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塞缪尔之门(五)

5、 塞缪尔之门(五)

雨水顺着街边的房檐,哗啦啦的落在地上,两道背影在暮色里缓慢穿行。萧玦抬起头,目光越过淅淅沥沥的雨幕,天空灰蒙蒙一片。

“对不起。”萧玦停住脚步,忽然开口说道。

“什么?”女孩转过身,有些惊讶。

萧玦耷拉着脑袋,有些愧疚,右手不自觉的搓了搓衣角:“我是说刚才……”

女孩愣了愣,微微一笑:“怎么,后悔啦?”

萧玦摇了摇头,试图说点什么,可他一抬头,看见女孩水灵灵的眼睛,又紧张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女孩见状,上前一步牵住了萧玦的手,小脸浮起一抹娇俏的红晕:“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啦。”

她光着脚,带着萧玦往前跑,发丝在雨中乱颤,萧玦跟在她身后,不断有水珠打在他的脸上。

他们就这么小跑着,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穿过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穿过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来来往往的行人们纷纷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此刻两人手牵着手,感受着彼此手心里传来的温度,仿佛外界的一切,都已经和他们没有了任何关系。

凉风擦过萧玦的肩膀,终于,他停了下来,变幻的灯光将两人笼罩。萧玦抬眼一看,大楼上的彩灯匾着“电玩城”三个大字。

“我们来这干什么?”

“来电玩城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玩游戏咯。”

杏子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她拉着萧玦走了进去,刚一进门,空调的暖风便迎面而来。

萧玦不禁打了个寒颤,女孩拉着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街机区。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打开机器,兴致勃勃的选起了游戏。

萧玦站在一旁,一时有些发愣。

杏子回头见萧玦还跟个木头似的杵在原地,连忙向他招了招手:“快点快点,游戏要开始了。”

“噢。”萧玦应了一声,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他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语气强硬:“这次我一定要报仇雪恨!”

可惜萧玦的操作依旧很烂,一开局就挨了不少攻击,血条掉了一大截。他气急败坏,一时脑热,疯狂敲打着按钮努力回击,甚至试图依靠音量输出找回点优势,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面对杏子摧枯拉朽的狂暴攻势,萧玦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没两个回合就被打的鼻青脸肿,败下阵来。

女孩咯咯笑着,戳了戳他的脸:“笨蛋萧玦。”

萧玦揉了揉头发,有些心不在焉。

像杏子这种文文弱弱的女孩子,不是都应该喜欢玩捏脸过家家这类游戏吗,怎么反倒摇身一变成了格斗高手?

女孩似乎是看破了他的心思,故意挑逗:“生气啦?”

“没有。”

看出萧玦有些不服气,女孩噗嗤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是在抚摸小猫:“我小的时候,妈妈经常陪我玩游戏,她以前上学的时候,还拿过不少全国大赛的奖,我嘛……女承母业,你输给冠军的女儿也是正常的啦。”

萧玦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自在“你这是在安慰我吗,我怎么感觉你把我当成小动物了……”

不过好歹是冠军的女儿,萧玦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好吧,既然你不想玩这个……我还知道个好玩的地方!”

杏子拉着萧玦的手,直冲冲的向外面走去,搭上了计程车。

十几分钟后,两人在一个路口下了车,湿冷的空气迎面而来,天空黑漆漆一片,雨还在下,但已经小了很多。

一股凉风袭来,女孩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萧玦心头一紧,在这种孤男寡女,又刚好是雨天的狗血情节,他也想学着偶像剧的男主角,一脸深情的为女主角披上外套,最好结尾再来一句“你是我的唯一”这类肉麻到不行的台词。

可惜现实很伤感,他低头看了眼身上这件洗得有些发白、满是褶皱的衬衫,懊悔着早上出门怎么没有多穿两件。

犹豫了几秒,萧玦最终还是放弃了光着膀子的念头。

街道上冷冷清清,斑马线后一辆车也没有,两人站在空无一人的红绿灯下,静静等候。

萧玦抬眼看去,他认得这个地方,很久之前他来过一次,不过萧玦没想到,杏子会带他来这里。

绿灯亮起,两人并排走着,一路无话,一直走到了紧闭的大铁门前。游乐园的彩灯都已经关闭了,周围静悄悄的,过山车和海盗船仿佛陷入了沉睡,无比寂静,与白天的喧闹相比恍若隔世,只有安全出口的指示灯和保安亭的灯亮着微弱的光。

“已经关门了啊……”女孩的眼巴巴的目光透过铁门,有些失望。

萧玦思索片刻,朝着保安亭走去,敲了敲紧闭的窗户。几秒后,一个迷迷瞪瞪的大爷抬起了头,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

“谁呀,大半夜的!”一边骂着,大爷一边拉开拉开了窗户,颇为幽怨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我们想进去,您能开开门吗?”

“现在都几点了,早干嘛去了?!”大爷有些吹胡子瞪眼。

“我和我朋友想进去,拜托帮帮忙。”杏子也在一旁,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恳求着。

大爷白了二人一眼:“你们当游乐场我家开的,想玩就玩?被领导发现我这保安还干不干了……”

话未说完,两张毛爷爷递到了大爷面前。

“你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跟你说了,这是公家的地盘,不能你随便就……”

又是三张毛爷爷送了上来。

“哎呀,我说你这年轻人,都说了不行,怎么动不动就弄着虚头巴脑的……”

萧玦一咬牙,直接连钱包一块塞进了大爷手里:“拜托了大叔,就让我们进去吧,我们玩一会儿就走,不会被人发现的。”

“我真是……”大爷顿了顿,左右环顾见四周无人,飞快接过了钱包。

“好吧,真拿你们没办法,不过记住,就玩一个小时,千万不能超过!我给你们放风。”

“放心吧大叔!”

萧玦转过身,一只手比了个V,冲着杏子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女孩也笑了起来,大爷带着两人回到游乐园门口,打开了大门。

地面的彩灯纷纷亮起,在黑夜里如同无数只跳动的萤火虫,彼此起伏的微光倒映在两人的脸上。

“跟我来。”

杏子拉着萧玦的手,径直奔向了那座巨大的摩天轮,座舱里亮着黄色的微光,像是一只只简陋的大灯笼。

两人钻进座舱,摩天轮开始运转,老旧的设施透着一股嗡嗡声,缓缓升入空中。杏子趴在窗口俯视着窗外,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萧玦,你快看,好美啊…外面的房子就像蚂蚁一样,好搞笑……”

萧玦坐在杏子身旁,静静的注视着她,在他记忆以来,杏子很少有这么开心的笑过。

他勾了勾嘴角,神色却又立刻沉凝了下来。

萧玦深低着头,他很害怕,害怕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更害怕会留下遗憾。

他捏紧拳头,拼命的想要把话说出口,他清楚如果现在不说,以后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说出口了。可是他张开嘴,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摩天轮此时已经升到了最高处,几缕细微的光落在萧玦脸上,显得格外落寞。

“杏子,我……”

“快看,有人放烟花!”杏子忽然将目光转向窗外,激动的呐喊着。

“好漂亮啊。”

天空中冉冉升起的烟火,在阵阵爆鸣中化作千万道火光,无比眩目斑斓。萧玦松开了手,嘴唇紧闭,他注视着杏子的背影,复杂的心绪和驳杂的语言,随着烟花一并散去。

十三分十四秒,摩天轮回到了地面。两人走出座舱,雨又开始大了起来。

“走吧,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嗯。”萧玦无力的回应着,轻轻点了点头。

刚走了几步,杏子忽然停住,猛的转过身扑进了萧玦的怀里。

淡淡清香的气味入怀,胸口传来一阵冰凉柔软的感觉,萧玦脑子一阵空白,还没反应过来,女孩已经退开几步。

“杏子……”

女孩有些害羞,露出一个浅浅的笑,那张甜甜的笑脸在此刻的细雨中显得那么温暖可爱,像是三月里的白色樱花,好像永远不会凋零。

萧玦一时竟有些恍惚,他看着杏子的眼睛,他的心在颤抖,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但是,一切都是真实的,杏子就在他的面前。

“杏……”

就在他嘴角牵起微笑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从他耳边呼啸而过。下一秒,面前的女孩忽然像一只断线的风筝,重重的摔落在了他的怀里。

“还真是感人啊。”

黑夜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白西装男人,他站在雨里,手中的枪口飘出一缕薄烟,冷漠的脸上,透着淡淡的不屑。

“你早就应该死了,为什么还活着?”

萧玦的瞳孔几乎碎裂,他眼睁睁看着无数道鲜血从女孩胸口流出,杏子痛苦的张着嘴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萧……”

悲伤和愤怒一瞬间被恐惧所覆盖,他崩溃了,他觉得自己正在瓦解、粉碎,好像被剧毒的毒蛇咬中了喉咙。

“你个混蛋!竟敢……”

又一道身影从夜色中窜出,是杏子的父亲。他冲上前几步,立刻被子弹击中了腹部,他惨叫一声倒在了萧玦面前,痛苦的挣扎着。

“带着杏子……离开!”

白西装男人的表情愈发狰狞,枪口再次对地上的男人。

“本来打算留活口,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没这个必要了。”

砰砰砰!

几颗子弹打进男人的身体,他不再动弹了,大片大片的鲜血从他身下漫出。萧玦呆愣住了,他从未见过这种场面,他觉得自己四肢好像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挪动半步,大脑一片空白,已经无法继续思考。

而现在,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去死吧。”

砰!

火舌喷溅着冲向了萧玦,灼热的气流瞬间打到了他的脸上,就在子弹离几乎击中他时,一道耀目的流炎一闪而逝。

子弹没有击中他,而是飞向了空中,几秒后,两截弹头叮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萧玦回过神,面前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道身影。

高挑的身材,笔直的双腿,还有一头瀑布般的蓝发。

是那个女孩,她又出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5、 塞缪尔之门(五)

18.18%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