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被包养的凌云

差点被包养的凌云

众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感悟心境上的变化。

除了黑玄,他除了又被鬼王幻影杀一次加重其心理阴影外毫无所获。

先不论能不能斩杀画皮鬼王,单单是幻境就是一场不错的机缘了。蜃灵这种异兽十分难得,在幻境里他们毫无顾忌和鬼王幻影厮杀,用出平时轻易不敢使用的绝学,这种战斗可是很难得的,不仅能让自己的战斗意识得到提升,心境上也能有所提高。

凌云平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严重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他的灵气储量和质量在众人当中是最高的。缺点也很明显,潘重有灵纹加持,肖莽有雷云谷的不传秘术,这些都在战斗中大放异彩。而他自己所会的道法只有化灵之法。化灵之法并不是战斗的法门。它的主要功效只是扩充自己的经脉,以能够承受宿灵的力量为前提的目的。这也是凌云为什么境界那么高且不是虚高,他根本没有时间去修行其他高深的道术。

他的那些粗浅道术对付些山精野怪还好,但一旦对上画皮鬼王甚至是实力相差无几的同等级的道士那就远远不够看了。

凌云此刻在想怎样才能学习一些其他的法门,并不是单纯想提升战力,而是他与世隔绝的太久,孤云道长与其是他的师傅更不如说是其父亲。他从未真正的传授过凌云自己的道术法门,就连化灵之法还是从一本古册上自己慢慢摸索着练成的。江湖上各种流派层出不穷,凌云虽然博览古籍,但时过境迁,知识这种东西总是会落伍的。

凌云现在思忖着要不要开口和何清清借阅一些,倒不是难为情,只是何清清之前招揽过他,他对何清清有些道不清的感情,但并不是非要和她在一起做事,他更倾向于独自闯荡江湖。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他也说不清楚。

凌云从小就和孤云道长生活在一起,虽然名字起的志向远大,但性格上却是平和多一些。他没有立志要在江湖中闯荡出一番名声的凌云壮志,也没有要对孤云道长那古怪的身份刨根问底的执念,只是单纯的想出去走走,四处游荡。

凌云正胡思乱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凌云有些奇怪,王枢潘重等人从幻境出来之后就都回去休息了,他们还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战果。此刻应该不会有人来打扰他才对。

外面的声音传来:“多扰勿怪,我是何小姐的家仆,我家小姐让我前来邀道长有要事相谈。”是一名陌生男人的声音,语气十分毕恭毕敬。

何清清的房间距离他只有一墙之隔,即使有事还需要专门有人来请他吗?不过在客栈中他倒也不怕有人来加害于他。

“道长?”过了一会,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没有回应,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好的,我马上过去。”凌云收敛思绪,出了房门。

明明就在隔壁,那家仆还很正式的将凌云引至何清清房间门口,轻轻的推开,等凌云进入又悄无声息的走开。

原先的木板床已经被替换成一块整体椭圆的玉床。与其说成床倒不如说成一块巨大的石头更准确些,表面十分光滑,上面还铺着凌云曾经躺过的兽皮,何清清正在上面小憩,盖着一层蚕丝薄被,睡姿十分优雅。

凌云现在可没心情欣赏何清清的睡姿,他只是觉得十分尴尬,在他看来,以何清清聪明才智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如果凌云的品德再下贱一点会以为何清清是想让他侍寝或者是在色诱他,

现在他只需要躺在床上轻轻搂住何清清或许就能水到渠成,从此他就能倚仗何清清平步青云,一路走上人生巅峰。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着,但凌云动作还算老实,他并没有叫醒何清清,而是轻手轻脚的坐在了柜子边上的凳子上,打算静静的等待着何清清醒来。

“还真老实呢,不打算对我做些什么吗?”何清清调笑道,缓缓起身。

她自然是清醒的,何清清从不会对旁人毫无防备。

凌云也笑了笑,他就知道何清清是在和他开玩笑,他对这种小玩笑并不讨厌,反而能拉进二人的关系。

“我如果真想对你做些什么的话可能走不出这个屋子,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你就那么怕我?”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种机会不是我能把握得住的,你叫我来什么事?”

何清清倒了杯水,自顾自喝了起来,“这么着急问?没准就是单纯的想和你私会呢?”

何清清看着凌云那古板的脸上流露出的不自然,更想调侃几句。

凌云没接话茬,皱了皱眉,“你用何春泡水喝?”

何清清点点头,说道:“是啊,提神醒脑,你要不要来一杯。”

何春虽然名字听起来十分普遍,但作为一种的名贵灵草来讲它的药性不必多说。主要用途也以特殊方法晒干磨成粉末制成在香烛中掺上一些一同点燃,散发出的独特气味就能让人的头脑清醒。至于拿它泡水喝?这种行为在凌云看来是不可行的,先无论味道如何,反正一般的修士是承受不住的。

“能给我来一杯吗?”凌云问道。他可不会傻到去提醒何清清见春不能泡水喝,何清清作为何家长女这些常识不可能不知道,没准里面添加了什么别的东西中和了见春的药性了呢?不过这一切都要经过实践后才能下定论。

何清清有些诧异的看了凌云一眼,她刚才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凌云还当真了。

“你真是个很有意思的无趣的人。”

这就是何清清对凌云的评价。

凌云没有回答,只是接过何清清递过来的水杯,浅饮了一小口,然后便“噗”的一声吐了出来,所幸喝的不是很多,要不然还要打扫地板。

何清清轻笑着,她也不清楚自己这种心理,似乎只有在凌云面前她才能展露出那偏近于常人的一面,可他们明明才刚认识不久。

“味道如何?还要再来些吗?我的荷包里还留着些,如果你要的话可以给你。”

“还是算了吧,这种东西真的不适合泡水。”

凌云缓了好一阵才说出话来,他的舌头已经被苦麻了,并不像某种茶那种苦,而就是单纯的苦中带着些见春独有的味道。不过效果也十分显著,凌云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是被冰锥狠狠的刺了一下清醒,本来从幻境里出来他还是有些疲惫的。

“回归正题,你找我来什么事?”经过刚才的事情,凌云的语气好了很多。

何清清说道:“我仔细的想了想,在幻境中我们虽然看似占据上风,但实则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好,毕竟还有一个实力未知的敌人。”

凌云点点头,他现在想到那个女童还有些后怕,鬼王幻影的战斗路数他们有了个大致的了解,但那个女童却对其一无所知,往往一无所知才是最可怕的。

“那你的意思是?”

“比如说你。”

“我?”凌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虽然在战斗中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但确实是尽心尽力了。

“你不用担心,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修为道行这么高,攻击手段似乎很单一,你完全可以做的更好。”

不仅凌云意识到了自己这方面的短板,何清清作为领导者也清楚凌云的不足。

凌云说道:“没错,我的手段确实太过于单一,其实我刚才一直就在想要不要找你借阅些功法道术来参考一下,只是……。”

何清清此刻有些不高兴了,“你是怕接受我给予的功法秘籍我会要挟你为我做事?”

凌云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尖,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低下了头。

“不是。”

何清清叹了口气,“你需要哪方面的秘籍古册?”

“都可以。”

“什么叫都可以?”

在这个世界上修道者和修武者,仙人,凡人的概念还十分模糊。因为无论走那条路最终目的都是使自己变得强大。功法,心经,武技,道术,仙法数量繁多。往往初始选择的功法就能决定一个人以后的成就。

何清清思考了片刻,“类似潘重的那种灵纹怎么样?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可以帮助请到最好的灵纹师,雕刻出最好的灵纹。”

何清清心中早就有了打算,凌云之前一直主修的化灵之法,而灵纹正是从化灵之法之中衍化而来,正好是为其做了基础。

凌云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怎么样,我更倾向于功法类。”

“为什么?你如果选择修行灵纹的话你通脉十层的境界就会以最快的捷径展露出来,况且你原本修行的化灵之法也与灵纹十分契合。”何清清看着凌云质问道。

凌云沉默不语,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绝不是灵纹。

人就是这么奇怪,刚开始还表示怎样都行,但一旦有了选择就开始挑挑拣拣了。

何清清低头想了一下,说道:“那你对各大门派,圣地有什么了解吗?他们功法秘籍我也可以帮你取来。”

无论是哪个势力都有自己独到的秘籍,俗称不传之秘。这种在江湖中非常难搞到,而且即使外人得到了也需要有独特的修行经验或者各种外物的配合才能修炼。对于何家来说虽然麻烦一点,但总归也能用钱来解决,不过缺点就是短时间内不能速成,需要稳扎稳打,何清清对凌云真的很够意思了。

“比方说雷云谷肖莽修行的震决?或者说像青道子那种将自己的大道融入自己的道心?”

“这你也搞得到?”凌云有些惊讶,肖莽修行的震决在江湖上赫赫有名,是雷云谷的立宗之本。

何清清点点头,“麻烦一些,但终归能搞到手。”

凌云罕见的叹了口气,说道:“你看着来就行了,最好能罕见一些。”他不再久留,转身推门离去。

凌云的情绪很复杂,何清清对他自然是好到没话说。但总让他感觉到莫名的惶恐,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的,而凌云自己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会值得何清清图谋,他只觉得何清清对他的好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上无法逃离。

何清清越是想要将凌云留在身边凌云就越想逃离,他第一次有了自己被束缚的念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差点被包养的凌云

46.15%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