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皮鬼现

画皮鬼现

次日清晨。

此时天气还不算太热,阳光刚从远处的山边露出一丝轮廓,周围是罕见的一片平地,外面摆放了几张木桌,几个人坐在那里安静的吃着早饭,客栈后面的马厩中传来马匹的喘气声和咀嚼声,像是在享受清晨还沾着露水的肥嫩草料。

客栈里从来没这么忙过,店里的两个伙计甚至于那胖胖的掌柜也在忙前忙后,额头上甚至都有了些许汗珠,这两天恐怕是骂惨了那画皮鬼,要不是它店里又岂会这么忙碌?况且那群捕快还是吃白食的,一想到这那掌柜的一脸肥肉都在颤动。

凌云坐在客栈不远处的一处巨石上,啃着嘴里的干粮有些魂不守舍。

他突然有些茫然,并不同于之前孤云道长下山时的那种多么伤心,这次反而是说不出的平静中夹杂着惶恐。

此时,有人过来坐在凌云旁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小口小口吃着嘴里的包子,是何清清。

她穿着很清凉,而且只是布衣,听王枢的口气好像她家世非常富裕,虽然凌云不清楚到底富裕到什么程度,但应该也比平常人家好过很多,但何清清穿的和昨天一样朴素,或许这就是财不外露的表现吧。

凌云转头看去,她那柔顺的长发束在一起,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此时凌云比昨天在昏暗的客栈内端详的更明确些,何清清的五官因为头发束起来的缘故更加清晰起来,出乎意料的精致。

特别是眼睛,总让人以为里面藏着多大的悲伤一样。

她的容颜并不像传统意义是那种娇艳美女,精致的面容和白皙的肌肤更让何清清像是一朵常年盛开在雪山上的冰莲而并非是家居中娇生惯养的水仙。

何清清没有看凌云,依旧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口中的包子,望向远处那重重叠嶂的山峰。

凌云又把头转了回去,鼻子里好像闻到什么,是何清清手里的包子,不过居然是素的,味道并不诱人。好像还有某种味道,只是并不明显,他又仔细嗅了嗅,噢,是何春,这是一种草药,生长习性很特别,它们的种子会在冬天积蓄所发芽的能量,然后在春初的时候迅速发芽成长,过程不过两三天的时间,便会枯萎,有提神的作用。

味道谈不上什么清香甚至还略涩,但在少女的发梢和玉体上散发出来却平添了一丝奇特的感觉。

凌云现在虽然低沉着心情,但没来由的动作有些不自然起来,不过也正常,毕竟是个刚出茅庐的青涩小子,第一次离异性这么近难免紧张。

他们就这么静静坐着,谁也没先开口。

凌云久居深山,常年不与人交流,性格不得已的有些木讷甚至是孤僻,而何清清似乎也不急着和他交谈。

在昨天的时候,凌云和王枢还有何清清便达成了协议,凌云和王枢负责出力和画皮鬼对抗,而何清清便负责出谋划策。

这听起来多少有些不公平。

凌云倒是没什么,而王枢却是提出了抗议:“我和我的同僚们追杀了那厮这么久,眼看就快把他干掉了,为什么还要你指挥?再说了,画皮鬼就一只,难不成我剁下来一半给你我们拿剩下的一半去邀功?”这对王枢来说确实很不公平。

而当时何清清却有些不屑对笑了:“你还真以为那画皮鬼被你打成了重伤?那画皮鬼是什么人物?在百年前就连你我的祖辈都没能彻底杀死它让它跑了,你以为你比你的祖师爷还强吗?”

“那它为什么要跑这么久?如果他没受伤的话对付我们轻而易举,

为什么还要特地跑到这里,岂不是自找麻烦吗?”王枢有些不可置信,他一直以为快要拿下画皮鬼了。

“这就不能和你明说了,也许明天或者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在这几天内画皮鬼要是藏起来谁也找不到,况且,它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你真就以为只有你我在寻它?恐怕江湖上那些人就像闻了腥气的野狗来找它扬名呢。”

最后这个联盟总算是确定了下来,在此期间三人包括带来的支援同心协力,一同捉拿画皮鬼,而最后画皮鬼可以让王枢拿回去交差,而作为报酬凌云可以问画皮鬼关于孤云道长的一些信息。

“那你呢,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凌云向何清清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是最重名利的,恐怕是想把这次捉拿画皮鬼的功劳全揽到自己头上去。”王枢嗤笑道,“说别人是闻腥而来的野狗,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何清清淡然的说道:“我和他们有本质上对不一样,他们为了获得名声是为了得到利益,而我又什么都不缺,只是单纯的想要获得名望罢了,其余的无所谓。”

从那之后凌云便不敢小看这个女子了,王枢对她更是言听计从。

何清清下达的第一个指令便是让所有人都放弃寻找画皮鬼,保存实力免得产生不必要的伤亡。

王枢对此没什么异议,他听说过何清清的名头,“智谋无双”,这是江湖中的一位前辈给出的肯定。

思绪又回到此刻。

凌云啃完了手里的干粮,他迫切的想逃离这个他认为略有尴尬的地方,况且他也不认为何清清找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谈。

凌云站起身来想要离去,却被何清清叫住了。

她吃掉了最后一口素包,说道:“你现在还在想着你师傅的事?”

凌云点点头。

何清清走到凌云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想想看,你在五年前就以为你师傅已经死了,那他现在存不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比起这个你还是努力打起精神来吧,垂头丧气怎么能为我干活呢?”

凌云愣了片刻,他有无数个理由想要反驳她,无论是凌云自己之前的记忆是虚构的还是孤云是虚构的他们都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与世界的交接,-凌云通过孤云道长来了解这个世界,凌云又是可能唯一记得孤云的人,也就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无论是凌云还是孤云都是彼此联通这个世界唯一的一条因果线。

想了这么多凌云也没开口,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心里有些奇怪,似乎这个何清清对他关心过头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魅力,或许是何清清处于某种原因怜悯他吧。

待到何清清走后,凌云发觉肩膀一片油腻,原来是何清清把吃包子沾油渍在刚才谈话间趁其不至于抹到了他的肩膀上,凌云顿时又感到哭笑不得。

“本王在此!谁敢出来一战?”画皮鬼王来了!

没想到来的居然这么快!

凌云向着客栈奔去,只见那画皮鬼披着一张人皮,那人皮相貌堂堂,剑宇星眉,好一个美男子。

只是可惜被画皮鬼披在身上表情略显狰狞,四肢也有些不协调起来。

而以王枢,潘重为首的几位捕快已经将画皮鬼围了起来,而跟随何清清的那一队十来个人显然也不是寻常人物,也时刻防备着那画皮鬼暴起伤人。

而在最外层围满了住在附近的普通人。

而何清清就在台阶上静静的注视着那画皮鬼。

此时气氛有些怪异,他们虽然叫嚣着,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倒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在等何清清的命令。

“画皮鬼王,我问你你可知道孤云这个名号?”凌云大吼着进场,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画皮鬼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画皮鬼现

15.38%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