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人员凌云

可疑人员凌云

何清清在凌云走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

油盐不进啊。

她确实是想折服凌云的。

凌云在她看来确实是个可塑之才,能修行到这般修为可以算得上天赋异鼎了。但世界上天才那么多,单单是她这些年走南闯北结识到的人其中天赋比凌云高的人也不在少数,其中大部分何清清都可以用她自己的手段令其为自己所用。

但何清清并没有这么做,她自己就是太阴体,又何必大费心思的去招揽别人呢?虽然说其中也有些人流露出了自愿跟随自己的意向,但其中或多或少的都掺杂着其他的动机。这点何清清并不反感,本来团体就是以利益捆绑在一起的,没有利益谁又会自愿帮你做事呢?只是何清清善于权衡利弊,如果对自己有足够的好处的话她还是愿意给这些人一个机会的。

而凌云不同,他刚下山就遇到了何清清,而何清清在相处的过程中也逐渐了解了凌云的品性。凌云性格木讷,不谙世事,没有太大的野心和追求,最还有就是他没有和江湖上有太大的关联,这种人相对来说好掌控一点,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何清清看凌云比较顺眼。

颇有种良才出世遇明主的感觉了,明主本以为良才比较容易折服,毕竟也算得上是情投意合,没想到这么困难,这倒让她苦恼起来,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何清清想了一会,手一挥打开了通讯石。

通讯石闪了一会才从上方的幻影中映照出一道人影来。

“什么事?”人影逐渐清晰了起来,是一名女子,身着红色布衣,眉心的印记让人印象深刻,正是枫叶仙子。

“老祖,我与画皮鬼王的交战中遇到些问题,想请您解惑,”何清清犹豫了下,然后说道,“您看您现在有时间吗?”

何清清觉得自己传讯老祖的时间实在不是时候,因为她刚才瞟了一眼枫叶仙子旁边的桌子上还有一个空的玉瓶,那是在何家经营销售的美酒,因为度数不高,包装精美,所以销量一直不错。

何清清也听到过一些传闻,枫叶仙子在年轻时酒量就不是很好,但却常常酗酒成性,往往喝完之后就呼呼大睡,即使第二天醒了十分头痛也一直没有戒酒。按照道理来说修为越高对各种酒的免疫力也就会更高一些,一般的酒水,药物这种能麻痹神经的对于通脉五层之上的修士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灵气已经完全足够抵消掉这些影响。

“你如果有什么困惑我可以尽力解答。”枫叶仙子此刻脸颊有些发红,明明已经是修道有成的仙人了,却会被凡间的酒水影响着,可能是体质特殊的缘故?

何清清将在幻境中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枫叶仙子心中的醉意消了大半,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幻境中的画皮鬼是具有自主的意思,而且那个叫凌云的人说的话从它哪里得到了证实?”

何清清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老祖是否知道些内情?”

这话刚说出口何清清就后悔了,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实在不应该打听枫叶仙子的当年,如果是其中有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那就不是她所能知晓的了。

枫叶仙子也沉思了好一会,说道:“不清楚,不过你说的那个女童的来历我大概是知道的。”

“请老祖指点。”

“该从哪里说起呢?”枫叶仙子想了想,“画皮鬼最著名的鬼术你知道吗?”

“知道,就是“画皮鬼术”。

”何清清回道。

枫叶仙子又说道:“是的,我想你们也很奇怪为什么画皮鬼王明明能够轻易的使用鬼术击杀你们,但却非要和你们使用灵身打斗呢?这几乎是在它的唯一的弱势,我现在告诉你们为什么。”

“画皮鬼的本体其实一只十分普通的鬼魂,但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一件灵宝,就是那只毛笔,至于名讳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有极大的可能是一名仙人的物品。”

“仙人的物品?”何清清略微有些震惊。虽然枫叶仙子被尊称为仙子,但按照修为来讲还不能算是真正的仙人。至于世间还有没有仙人,应该还是有的,只不过数量稀少,但总归有人见过。

枫叶仙子似乎很满意何清清的反应,“没错,听起来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但事实确实是如此,仙人的东西即使不是武器只是普通的随身物品对于凡人来说也是天大的机缘,但机缘却被一只小鬼得到了。它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怎么说呢,就像是兄妹一样,但却又各种独立。”

“被画皮鬼得到后那就得到了她的力量,画皮鬼每当杀人时在脖颈用画笔在上面画上印记,然后等夜晚那人会睡的非常死,就将其从颈椎处用刀细细的剥开,将里面的血肉,内脏之类的,吃掉或者丢弃,这时候无论是凡人或者修士应该都死的不能再死了才对,但此时魂魄还会留在只剩皮囊的身体,因为魂魄还没意思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之前一直以为这是民间故事。”何清清沉默了一下,说道。

何清清之前查阅过画皮鬼王的资料。在一些民间故事中后者一直是残忍的代表,喰人。

她本以为里面多半有夸大,或者刻意丑化画皮鬼王的缘故,所以只是参考了一下,并没有完全信以为真。

枫叶仙子说道:“这确实是民间故事,因为时间太久具体已经不能考证,还有的是画皮鬼会披着少女的人皮引诱路人呢,但很有可能是那个笔灵在作怪,当画皮鬼作为你的对手时出现在你面前时你以前所有对它的设想都烟消云散,它并不狡诈,反而有些一根筋。”

何清清点了点头,确实,在与其交战的过程中鬼王幻影十分自负,明知自己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但还是一根筋的硬刚,直到最后身负重伤还是遵守约定,只斩一人。

“所以说那女童只是画皮鬼王的法器?”

“不,不是。那女童的本体很可能在之前被画皮鬼得到的时候就已经受了重创,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或许已经没有了,而那女童就是也是作为灵体依附在画皮鬼身上,所以画皮鬼才能得到其中一部分力量。”

“那笔灵可能很快就要消散了,所以它才尽量不使用杀招。”

何清清心中一跳,追问道:“是老祖您和其他前辈当年击伤画皮鬼王所以才导致的吗?”

“不是我们,”枫叶仙子说道,“在我们当年画皮鬼就已经不再轻易使用杀招,时过境迁,画皮鬼实力很可能只弱不强。当然,如果陆甲暗中帮助它的话那就另当别论,无论如何不要掉以轻心。”

“嗯,多谢老祖提点。”

“稍等。”枫叶仙子叫住要断开通讯的何清清,欲言又止,“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你更多关于画皮鬼的信息,百年前那场战争我已经记不清了,无法给你提供更多帮助,难为你了。”

王枢追捕画皮鬼王只是一个引头,陆甲绝对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是顺水推舟,很有可能是他自己策划了这场闹剧。甚至枫叶仙子,万术真人几人都提前知晓,枫叶仙子没有弟子,所以才让何清清以她弟子的名义出演,何清清也接下了枫叶仙子的委托,虽然是双赢的场面,但枫叶仙子总觉得欠了个人情。

“关于那个叫凌云的年轻人你有什么看法?”枫叶仙子又绕到了凌云身上,虽然之前何清清出于避讳没有过多提及,但作为当事人的她也确实十分好奇。

何清清惊愕了一下又归于平静,她不知道枫叶仙子这是在试探她还是真的在问问题。

“回老祖,据我与凌云相处的这段时间得到的信息,我派人去了那座名为青石山的山峰上,但很遗憾,没有丝毫收获,但我并不觉得他说的是假话。”

“没有收获是什么意思?”

“青石山里根本没有人居住过人痕迹,那里位于边境,山精野怪奇多,即使有人隐居也不会选那种地方。而且他除了口述以外没有丝毫证据能证明孤云道长的存在,凌云的修为不错,但所修行的功法也也没有他人传授的痕迹。”

枫叶仙子愣了愣,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觉得他是在撒谎?你暗中调查中已经证实了他的话完全没有依据,只是凭借幻境中的蛛丝马迹你就信了?”

枫叶仙子觉得有些奇怪,这可不像何清清的风格啊。语气不由得重了些。

何清清平静的说道:“感觉,我感觉他不会欺骗我,这对他没有好处。”

这算什么理由?

是什么才能让一个平时冷酷无情的事业女强人从理性转变成感性呢?只有感性的女人才会相信感觉这种东西吧?

枫叶仙子从何清清七八岁时就对她有所关注,太阴体值得她多费些心思,而她也没有过多的干预何清清的成长,何清清比她想象的还要好一些。此刻听到她的语气中竟有些偏向于一个陌生的男人,心里不禁有些复杂。

“你是在袒护他?”

“不,他确实很可疑,但我想他对我感官不错,而我也有意想将他收为己用。”

枫叶仙子心中终于好受了些,在何家她就和何清清交集最多。

枫叶仙子微微颔首,“想法不错,如果能将他留在你身边看管或许能解开这些疑团。”说罢便断掉了通讯。

何清清觉得枫叶仙子可能理会错了她的用意,她并不是想要提防凌云,他还有更大的价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可疑人员凌云

48.08%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