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往事

何家往事

“还真是恍若隔世啊。”

众人从幻境出来后不禁感慨道。

虽然在幻境中仅仅过了两天,但是其中的惊险刺激可让他们十分难忘。

黑玄就在不远处,嘴里还啃着青蛙,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看起来十分美味?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你们打赢了吗?”黑玄看到几人集体苏醒,小跑了过来。

李天机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自然是输了,”说完他一脸惋惜,“还不如在幻境里多待会,太真实了,我快研究出冷玉镯基本构造和运转方式了,唉,可惜就差最后一步。”

黑玄好奇的问道:“冷玉镯是什么?”

“就是这个,先借你研究吧,记得还给我。”何清清实在受不了李天机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将冷玉镯从乾坤袋中取出扔给了他。

李天机如获珍宝般接住道谢,千恩万谢后转身走了。

“那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何清清听黑玄的语气好像过了很久一样,但之前进入幻境不管多久出来之后外面只是过了眨眼的功夫而已。

黑玄仔细想了一下,说道:“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应该不到二十分钟吧,反正是够久的。”

何清清点了点头,她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如果幻境中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中一样的话那留给他们的时间就略显紧张,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画皮鬼王的对决就要开始。

黑玄又兴冲冲的问道:“那你们在我阵亡之后又经历了什么,不会是毫无反手之力的被一个个打败吧。那个大块头比你们先醒来几分钟,问他他也不理我。”

“大块头”自然指的是潘重,潘重沉默寡言,不理会黑玄也是正常。

他倒不是幸灾乐祸,主要是他作为第一个阵亡的人怎么看都是有着实力弱小的嫌疑,但如果鬼王幻影够强大那这种嫌疑就小了很多。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何清清才没理会这么多,在她看来这场幻境对他们帮助很大,虽然时间要比预想的短一些,但是

成果却比她预料的要好一些。

她并没有与其他人深入交流的打算。当然,她也没有觉得和其他人能讨论出什么结果。

何清清自身本就非常骄傲,或者说自傲。她确实也有自傲的资本。在以前她也经常处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往往自己一人便能独当一面,将各种事情处置的井井有条。

当初有一伙盗贼十分猖獗,专门和何家的商队最多。这也是十分无奈的事情,何家的商队比一般的商队规模都要大,而且所携带的货物也比一般商队要富裕,树大招风也是难免。

不过这伙盗贼显然预谋已久,不仅实力强劲,而且十分具有针对性的在各个何家走货关口劫持,往往能令人始料不及。

何家一开始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愣头青是没有实力也没这个胆识劫何家的货的,而江湖上的老条子自然也清楚何家的秉性和实力,不会自找麻烦。偏偏出了这么一帮人马,他们对何家十分了解,何家自家人是不修道的,何清清是个例外,他们外出贸易一般都是雇佣最顶级的镖局,或是自家招募的散人护送,安全性自然得到了极高的保障,况且出了城之外他们自己也有独自开辟的小路,这是何家商路,除了内部人员没人知道。

但奇怪点就在这里,这伙盗贼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全都能遇到商队并能劫持成功,做事极有分寸,只取七成,不伤人命。

何家自然不会觉得是盗贼大发慈悲,相反,他们的行为本身就本身就极具针对性,说明他们根本就不畏惧何家,他们畏惧的是枫叶仙子,是江湖中正道的围剿。

何家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开始主动出击,加强防守,这些措施做了个遍,但丝毫不见成效。这伙盗贼并不是第一批盯上何家的人,但确实最难缠的。

他们对于何家来说就像是跟在屁股后面的苍蝇,即使何家是头巨兽也对其十分头痛。

直到他们派出了何清清。

他们对本家长女自然不陌生,对其到来展现了应有的热情和礼遇,但并不觉得这个小姑娘能真正的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对,当时何清清大概才十四,五岁,商队总管是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他看着何清清那略显稚嫩的小脸,心中一叹却又不得不提起一丝笑意欢迎其到来。

谁让这是枫叶仙子的命令呢?这件事虽然难办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那伙盗贼把事情没有做绝的好处这就体现出来了,枫叶仙子出手都觉得丢份,如今把何清清派来也勉强算得上最大限度的支援了吧。

商队总管笑呵呵的将情况向何清清汇报,虽然心里难免轻视但表面功夫做的丝毫不差,可以说姿态放的十分低。

何清清听着那些收敛的简易情报,只是嗯唔嗯唔的应付着,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商队总管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一直毕恭毕敬的向着何清清汇报而何清清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回应他,底下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对他的威信难免有些影响。

“我听你说了这么多,为什么不从内部人员查起?”何清清说得轻描淡写,但听到这话不仅是商队总管,连同底下的人员也不仅色变。

这个话题太过敏感。

“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小姐这是在怀疑我等吗?”诸如此类的话语在台下不断响起,总管脸色也有些难看,也没有出声制止。

这种情况在何家几乎是从未有过。

何家的构造很简单,将嗷嗷待哺的婴儿和步履蹒跚的老人都算上加在一起才几十口人。原因大概是何家发迹只是在百年前,对于凡间来说可能已经算得上是“世家”了,但对于在江湖上还只是新秀,传承了成千上万年的势力比比皆是,但比何家实力雄厚的只有少数。再一个原因就是何家人是不修道,寿命自然也如常人般短暂,生老病死再也不可避免。

但这样的一个家族对族人的要求却十分严格,这点是很多传承了上万年的宗门或者宗族没有做到的,何家人几乎人人都能脱口成章,提枪上阵,知书达礼,争做社会三好青年,平均素质简直高的一批。能从其中脱颖而出的何清清含金量自然不用多说。

而且最重要的是何家家规森严,虽然并不分旁系或者直系,想分也分不出来,但并不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何家内部竞争十分激烈,往往职位高出一小个阶梯就能让其他人对你毕恭毕敬,即使那个其他人是你老妈老爸。

身为少主的何清清地位不言而喻,在家族中的地位仅次家主。所以这件事往小了说就是对上位者的决策做出质疑并请求能够再三考虑,往大了说就是忤逆。

有内奸这种事大家心里或多或少的都想到过,毕竟都不是蠢货,但没有一个人敢去调查,因为何家不单单是一个靠着亲族血缘关系来维系的松散组织。他们首先要做的便是忠诚,你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你连“何”这个姓氏都不配拥有。而且家族中争权夺位可以,但严令禁止互相猜忌,因为那样会导致家族的不和。

“我到这来不是听你们质疑的,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你们每人近一年的衣食住行全部整理成资料交给我,越快越好,可以互相监督,如果发现有异常之处重赏。”何清清一直都是这样雷厉风行,她只是觉得这样做效率更高,至于他人怎么想?管她什么事?

主管心中颇有微词,但只当是小姑娘不懂事,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能够从长计议,不要过于武断而影响大家之间的亲情。

何清清只是回了一句“你是想要包庇罪犯吗?”便将主管老头那絮絮叨叨的嘴给堵上了,他实在承受不起这么大的罪名。

时间转眼过去半个月,事情终于水落石出。

果然。内奸,不,是主谋便是主管的女婿,就是他精心策划的这一场阴谋,倒不是他有多么缺钱,而是蓄意报复何家。他的妻子也就是商队总管的女儿被山贼俘获,对方索要五百两白银,这个数对于何家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但商队总管一意孤行,说什么也不给,转头花了两千两雇佣了几名江湖好手去营救,虽然将其救了出来但人已经身患重伤,到家只是看了主管女婿一眼便草草的离开了人世。

他自然是悲痛欲绝,虽然商队总管失去爱女心中同样悲痛,但时间一长也不由得对其心生怨恨。如果当初老老实实拿出那五百两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他虽然只是一名上门女婿,但由于妻子的死商队总管便有意提拔他,想让他接替自己的位置。所以他才能知道这么多机密,制造出如此周全的计划。

众人听完皆是觉得不可思议。任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到居然真的是自己人干的!虽然主谋只是女婿算不上本家,但他对家族的忠诚确实不可否认的。

何清清只是觉得他们聪明过了头,他对家族的忠诚自然不容置疑。但对于一个死了妻子的丈夫来说这只是他发泄的方式罢了,顺便对他那老丈人的报复。比起这个家族的利益损害对他来说就是可有可无了。

最终结果便是主谋被何清清当场处死,处刑现场中,商队总管看着女婿久久说不出话来,而这场闹剧的主谋也一直不敢直视商队总管的眼神,或许是因为对妻子的死耿耿于怀中还夹杂着些对老丈人对愧疚吧。

听说商队总管在事情结束后也被何清清撤了职,理由是监管不当,不久后老人便郁郁而终了。

自从,困扰众人长达一年多的问题被何清清用了不到二十天解决,但这对于何清清来说只是常规的小麻烦罢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何家往事

45.1%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