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 81 章

第81章 第 81 章

在详细询问了这爷孙二人当初捞到自己时的情景后,再结合自己身上的伤情以及消失不见的克希瓦瑟,诸伏景光隐隐有了猜测。

恐怕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所以上一秒还想救他的克希瓦瑟下一刻就将他推入了海中灭口。

那名枪手恐怕也是组织临时派上船来的杀手。

但……这终归只是自己的猜测。

如果猜错了,自己并没有暴露呢?

诸伏景光思绪一转,笑着对眼前自称为寺井黄之助的年长者说道:「我当然很感激你们,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就尽管吩咐吧。」

他现在恰好需要一个暂且栖身的地方来厘清当下的情况,借机想办法查一查组织那边的动态,或是和公安那边接上头,安排好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至于这两位救命恩人,以诸伏景光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他们并非单纯的一般市民,才会顺势答应对方的安排留下来。

否则的话,他才不会做出这种可能牵连普通人的选择。

捡到一个受了枪伤的人却不慌不忙,甚至没有送去正规医院,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带回家找了地下医生。

在猜到了自己这一身份背后可能会伴随着的一连串麻烦事后,也没有立马撇清关系,而是仍旧要求自己留下打工。

怎么想都让人觉得耐人寻味。

据诸伏景光判断,他们至少也是在灰色地带行走的人,就是不知道和组织有没有关系。

所以,自己这两位救命恩人,也在他的观测调查范围之内。

果然,寺井黄之助没有避讳他的意思。

「你接下来一段时间就在这里帮我看店吧。」

对方把他带到蓝鹦鹉酒吧后,还给他递了一张易/容/面/具。

「一点雕虫小技罢了。」

「我猜你这样可能会更方便。」

.

在诸伏景光成功入职蓝鹦鹉酒吧时,降谷零的心情却十分复杂。

一边,他的理智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的幼驯染已经被组织杀死了,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杀死的。

公安那边也是联络不上人的状态。

另一边,自家幼驯染倒下去的那一幕又反反复复在自己脑海中回放。直觉告诉他,绝对有哪里很古怪。

这又让他始终怀有一丝希望。

但无论如何,他眼下还是要先做好作为一名卧底应当做的事。

还有,要把hiro这次身份暴露的事调查清楚。

他认为诸伏景光本身并没有露出破绽,这一点从对方能瞒过克希瓦瑟就能看出来。

那么问题极有很可能是出在公安内部。

组织派人潜入?信息泄露?还是有内鬼?

无论是哪种可能性都会对公安的计划造成巨大的影响。

于公,这是一定要祛除的不安定因素;于私……他可是很记仇的。

想到这里,降谷零暗自垂了垂眼眸。

在内心里调整好情绪后,他又重新变回了组织的波本,准备继续与这些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们虚与委蛇。

「这不是克希瓦瑟吗?」他刚想阴阳怪气地落井下石几句——毕竟对方因为苏格兰的事,近段时间在组织里可不太好过。

可是这位性情古怪的组织前辈却完全忽视了他,双眼无神地耷拉着脸,慢吞吞地踱步从他身边过去了。

仔细看的话,对方眼睛下还挂着浓重的黑眼圈。

他甚至走着走着就打了个哈欠,一副睡眠、精力都完全不足的样子。

「啊,是波本呀……」

对方走出了一段路后,似乎才迟钝地反应过来,极其敷衍地往后招了招手。

波本:……

这种莫名的被忽视感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人是半夜去做贼了吗?

他无端地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挫败感。

前行还没两步,他又恰好见到了组织的TopKiller带着跟班小弟路过。

刚刚被打断的嘲讽迫不及待地要释放出口。

「琴酒,听说你……」

可这回,波本还没说几个字,就自动止住了话音。

他见鬼一般地看着琴酒。

这位顶尖杀手依旧保持着风度和气势,单从外表上来看似乎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但作为观察细致入微的情报人员,波本自然不会放过对方神色中的一丝疲倦和双眼中一闪而过的无神。

这种非百分百的状态真的会出现在琴酒身上吗?

还是说自己其实是在做梦?

而且……

琴酒的肤色很白,这也就让他眼下的淡淡黑眼圈无处遁形。

难道琴酒也和克希瓦瑟一样,半夜做贼去了吗?

还是说,他们偷的其实是同一家?

这真是个冷笑话。

如果波本的疑问被克希瓦瑟知道了的话,那他一定会回答对方:「是的,是做贼去了,进的也确实是同一家。」

只不过,他是那个偷东西的,而琴酒是那个被偷的。

哦,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准确。

取回自己的东西怎么能叫偷呢?这明明是维护自身权益的正当行为。

苏格兰身份暴露、伪装死亡这一事落下帷幕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亟需解决。

——玩家的[人体描边大师套装]还在琴酒身上呢。

目前在[感知降低deuff]和[催眠]效果的双重作用下,琴酒暂时还没察觉到自己多穿了一层轻薄衣服。

但等他回到自己安全屋,准备休息时,肯定能发现这一点。

因为要回收道具,玩家不得不在苏格兰假死的当晚,潜入琴酒家中——偷衣服。

为了不让琴酒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克希瓦瑟不仅戴了易/容/面/具,还往自己身上糊了一层又一层的伪装道具(y热心玩家518号),最后还套上了小黑套装。

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自己一周目和周目的攻击路数,想要尽力消抹他作为「克希瓦瑟」的行动特征。

万事俱备,只待天黑。

月黑风高夜,入室偷衣时。

克希瓦瑟早就悄悄地把自己的玩家名牌又掰下来了一块,想办法黏在了琴酒的长发里。

然后通过[个人绑定电子地图]上的小标记,快速定位了琴酒当晚休息入眠的地方。

自从他发现玩家名牌和电子地图配合起来的妙用后,他就对此乐此不疲。

一键跟踪定位的好帮手,玩家值得拥有。

因此,琴酒各个安全屋的位置,早就已经尽数暴露在了克希瓦瑟的眼皮子底下,宛如裸奔。

按照克希瓦瑟的预计,最好的情况,也就是nA,是在琴酒进门的那一刻,就用棒球棍偷袭,把他打晕,再直接扒掉他的衣服。

回头随便打乱一下现场,顺走一些值钱物品,伪装成入室盗窃伤人的假象。

琴酒总不可能因为自家遭遇了入室盗窃而报警吧!

而他自己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入室盗窃犯给打晕,这么没面子的事他肯定不会大肆宣扬出来。

组织的TopKiller不要面子的吗?

这样就不用担心对方借用组织的力量调查了。

至于他自己?

琴酒本人的能力确实很强,但他作为社畜、作为任务满勤者、作为组织的中流砥柱,哪有多余的时间去抓一名小偷呢?

但事实总是残酷的。

它往往不会按照人类规划好的方向发展。

由于不小心估算错误,某蒙面大盗和正在脱衣服准备洗澡的某TopKiller在浴室中面面相觑。

两人乍一对视便是天雷勾地火,二话不说直接动起手来。

虽然两人出手是招招致命,但他们最初都默契地没有开枪。

克希瓦瑟是不想引起周边居民的注意和恐慌,而琴酒……琴酒他平时是不在乎闹出动静的,可不在乎并不代表他想此刻衣冠不整地被人围观。

在肉搏战上,琴酒无疑是个中好手,而玩家经过多周目的历练,自然也是身手利落。

两人从浴室一路打到客厅,所经过之处,如龙卷风摧毁停车场。

比克希瓦瑟预先所估算的入室盗窃现场不知要凶残了多少倍。

势均力敌的战斗之中,持久战对于克希瓦瑟而言是不利的。

毕竟他的身体素质狠狠拖了他的后腿。

为了不让琴酒发现端倪,因为剧烈运动而想要撕心裂肺咳嗽的欲望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他的嘴紧紧抿住,唯恐已经泛上喉头的血腥味被嗅觉极度灵敏的难缠对手察觉。

最终,自觉自己身体很难再支撑下去的克希瓦瑟还是先行掏出了手/枪。

但他没有扣下扳机。

在琴酒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警惕心达到巅峰时,他虚晃一招,身形一歪、腰部一弯、伸手一探,作势便要去扯琴酒此刻身上唯一一条大裤衩子的下端。

琴酒:???

琴酒:!!!

你不讲武德!

在琴酒下意识退避的那一瞬空隙里,克希瓦瑟迅速闪身,抓起对方刚刚脱下的那一大团衣服就跑。

道具[人体描边大师套装]就混杂在其中。

毕竟他的最终目的是回收道具,而不是和琴酒拼个你死我活。

玩家可没有那么头铁。

目标到手,溜了溜了。

所以,拜拜了您嘞!

虽然克希瓦瑟溜得无比潇洒,但等他使用电子地图瞬移回自己的安全屋后,方才强行透支自己身体的后遗症便一股脑儿地找上了门。

血条一度降到了极低的红色警告区域。

他趴在浴室的洗手台前咳出了一摊又一摊的殷红鲜血,洗手间内一时宛若凶案现场。

最后他也没力气走回床上或沙发上了,索性蜷缩在冰凉的浴缸里,将就着瘫靠休息了一晚。

直到天亮,血条略微恢复了一些,他才慢吞吞地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准备跑去组织里露个面,刷一刷存在感。

这也就是波本见到他整个人都蔫答答的、反应迟缓、有气无力的原因。

至于琴酒的状态,自然也被昨晚的这件事给影响到了。

只不过,他受到的主要还是精神攻击。

在这个夜晚,无法入眠的不止是克希瓦瑟和琴酒两人。

天色已深,东京的警察医院内却迎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访客。

这名访客轻车熟路地上楼、拐弯,转入某间专属病房。

他推开门前,在身上轻掸了几下,仿佛这样就能拂去他身上所携带着的专属于深夜的寒气。

病房内依旧是如往常一般的寂静无声,淡蓝色的窗帘在月光与星光之下轻轻摆动。只不过在这个深沉的夜里,人眼中的颜色总是不甚清晰的。

访客习惯性地提起一旁靠墙的椅子。

可能是想起夜色已深,他顿了一顿,把椅子放在病床前的声音更加轻柔。

他照例反着跨坐在椅子上,双肘撑在椅背处,微微摇晃起椅子脚来。

偶然漏入病房内的银色月光照亮了来者的脸庞——正是先前在警视厅内说着要去见个朋友的松田阵平。

最近挑动他神经的事一桩接一桩,心理压力也在不断累积,所以他早就意识到了——

得找个出口才行。

他没有多想、也没有刻意,不知不觉中就走到这里来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吧。」他轻声说道,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想要得到病床上的人的一句肯定,「对吧,hagi?」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章 第 81 章

60.9%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