溜烟便跑向师兄,像个小蜜蜂一样围着他左看右看。

司殷伸出一只手,轻轻按住艾霜棠的小脑袋,微微一挑眉,“做什么?”

“看师兄恢复的怎么样了。”艾霜棠老老实实的回答。

虽然皮肤看着还是很苍白,没有血色的样子,精神却好了不少,大概是经过了休息之后,人舒服了一些。

知道师兄身受重伤,可能还没好,艾霜棠都不敢碰他,就怕毛手毛脚的一不小心碰到尚未好的伤口,受伤总不可能全都是内伤。

“看过之后呢?”司殷问。

艾霜棠思考三秒,义正辞严的说:“如果师兄觉得很无聊,我可以陪你聊天!”

实际上是她自己无聊了,除了师尊以外,这里就是有师兄能够陪她说说话了。每天修炼很枯燥的,没好吃的,也没有娱乐,师尊几乎不出门,每天呆在房间里,艾霜棠有时候都有种错觉,仿佛清幽居里只有她一个人。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第三个人,可稀罕了,如果是师姐的话就更好了,师兄的话不能挤一起睡觉,睡前来个卧谈会。

只要不谈敏感话题刺激到师兄的话,普通的聊天应该没问题。

“好啊,那谢谢了。”司殷说着,给艾霜棠倒了一杯水。

“师兄师兄,外面修仙界有什么好玩的吗?”艾霜棠眼睛亮晶晶的问。

听了一耳朵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急需补充快乐能量,听一听修仙界的正面八卦,有助于调节身心健康。

司殷怔一下,然后陷入了沉思。

好半晌都没出声,好像艾霜棠问了一个让他觉得很难回答的问题,搜肠刮肚的回忆。

起先艾霜棠还在疑惑,后来露出怀疑的神色,再后来眼里充满了失望。

原来师兄是一个这么无聊的人吗,竟然连什么好玩都不知道。

哇塞,想想有些虐耶!

艾霜棠不禁有些怜悯。

司殷似乎经过艰难的比对后,终于在心底评价出了最佳选项。

“当我手伸过去,一把掏出内脏的感觉真是快乐极了。”

艾霜棠:“……………………”

艾霜棠:没人问你这个!!!

※※※※※※※※※※※※※※※※※※※※

章节重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5.26%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