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

眼前的人正迈向死亡,云雀比谁都清楚这件事。

逐渐微弱的呼吸,还有,无论自己怎么引导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个【库洛姆】想死,不,应该是单纯的,不想活了吧。

细长的眼眸眯起,望着这个心跳在刚刚那一瞬间停止的库洛姆,云雀的眸中流转着不知名的神采,即使意识到了对方并不想要活下去,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力量的传送依旧没有停止,还没有到真正绝望的时候。

这是独属于云雀恭弥的隐晦温柔。即使到最后,也会去尝试挽救。

“云雀,已经够了。”reborn的黑眸闭上,阻止了这位浮云的力量输出。

距库洛姆停止呼吸已经过去了许久。

默默的放下了手,云雀的眼眸微阖。

终究还是……没有救下来……

已经失去了生机的库洛姆静静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没有一丝生气。

云雀恭弥终究还是转身离开,与reborn一同,留下的碧昂琪不忍的闭上了眼眸,身体微微的颤抖。但是离去的两人和碧昂琪都没有看见,库洛姆脖颈上的项链隐隐闪烁的银白色的光。

>>>

温暖的感觉消失了。

迷失在意识海中的库洛姆眼眸收缩了一下,蹲在了地上,抱紧了自己.

好冷。

库洛姆阖上了眼睛。

就这样......睡过去吧。

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六道骸在水牢中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睁开了那双异色的眼眸。

自胸口蔓延至全身的疼痛,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事物一般,那样的蚀骨灼心。

……库洛姆。你……?

>>>

“怎么可能?”沢田纲吉那双褐色的眼眸渲染上了浓烈的几乎让人窒息一般的悲哀,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老师。

库洛姆,是他的同伴,不论在哪个世界。

但是reborn刚刚说了什么?

虽然他们尽力了,但是很遗憾,另一个世界的库洛姆已经死亡了?

开玩笑的吧?

怎么可能?这叫他如何接受?就在他下定了决心面对这残酷的未来希冀能够保护所有的朋友的时刻?

怎么也接受不了啊,库洛姆死掉了这样的事。

即使他所熟知的库洛姆得救,但是一想到那位库洛姆死亡,心情就怎么也无法平静。

将自己关在了训练室中拒绝了任何人的探望,泽田纲吉把头埋在了双腿间,就像是还在母亲的腹中一般,蜷缩着将自己紧紧抱住。

另一个世界的泽田纲吉自睡梦中惊醒。

冷汗沾湿了衣襟。

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胸口,这位大空剧烈喘息着,好似沉浸在梦魔中了一般。

刚刚那是什么?是梦吗?但是太过真实了。

“蠢纲,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吵死了,想去三途河之川旅游吗你?”作为世界第一杀手的reborn在自家徒弟刚刚惊醒时就意识到了,穿着萌死人的cos服,黑色的眸子闪着危险的光芒开口威胁。

“哎哎?好过分啊rebornqaq……”

面对自家鬼畜老师reborn的抖.s宣言,泽田纲吉条件反射性的变脸哭诉,刚刚那几乎要把他吞噬的负面情绪稍稍平静了下来。

满意的看着自己这位不成器的废柴弟子的脸上褪去了醒来时带着的绝望与无措,reborn暗自点点头。

笨蛋弟子还是平常的样子好,那副丧家犬一般的表情实在不适合他。

“说,究竟怎么了?蠢纲?”

“我马上说reborn你不要掏手枪啊冷静!tat!!”永远屈服于鬼畜里包子暴政的泽田纲吉立马双手举起,就想是犯人遇见警察时一样,就差说一句[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了。

哼了一声,reborn示意泽田纲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个啊……reborn,我做了一个梦。”考虑了一下怎么说,少年阻组织了一下语言,轻轻开口。

“……还有呢?什么样的梦?”

“啊……几乎让我绝望的梦啊……是一个无力的眼睁睁的看着库洛姆死掉的梦……”抬起的双手挡住了脸,泽田纲吉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脆弱无助,不,或许是有过的,就是库洛姆在他眼前被车撞飞,被推进了重症急救室的时候,那时他也像现在一样,那般的茫然失措。

“……”reborn失语。

彭格列的超直感确实是作弊器一样的存在。所以对自己弟子的梦reborn没有轻视。

——那或许是血脉里承传的力量给少年的预兆。

本来,那个乖巧的库洛姆会那么突然的留下彭格列指环失踪就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

还有路上掉落的那一袋子菜。

这次库洛姆的失踪,绝对是谁的故意为之。

他要怎么说?库洛姆现在是真的可能已经死去了?甚至于彭格列那边都在试着寻找可以替代库洛姆的存在了?

这样的事情在mafia的世界实在是太过寻常,至亲的人都有可能刚才还在对你微笑,下一秒就会永远的闭上眼睛。

彭格列的荣耀下,究竟埋葬着多少无辜的灵魂?

迟早他的弟子会意识到,黑暗世界的残酷,但是私心里,reborn不愿他太早接触这些事。

但是这却是不能被粉饰太平的事实。

即使考虑了这么多的事情,reborn依旧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

“别多想,蠢纲,现在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寻找库洛姆了。”说出口的终究还是安慰的话语。

“是吗?”松了一口气,泽田纲吉的脸色恢复了一点,“也是呢,是我想多了吧,跟你说哦,reborn,在云守战的前一天我还梦见了云雀学长被打败一切都完了的梦呢,都说梦是反的呢,我一定是多想了,那个梦也是,真的很荒谬啦,云雀学长那么强怎么会输……”

看着貌似雨过天晴的笨蛋弟子,reborn的心反倒更加沉重。

泽田纲吉,在无意识下,说了两次,【我多想了】。

这是人下意识的自我欺骗。

那么就是说,彭格列的超直感给泽田纲吉的预示,确确实实是真实的。

而那次的梦,云雀或许是赢了比赛,但是他们确实是陷入了危险之中。

暴走的哥拉莫斯卡,xanxus的计谋。

然后就是随即而来的大空的指环战。

那次的梦,只能说,也是某种预示。只是万幸,一切都完满的结束了。

至于寻找库洛姆……即使他们都不说,但是心知肚明的是,现在在找寻的,估计是库洛姆的……遗体。

至少,死要看见证据。

但是……这一切还是暂时不要告诉这个才十几岁的少年了。

垂下头装睡,听着耳边笨蛋弟子那“啊,reborn你好过分我在很认真的苦恼啊你竟然睡着了!”的大声吐槽,reborn暗想。

等到确认了再说吧,一切还为时过早,不论是让泽田纲吉接触黑手党的黑暗面,还是确凿的认定库洛姆已经死亡这件事。

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奇迹呢,毕竟,这位废柴的弟子也做了不少可以被称为是奇迹的事情。

>>>

风笑容依旧温和的来到了已经造访过几次的库洛姆在并盛的住所,即使风的表情看上去与往日相同,但是萦绕在他周身的超低气压几乎已经把这位彩虹之子的焦急心情显露无疑。

看着因为自己的到来,逐渐出现在沙发上的透明的身影,风的眼眸中没有一丝笑意的看着对方,半晌,他垂下眼眸。

“……你会特意出现,还真是意料之外啊。”风望着六道骸开口。他其实早就想和六道骸谈一谈。

自从reborn那里得知之前还好好的自家的宝贝徒弟突然的就又失踪了而且还是生死不明状态之后,风的心情就极其的不安焦躁。但是虽然匆忙的来到了这里,风其实没抱着对方会特意出现的想法,因为据reborn说,六道骸也不知道什么。

所以其实是出乎他的意料的,他刚到,对方就现身了,而且还准备回答自己的问题?

“怎么说……你也是我可爱的库洛姆的师傅不是么?”手指抚在唇边,六道骸眯起眼眸这样说道。“而且,你不就是来找我的吗?”

“呵,本来我是准备拜托你借着你和凪的契约寻找凪的。但是看来我多此一举了。”风这样说道。“你是凪选择的人,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没有必要这么做,凪是我的弟子,我自是清楚的。不用我拜托,你也会全力的寻找凪的吧?”

“kufufu……自然,我的契约者,可容不得别人出手。”那是对他的挑衅。“既然对我宣战了,那么我怎么也会反击回去。”

风眯起眼,他看上去温和,因为武道家需要平心静气,与自然沟通,所以常年的修炼下来,使得他周身带着令人放松的闲适宁静的感觉。但是他的属性……可是狂暴的岚。

虽然信任自家的弟子,但是他也比谁都了解凪那孩子的固执,那令人头痛的认准了就不变的个性。若是对方真的是个肆意利用凪的人渣的话,风真的是已经在考虑跑去复仇者监狱将这个害的自己的弟子陷入危险的人从水牢中拖出来揍一顿了。

所以说,千万别小看岚属性的人的行动力和破坏力啊。还有,千万别小看护短的师傅大人,这是真理。

但是一见面,风就意识到了,对方根本就不像是不在意的样子,不,不如说,是超在意的吧?

因为自己是凪的师傅,所以就实体化出来。

虽然说了会全力寻找凪但是字里字间全是因为对方挑衅了他才会这样做……

这人……怎么别扭成这个样子?!

风默了。

承认自己担心凪有那么困难吗?

承认自己在意凪有那么费劲吗?

怎么会别扭成这样啊???

即使是有些不满,但是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质问责备的话语。

只因为那双眸子里流露出的担忧焦急不比自己少。

风一直是温柔的,也擅长于看透人心。

所以……面对着这个凪选择的少年,风选择了什么也不说。

略显透明的身影,是因为对方花费了大量的精神力去寻找凪的缘故吧?

想透了这些事,风的眼眸中除了焦急还有一丝无奈。

“虽然晚了一点,但是……谢谢你救了那孩子。”风是真的感谢,面前的少年在那时救了凪,没有让凪就那样死去。

“你不觉得现在说有点不合时宜吗?在你的弟子生死不明的现在?”果然不管对谁六道骸拉仇恨的技能都是满点的。

“……凪那孩子就拜托你了。”风好脾气的没有理会六道骸的话语,而是这样郑重的拜托。

六道骸沉默了一下,闭上了眼眸扭过头,“……我的库洛姆,我会找回来的。”

听见了这句话,风稍稍的松了一下紧皱的眉头。

“那么就……拜托你了。”

在风离去后,六道骸解除了幻术回到了水牢中。

啧,真是……师傅和徒弟,都是一个样子。

忍耐着精神力透支带来的疼痛,六道骸再次将精神力放出,试图联系上与少女的契约,就像他之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但是依旧毫无任何回应。

他的库洛姆,是个固执的孩子,他知道。但是他也没缘由的相信,他的库洛姆,一定不会有事。

什么都没有的幻境里,库洛姆将头从膝中抬起。她听见了谁叫她回去的声音。

但是……

“回来……回哪里?”她有可以用上回去这个词的地方吗?

【当然有啊。】

一个声音响起。少女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你,有正在等待你回去的人存在。】

站起身,库洛姆像是被蛊惑一般,抬起脚,迈入了那黑色的漩涡之中。

在漩涡将少女完全的吞噬之后,空无一处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身影。

【终于……快了呢……】

【我的……库洛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47.19%