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

因果

凌云盯着那空白的纸张,身体因为惊恐和愤怒颤抖着。

“我刚才下楼的时候还看过的,怎么现在就没了呢?肯定是有人调换了!”说着凌云便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试图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王枢和何清清坐在楼下目瞪口呆。

“王枢,你这个朋友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王枢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不清楚,我和凌小兄弟也是刚认识,我只是请他帮忙降伏画皮鬼的。”

过了片刻,凌云失魂落魄的走了下来,说道:“关于我师傅的记载如果都没有了。”

“那你对你师傅了解有多少?他发迹于哪里?活跃在哪个时间段?要知道画皮鬼其实被擒获了很多次的,可能只是不是同一次罢了。”何清清安慰道。

王枢有些诧异的看了何清清一眼,没想到这女人还会安慰人,其实她是一个很傲的人,这种安抚人的事放在她身上确实少见。

何清清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此时凌云已经平静下来,说道:“不会的,你们所说的那“七英战鬼王”的故事与我所看过的版本基本一样,而且有些细节我比你们还清楚,但唯独就是少了一处,那就是没有哇师傅孤云的戏份。。”

王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何清清沉思了一会,对着趴在桌子上的凌云说道:“那按照你的意,可能性有以下几种,”她顿了顿,“第一种就是你的师傅骗了你,他压根就没参加过“七英战鬼王”这场斗法,或许他参与了但不是用的“孤云”这个道号或者名讳,也就是说那个所谓的孤云道长只是个骗子,但是他为什么要骗你呢?你又有什么值得他编造这个完整的故事乃至一生的经历来骗过你?所以这个可能性反而是最小的。”

王枢点了点头表示在理。

而凌云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继续趴在桌子上把玩着茶杯,眼神空洞的看向远方。

“喂,我好心帮你分析情况你就这态度嘛?”何清清看着凌云这个态度有些不满。

王枢笑道:“不用搭理他,你继续分析你的。”

何清清“哼”了一声,又说道:“那这第二种情况,你们听说过因果吗?”

王枢有些疑惑似懂非懂,而凌云却抬起头来,说道:“我知道一些。”

因果,总的来说就是原因与结果,原因是开端,结果是结局。

其实但凡境界高深一点的修道士都对因果感触颇深。

因果是谁定的呢?上苍。

它看不见也摸不到,但如同丝线一般,在每个事物间错综交汇,将它们串联在一起,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比方说一个新生儿诞生,这便是一个起点,然后关于那个新生儿的因果又分离出一条条细丝与他的父母,亲人连接在一起。当他再长大一些便会认识更多的人,因果线也会和别人缠绕在一起。

万事皆有因果。

即使你走在路上踩到一颗小草,你的因果线也会跟小草还有走过的路你的因果线也会分支交叉连接在一起,只不过比较细小罢了。

而且因果线这东西太错综复杂,你如果非要追寻因可能是追寻不到的,因为如果说新生儿出生算是一个因果线的开端,那生下他的父母,不也是这个开端的开端吗?

而且万物只要你存在过就会有痕迹,即使你死掉你的因果线也不会被断掉,而是被你影响着的人和物继续传递下去,化成更细小的分支。母亲十月怀胎也是因,

产下新生儿也当然可以算得上是果。

所以因果这东西太低级的修士不会接触到,而他们的先辈也不愿意让他们提前接触,因为这个东西太复杂。

“没准你的师傅就是被人截断了因果线呢,要不然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何清清对于凌云高看了一眼,因果这东西不是谁都能知道的,她也是年幼时听枫叶仙子随口提过。

“我倒是觉得不可能,一是斩断因果线这种力量绝不是我们可以接触的到的,能有这种力量的或许只有道祖?”凌云疑惑道,“况且我师傅从五年前便下山一直了无踪迹,在此之前一直有人与我师傅书信来往,证明我师傅的因果线绝不薄弱,怎么会说断就断呢?”

“那只剩最后一种可能咯,”何清清耸了耸肩,对凌云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突然大声呵道:“那就是根本没有孤云这个人!这一些都是你臆想出来的!”

凌云愣了片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怒道:“这就更加扯了,我自幼便与师傅住在一起,如果我师傅是我臆想出来的那在我年幼时孤身一人岂能活命?”

“你是说他是智障?”这次说话的是王枢,他的表情略显夸张。

何清清似乎被这件事勾起了兴趣,“不对,应该是精神病才对。或许他在受过什么刺激,他便臆想了孤云这个人来保护他,当然,他的大脑也许会出于对孤云这个人的重要性对凌云的记忆做一些改动,比方说幼年时的记忆,更能增加真实感,如果说是孤云来编造了自己的人生经历来骗凌云还是他自己编造出孤云这个人来骗过他自己这个想法更可靠些吧?”

说罢饶有兴致的看了凌云一眼,“你不觉得很关于孤云的那本见闻里面的东西消失的有些蹊跷吗?你刚一对我们提起这个人时所有能证明他存在的东西便都消失不见了,你明明说过刚才还翻阅了那本见闻现在却成了白纸,这些证据还不够吗?”

凌云一言不发。

“没准是孤云道长和道祖一样斩道化天了?”王枢打了个哈哈,试图缓解这压抑的气氛。

在传说中,道祖是人族修道的终点,当他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顶峰的时候便斩断了关于自己的一切,包括因果线,以已身融入上苍,所以在传说中道祖就是道祖,没人清楚他的来历,因为在他之前的一切因果都被彻底斩断了。

何清清没理会王枢的玩笑话,对着凌云又说道:“不过想要证实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也很简单,按你的故事来看你师傅孤云道长的故交还不少,况且不过百年,大多数人都还在人世,想要知道的话去问问不就好了?”

“那我给我师祖传书?不过万一我师祖不认识孤云道长怕要是把我责骂一顿了。”王枢怯生生的说道,显然不想询问。

何清清笑道:“那可不必,你忘了在附近也有吗?”

“你是说?”王枢眼前一亮。

“画皮鬼王。”

凌云开口说道,“如果我师傅孤云道长真是我臆想出来的,那就算是画皮鬼应该也不会知道我师傅,也就是说我可能真的是个精神病。”凌云自嘲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因果

13.46%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